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第九章

     贝内特先生看着躺在婴儿摇篮里的一儿一女笑得合不拢嘴,当初格瑞斯的肚子那么大让他担心了很久,没想到结果一次他就儿女双全。

     “格瑞斯,你看他们好可爱。”转头眼神怜惜的看着脸色仍显苍白的格瑞斯,贝内特先生神色温柔,“谢谢你,亲爱的,给了我一对这么棒的宝贝。”

     两个孩子都继承了母亲的金发和蓝眸,只是他们的头发比格瑞斯的稍微深一点。刚从母体里出来,五官还未完全张开,但看上去仍然乖巧又可爱。

     “塞西尔,天气凉,注意别让他们感冒了。”格瑞斯笑得很沉静,这还是她第二次看到表现得这么孩子气的贝内特先生,第一次,是在知道她怀孕的时候,“想好他们的名字了吗?”

     “放心吧,不会感冒的,你看房间里不仅点着壁炉,还按照你的吩咐还放了好几个碳盆。”贝内特先生满足的说,“名字我也想好了,儿子叫狄伦,女儿叫简,怎么样,格瑞斯?”

     狄伦,海洋之神;简,慈悲上帝所赐予的少女。

     格瑞斯点了点头:“不错的名字。这一个月我要好好休息,家里要劳烦你照顾了,塞西尔。”欧洲这边不需要坐月子,不过她还是说服了贝内特先生,产后的恢复是很重要的,她才十八岁,未来还长,可不像落下什么病根。

     “还要跟我这么客气,亲爱的?”贝内特先生对着她扬眉,黑色的眼眸微微闪烁着,“我以为,在我毫不迟疑的答应了你产后要休息一个月的时候,你就应该明白了,格瑞斯。”

     格瑞斯看着他浅笑,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说道:“我要是客气的话,就不会直接对你提出我的要求,塞西尔。”她在塞西尔这个名字上加重了音节,当初因为想要接纳所以叫了他的教名,而现在是因为他是她的丈夫,所以她这么叫。

     “等你休息好后,我想我们该好好的谈谈,格瑞斯。为了我们,为了我们的孩子。”贝内特先生起身拿开格瑞斯身后的大靠枕,扶着她躺了下去,“好好睡一觉,孩子们我会守着,你可以放心。”

     ****

     东去春来,初夏的时候狄伦和简已经满半岁,最爱穿着格瑞斯为他们裁剪的爬爬衣在地毯上爬来爬去。贝内特先生走进婴儿房的时候,就看见席地坐在地毯上的格瑞斯正拿着一个摇铃逗弄着两个孩子。

     女子白皙的脸上带着母亲所有的温婉和慈爱,让他忍不住心颤了颤。格瑞斯越来越美了,精致的眉眼间多了几分母性,让她真正意义上从少女变成了少妇。

     “我回来了,亲爱的。”走过去在格瑞斯的红唇上轻吻了下,他弯腰抱起了刚好爬过来将头靠在格瑞斯腿上的简,“爸爸亲爱的小公主,有没有想爸爸啊。”在和格瑞斯有七八分像的柔嫩小脸上亲了好几下,他才注意到爬到他腿边不满的看着他的狄伦。

     格瑞斯轻笑了几声,伸手抱过狄伦:“妈妈的金发小王子,妈妈抱你,不吃简的醋。再说了,咱们的小狄伦可是哥哥,要好好的保护妹妹才行。”

     才半岁多不到七个月的孩子当然还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会“啊啊”的叫,却让两个做父母的心都软得快要融化了。

     待陪着孩子们玩了一下午,喂了专门为他们准备的鸡蛋羹和苹果泥后,格瑞斯才有时间和贝内特先生一起来到书房。她所以的拆开放在书桌上的几封信看起来,女仆将泡好的红茶送来点心送来后,她才坐回沙发上将红茶注入杯中后看向一直注视着她的贝内特先生:“事情顺利吗,塞西尔?”

     “贝内特先生出马,还让夫人不放心吗?”贝内特先生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了起来。和妻子结婚以来,他慢慢的习惯了下午茶。

     而格瑞斯并非下午茶爱好者,她只是不习惯英格兰这里午餐和晚餐相隔的时间实在是太远。不过穿越前她也差不多是一天四餐,正常三餐加宵夜,而到了这里却变成了三餐加下午场。

     下午茶真正要在英格兰兴起,还得再等几十年,维多利亚女王登基以后。这么想来,这位女王真的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君王,好像婚纱的兴起也是跟她有关……最重要的是,所有土地均为国王所有的土地法的废弃。

     不过限嗣继承法现在对贝内特夫妇家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事了,不仅是他们有了儿子,更是因为郎博恩这块土地对贝内特家来说不再是占重要地位的财产。

     格瑞斯翻了个白眼:“试验得怎么样了,塞西尔?”

     贝内特先生神秘的笑了笑:“你刚不是看了信了吗,我们亲爱的贝隆刚刚在斯里兰卡买了好几个种植园。”

     “这么说来是成功了。”格瑞斯点了点头。

     在龙凤胎满月后,她就将充气轮胎的构想告诉了贝内特先生。充气轮胎的技术并不复杂,主要是之前都没有人想到而已。

     “是,贝隆已经买走了充气轮胎的专利。”贝内特先生耸了耸肩,“不过这虽然能赚不少钱,却不是长久之计,毕竟大家只要买一个轮胎回去拆开就能知道制作原理,所以这专利我没卖多少钱。”

     “够我们后面的投资项目吗?”格瑞斯问,“要知道,养珠场前三年都没收益,还需要一直投钱进去。而我们要接着发展的产业,更是需要不少的钱。”

     “放心吧,我亲爱的夫人。这次专利虽然只卖了十万英镑,但你的贝内特先生还算得上是薄有家资,当初父亲眼光独到,供养我上学的同时还节省了一部分钱投资纺织业,每年的分红还算不错。后面我也投资了一些实业,这次我将这些股份都卖掉了,也有不少的钱。”说到父亲,贝内特先生面色略微暗沉。

     格瑞斯对这位已经过世的前瞻性非常好的老贝内特先生也很敬佩,可惜她嫁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过世好几年。“所以我们要感谢爸爸,如果不是我们有爸爸留给我们的郎博恩土地作为退路,我们也不敢这么孤注一掷。”

     “是啊。如果不是爸爸,也不会有今天的我,格瑞斯。”贝内特先生眼带追忆,“不过要是真的只靠郎博恩每年两千英镑的收入,想要按照我夫人的构思来发展贝内特家族的话,咱们可是要省吃俭用才行。”

     两千英镑的收入肯定不算少,可是说多的话……那肯定也是不多的。

     “贝内特家会越来越好。”格瑞斯伸出手放在他的手背上,安慰他说。

     “那是当然,因为我娶了一个好妻子。”贝内特先生反手握住她的手送到唇边亲吻了一下,“看看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充气轮胎,弹簧,养珠场,还有我们即将买下的庄园和工厂……真是太神奇了。”

     “这就是看书多的好处了,塞西尔。”格瑞斯扬了扬眉。

     历史上1888年日本人才建立了全世界第一座淡水珍珠养殖场,在这之前大部分珍珠是由海里采集而来,少部分来自海水养殖场。而她的记忆没出错的话,18世纪末期天然珍珠的产量骤降,而海水养殖的珍珠成本却过高连成本都收不回。到时候珍珠的价格甚至能与最好品质的钻石相媲美。现在是1782年,贝内特家族能养殖淡水珍珠成功的话,不仅能够自己得到足够的利润,最重要的是能在皇室那里留下一抹记录。

     “说得我好像不看书一样。”贝内特先生苦笑不得。

     “你看的书和我看的一样吗?”格瑞斯瞥了他一眼。

     贝内特先生现在最长看的书是与金融还有政治相关的,而格瑞斯却是来者不拒,任何杂书都愿意看。两人结婚以来,贝内特宅邸书房里书籍的增长量可见一斑。

     “要是我们喜欢的都是一样的话,贝内特家族永远都只会是乡绅。”贝内特先生慵懒的往后靠在沙发上,“正如你所说,如果都是按照我之前的规划,贝内特家只会成为有钱人,而我也最多只能成为卢卡斯爵士那样不能传给后代的爵士而已。”

     购买土地是能够成为贵族,可惜贵族的爵位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英格兰皇室对贵族的数量很是控制,没落下去的老贵族封号会被皇室收回,不会随着土地的转卖而跟着转卖。

     所谓的新兴贵族,不过是大家的一种说法,他们其实并没有贵族的封号,就如同那据说拥有半个德比郡的达西家族。达西家的这代家主倒是娶了一位伯爵的女儿为妻,只是这还不够达西家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贵族。

     格瑞斯在知道贝内特家拥有的产业,每年的真正收入,以及贝内特先生的愿望之后,给他提出了双管齐下的方案。钱是要赚的,这样才能买到更多的土地,就算他们无法得到贵族的封号,但起码新兴贵族也能够算上。

     只不过这赚钱的方法得稍微变通一下,只投资实业是不行的,最好是能够开创新的产业,而这产业能够给皇室甚至整个英格兰都带来实际的利益。淡水珍珠养殖就是格瑞斯想出来的第一个办法,如同充气轮胎一样,她并未想着要将这方法隐藏多久。

     贝内特家在湖区建的养珠场并未对外隐藏,现在不过是那些人都不相信淡水里竟然能够养殖珍珠,一个个都在观望。而贝内特家所需要的,只是养珠场第一批出产的那些珍珠。

     格瑞斯相信,那些出产的珍珠价值,足以将贝内特家的投入收回还有赚。

     而之后,只要将养珠场献给皇室,贝内特家怎么都会被皇室记下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