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第八章

     第二日,格瑞斯见识到了贝内特先生嘴里的“质朴”与“热情”。

     这明明是八卦和不知进退吧!

     “贝内特夫人不愧是伦敦嫁过来的小姐,瞧瞧,这样貌,这气质……”这酸溜溜的语气是什么。

     “贝内特夫人可是律师世家的小姐,跟我们这些乡下人是不一样的。”这抬高的尾音是什么。

     “难怪贝内特先生对贝内特夫人一见钟情,才第三次见面就求婚了。”以为嘲讽意味她听不出么。

     “咱们郎博恩最好的单身汉就这么结婚了,心情真是复杂。”这句话倒是语调比较平和。

     “……”

     “……”

     众人嘴里的贝内特夫人一身简单大方的白色长裙左手拿着一把扇子,僵硬的微笑着站在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夫人和小姐之中。从她们无数的语句中,她总算是知道原来贝内特先生居然在郎博恩是如此的受欢迎!

     也是,贝内特家的土地虽然需要限嗣继承,但在英格兰中产阶级里怎么也算中等偏上水平。贝内特先生本人又是一名身材高大,眉清目秀有能力的俊朗绅士,待人接物方面也很不错,郎博恩对他有好感的淑女也不是没有,结果参加一次伦敦的社交季他就结婚了,这些人的遗憾可想而知。

     只是,能不能别跟她说这些啊!她会嫁给贝内特先生是因为他的求婚,这些人华丽的意思就快要说是她勾引他的了!

     眼神哀怨的看向不远处和郎博恩的绅士们微笑着交谈的贝内特先生,格瑞斯觉得她或许该考虑让他去睡几晚属于他自己的男主人房才是,反正这个年代有点讲究的人家男女主人不都是经常分房睡的吗!

     察觉到妻子眼神里不满的贝内特先生也没有办法,这是格瑞斯所必须要面对的,最多以后他们家少举办点宴会舞会什么的。只是,以前他在舞会上刚和她认识的时候,她表现得也和这些夫人小姐差不了多少……为了考验未来丈夫,她也真的是豁出去了,扮演自己不喜欢的性格。

     无论再怎么难熬,这场郎博恩贝内特家的新婚宴会总算是结束了,新婚夫人也算认识了梅里屯和郎博恩的邻居们。

     累得不行的格瑞斯半躺在床上休息,一想到未来自己和自己的女儿都有可能变成那些热情而又爱八卦的妇女,她的脸彻底的黑了下来。成为十八世纪末的英格兰妇女不可怕,但可怕的是成为那种没有内涵没有追求的人!

     作为从小接受祖母和天朝教育长大的格瑞斯,不想自己未来的人生变得那般黯淡。那么,现在最先要做的,就是改变生存现状的问题。想要有好的生活,想要过上不缺乏精神文化的幸福生活,改变贝内特家的经济状况是必须的!

     只是,该怎么和贝内特先生开口呢?

     这个时代的英格兰女性和清朝女性也好不了多少,一样很多事情都是她们所无法插手的,比如说家里的产业。女性意识的觉醒实在19世纪中期,而心在离维多利亚女王登基还有好几十年。

     “在想什么,亲爱的。”贝内特先生从浴室里裹着浴袍走了出来,在她身边坐下用毛巾擦着头发。

     格瑞斯抬头对上他带着笑意的黑眸,眉心微蹙后说道:“没什么,在发呆。”

     眸色微微暗沉了下,贝内特先生微笑着说:“今天累坏了吧,休息两天我们就出发去蜜月旅行。”

     张了张嘴,最终格瑞斯也只是勾了勾唇角:“好。”

     她还不知道贝内特先生倒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所以,还是稍微再等等吧。现在就直接说出来,谁知道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如果和他闹得不愉快的话,她的选择面就太小了。

     女人在这个年代能找到的比较体面的工作就是家庭教师,可那薪水也没多少,还要看人脸色。不到万不得已,格瑞斯是不会考虑的。虽然她大学主修的是天朝的历史和文学,但西方这边她也不是完全没有接触,凭借点历史知识想要赚钱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她自己是不能出面的!

     依靠贝内特先生,总比依靠外人好,最起码现在他是她的丈夫。

     妻子的迟疑让贝内特先生稍有不虞,但随后他就想开了。格瑞斯是个有主见的女人,他们两人想要成为真正的夫妻还需要不少时间,就这样慢慢来好了。

     “亲爱的,我们该休息了。”起身吹灭了烛台上的蜡烛,贝内特先生放下毛巾钻进了杯子里,将格瑞斯抱在了怀里。感觉到她的僵硬,他轻笑了一声,“放心休息吧,格瑞斯,你的丈夫不是不懂体贴的绅士。”

     ****

     这个时代的蜜月旅行当然不会像后世有飞机的年代想去哪就去哪,贝内特先生也不过是带着格瑞斯在湖区逛了一大圈。在湖区附近的德比郡看到那美丽的树林和湖泊之后,格瑞斯要说服贝内特先生赚钱的决定更加的坚定,这是一个可以进行土地买卖的年代,将那些美丽的土地变成私人的庄园所有,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回到郎博恩后,她接过了贝内特家的账册,不久她就发现贝内特先生将在郎博恩的土地和农场的账册都交给了她。这样的结果她只是莞尔一笑,蜜月旅行让她隐约的知道她的丈夫的产业并不只有郎博恩这一块土地,不过在他没有明说的现在,她也不会问。

     婚后两人的婚姻生活还算幸福,慢慢磨合的同时心也越来越近。贝内特先生每年都有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会离开郎博恩,对外的说法他是要外出访友,实际上格瑞斯清楚他是要去巡视一番他的产业。

     两人对彼此隐瞒的一些事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一个机会让他们打破隔在他们中间的那层屏障,直到1781年冬。

     12月22日,被白雪所覆盖的郎博恩看上去异常的美丽,这是一个纯白的世界。圣诞节即将到来,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迎接这一节日,只有贝内特家却是在兵荒马乱中渡过了这一天。

     贝内特先生神色焦急的在走廊上踱着步,走廊上来来去去的女仆,以及房间里断断续续的呻/吟和呼痛声让他脸色越加的苍白。虽然已经安排好了产婆,也请了医生在一旁坐镇,他还是无法让自己冷静。

     他的格瑞斯正在房间里为了生下他们的孩子而努力,而他却什么都做不到。想到她那比平常孕妇更要大一些的肚子,他心里担心更甚。终于他忍不住伸手拉住身旁一个风风火火端着一盆血水从房里走出来的女仆。

     “希尔,夫人的情况怎么样?”虽然力持镇定,但他颤抖的声音却泄漏了他的真是心情。

     “先生,产婆说夫人的胎位很正,您不用担心,只需要耐心等候就好。”说完,希尔鞠躬后急急忙忙的走了。产婆说了需要大量热水,而夫人更是在生产前就吩咐了,水都要烧开,还有要用的器具也都需要用开水煮过才行,她现在忙得很,没有时间应付焦躁的男主人。

     在贝内特先生在门外焦虑用鞋子和地板作对的时候,格瑞斯躺在床上痛得快要说不出话来。虽然她知道生孩子会很痛,也有了心理准备,但真当这个时刻来临的时候,她还是被痛得快要发疯了。

     从她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开始,她就很注意营养的摄取以及适量的运动,在现代她虽然没有怀过孕,但那铺天盖地的资讯还是让她了解了不少。这个年代的医术还不是很发呆,显微镜没有出现细菌自然也不可能被发现,格瑞斯只能尽可能的小心。

     还好,贝内特家的食谱已经被她做了不少的改变,虽然不能直接就变成中餐,但烹饪方式的改变也让食物美味了许多,要不她这次怀孕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终于熬到了生产的日子,可是这折磨还不知道要多久。

     “夫人,这是你吩咐的蜂蜜水。”刚刚出去不久的希尔端了一杯水进来。

     看着杯子里那有些粘稠的水,众人都觉得有些牙酸,而更让他们佩服的是,格瑞斯居然举着杯子就这么一饮而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她就还记得这个偏方,据说是可以让生产更快更顺利,而且蜂蜜也可以大量的补充她的体力。

     “夫人,能看到孩子的头了,用力!”

     在格瑞斯被痛得昏昏沉沉的时候,她终于听到了产婆的这句话,知道终于等到宫口全开的她打起精神,腹部和下/身一起用力。羊水已破,她必须加快速度将肚子里的宝宝更生出来才行,要不很容易造成婴儿在母体内窒息。

     奋斗了半个小时后,格瑞斯终于觉得腹部一阵轻松,一个暖暖的东西从她双腿之间滑落,接着是婴儿的啼哭在房间内响起。

     “恭喜夫人,是一个健康又漂亮的小男孩。”接生的产婆熟练的剪断脐带,用一旁早就准备好的温水给婴儿清洗了一下之后,擦干包裹好抱出去给等在外面的贝内特先生。

     希尔在另一个产婆的指导下,用热水帮格瑞斯清理着下/身,等待着胎盘的排出。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放松的格瑞斯身体再度僵硬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而她本来已经放松下去微微有些吐出的肚子再度抽动了起来。

     “天哪,夫人肚子里还有一个!”产婆在她肚子上摸了摸,惊讶的叫出声,“夫人,打起精神来,您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不能再耽搁了!”

     或许是已经生了一个孩子的原因,这第二个孩子并没有怎么折磨她,不过是几分钟就生了出来。一听到孩子的哭声,格瑞斯就无法在支撑的昏睡了过去。就算她准备保养得再好,但她这具身体也不过才十八岁,孕育了两个孩子还是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