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第十二章

     简虽然才三岁,但她很喜爱自己的母亲所以总会下意识的模仿她的一举一动,小小的一个女童娇软可爱的同时,也已经有了格瑞斯的很小一部分风华。伍德夫人很喜爱她,贝内特家族才刚成为贵族,简却已经有了真正贵族家小姐的仪态,能成为这样一位小姐的家庭教师,她也是有与荣焉。

     而简的哥哥贝内特家的狄伦小王子,已经在贝内特先生的教养、格瑞斯偶尔j□j的洗礼下成长为了一名芝麻馅包子。有着灿金色碎发,蔚蓝大海一般眸子的他在管家和仆人眼里都是一个爱笑的小正太,而实际上他是怎么样的小孩,也只有他的父母才明白,连他的双胞胎妹妹都不知道。

     狄伦小小年纪已经知道了背负在他肩膀上的责任,他是贝内特家族的希望,而家里的母亲妹妹还有母亲肚子里的弟弟或妹妹都要由他和父亲一起来守护。有了责任心的贵族家的孩子,成长得才会更快。

     贝内特先生成为子爵不过几个月,狄伦已经知道了贵族和乡绅的区别,也在和其他贵族小孩的相处中知道了更多,懂得了思考。

     一双儿女的成长贝内特夫妻很满意,现在又有伍德夫人这位威尔士亲王亲自推荐的家庭教师,又有他们各自的育婴女仆跟着,他们在孩子的教养方面可以暂时稍微轻松一点。

     别看贝内特家族在名声和金钱上都成为了贵族,实际上他们一家正处在一个如履薄冰的地步。伍德夫人倒底是因为寂寞还是什么原因成为贝内特家聘请的家庭教师,大概也只有几个当事人才心知肚明。

     夜晚,贝内特子爵府主人房,格瑞斯穿着睡裙侧靠在四柱大床上,贝内特先生正轻轻的在她腿上按摩着。怀孕五个月的现在,她已经显怀,脚也开始水肿。虽然白天都有女仆为她按摩,贝内特先生每晚还是会亲力亲为的也为她按摩一次。

     原因很简单,这是他的妻子,她正为他怀着孩子。再说了,夫妻之间的这种亲昵,也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好处。

     贝内特先生停下用湿毛巾擦手后在已经闭目养神的格瑞斯身边坐下,看着妻子带着疲惫之色的脸庞,他伸出手在她线条精致的脸上抚摸着,叹息了一声说道:“我后悔了格瑞斯,这次我们不该这么冒进的。”

     “我的子爵大人,高风险才意味着高利益。”格瑞斯张开眼对上他有些暗沉的黑眸,微笑着说,“威尔士亲王阁下找你了?”

     “有伍德夫人在,我们还能有什么秘密。”贝内特先生冷哼了一声,“还好她对简和狄伦到还算真心,要不……”

     “当初我们开始筹办这些产业的时候,不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塞西尔。”格瑞斯将鬓边的发丝挽回耳后,“用这些换来一个爵位,其实我们并不亏,不是吗?亲爱的,你看现在新贵族那么多,可是获得真正意义上爵位的也只有我们!”

     贝内特先生心疼的看着她:“这都是用你的心血换来的,格瑞斯。”

     “我亲爱的塞西尔,你不是一直都说我们是夫妻,还要这么分你我?”格瑞斯撑住后腰坐了起来,将贝内特先生抱进怀里,“我很高兴能为我们的家出力,真的。”

     “只是一想到你一年的心血就那样……我就觉得愧疚。格瑞斯,本来我娶你之后应该好好宠着你,让你过上贵妇的生活的,结果反而是你一直在帮我。”贝内特先生难得脆弱的靠在格瑞斯的怀里。他的愿望达成了,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贵族,可他现在却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了。

     房间里陷入了一段静默,格瑞斯才幽幽的开口:“塞西尔,如果不是嫁给你,我大概就会成为那些热衷于八卦,成天只会讨论新的衣服首饰歌剧这些的妇人,那不是我想要的。因为你,我的才华才能够得以展示,而不是真的成为被埋藏在男人身后的女人。即使我的才华只有你知道,也已经让我很满足。”

     “淡水珍珠养殖成功,一共收入了差不多五万颗珍珠,其中上等的珍珠有一万颗左右。”贝内特先生顿了一下后继续说,“珍珠已经全部收回,威尔士亲王今日派了律师来,看我什么时候有时间能够将养殖场的转让文件给签了。”

     格瑞斯笑了笑,抚摸着怀里男人柔软的淡棕色发丝:“怎么,亲爱的贝内特先生舍不得了?”

     “……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格瑞斯。”贝内特先生的声音很沉闷,“那副四扇屏风如果送去拍卖,怎么都不会只值200万英镑……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见到过那些钱。”

     “有失才有得,塞西尔。舍弃一些财产,得到了我们想要的,这不是很好吗?”格瑞斯声音温柔,带着淡淡的安抚,“你想,以后咱们的狄伦可以降爵继承你的爵位,咱们的女儿能以子爵女儿的身份出嫁,真的很划算了,不是吗?”

     “可是我们卷进了国王陛下和威尔士亲王之间。”贝内特先生苦笑。

     “亲王阁下毕竟是陛下的亲儿子,就算他们关系算不上好,可也不会坏到哪里去。”格瑞斯淡淡的说。乔治三世国王陛下会不知道他自己儿子的德行?那肯定是个玩笑。

     “还好我不是皇室贵族,狄伦的教育咱们得加强才行!”贝内特先生说。

     轻笑一声,格瑞斯说道:“咱们狄伦跟亲王阁下可不能比。”

     “那是当然。”贝内特先生咬牙切齿的说,“200万英镑啊,亲王阁下也真敢跟国王陛下说,我都快被吓死了!格瑞斯,还好我听了你的建议让贝隆从清朝带了三位绣娘回来,她们的刺绣技术也还算不错,要不我们还真不好解释。”

     在威尔士亲王私下通过店铺管家找到他们夫妇的时候,格瑞斯急忙让贝内特先生想办法从清朝找几位绣娘。那本书足以应付贝内特先生,但面对皇室的时候却没那么容易就能过关。东方的刺绣还是东方人掌握的好,格瑞斯虽然芯是东方人,现在顶的皮却是纯正的欧洲人。

     皇室眼里贝内特家掌握了神奇的丝绸技术,而在威尔士亲王上门定制给自己父亲的生日贺礼后,贝内特家还专门又从清朝请回了几位刺绣大家才完成了那四扇屏风。

     “所以我们现在被亲王阁下派一位家庭教师监视也是很正常的事,说不定家里还有哪些仆人也是阁下的人。”格瑞斯没有说的是她觉得府邸里乔治三世国王陛下的人也不会少。

     “格瑞斯,我要是能跟你一样镇定就好了。”贝内特先生声音里带着点沮丧。

     其实她只是因为生活在现代中国久了,又接受平等观念太久,所以才会这么镇定。威尔士亲王财政赤字在英格兰算不上什么秘密,他会花那么多钱给自己的父亲准备生日贺礼?!怎么可能!乔治三世当然也知道这一点,这不过大家都在踹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两百万英镑是威尔士亲王差不多二十年的年金,他名下的不动产加起来大概倒是有那么多,却不是他可以轻易动用的。乔治三世是真的喜欢那副屏风,自然会拿钱替补自己的儿子——当然,他也不会贴补儿子说的200万英镑那么多,但起码几十万英镑是有的——威尔士亲王财政赤字的危机暂时可以解除又讨了父亲的欢心,乔治三世陛下得到了花钱也买不到的屏风,以后还能有精致的绣品赏赐给下属。

     贝内特家付出了什么?格瑞斯花一年时间精心绣好的红木四扇屏风,今后每年皇室需要的小物件绣品,一座可以不断产出珍珠的淡水珍珠养殖场。而他们得到的,却是一个子爵爵位,以及威尔士亲王的青睐以及乔治三世的满意。

     在法国君主立宪制被推翻的同时,大英帝国的君主立宪制却得意幸存都是因为乔治三世这位国王陛下。即使他晚年因为精神病而备受折磨,但他却是是一位好国王。他自己儿子的把戏他是知道的,而他却愿意在儿子的劝说下给贝内特家一个爵位,虽说是个没有实权的子爵,也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对贝内特家来说麻烦虽然无法避免,但至少让夫妻两之前的计划提前十多年完成,从而让他们现在有时间让自己成为真正有底蕴的贵族。就算不能和那些时代相传的大贵族相比,但起码等到家里的孩子成年之后也不会再被人戏称为暴发户一样的贵族。

     这是格瑞斯和贝内特先生在威尔士亲王找上门给国王定制生日贺礼的时候决定的,他们愿意用钱来换取一个爵位。计划的可行性就在于格瑞斯对历史上现任威尔士亲王未来乔治四世陛下的一些了解,而他们最终成功了。

     格瑞斯在这个时候怀孕也不错,留在伦敦更能安那位亲王阁下的心。贝内特家所想要的也只是一个爵位,对其他并没有什么野心。家族最为赚钱的丝绸刺绣店铺现在威尔士亲王有一半股份,珍珠养殖场直接转让给他,他们留下的不过是一些土地农庄以及贝内特先生投资的一些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