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第一章

     面无表情的看着马车车窗外往后掠过的建筑物,她终于彻底接受了自己是名唤格瑞斯.加德纳,一位即将出嫁的十六岁英格兰少女的事实。

     现在是公元1779年,她所生活的地方是大英帝国的英格兰伦敦。这点她很庆幸,虽然穿越到了她不太喜欢的欧洲而非中国,但至少她是穿到了远离欧洲本土的英伦三岛。

     要知道十年后法国大革命就要开始,接下来直到1815年拿破仑兵败滑铁卢战役之前,欧洲本土都可以说是动荡不安的,整个欧洲只有英伦三岛没有被战争动乱所波及。

     那位历史上著名的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实在是让大学主修历史和文学的格瑞斯印象深刻至极。

     不过既然远离法国,格瑞斯也不用考虑战争和政治这些。对她来说现在最为重要的是,她即将在三天后出嫁,嫁给哈特福德郡郎博恩村的一名地主。

     即便她并不愿意嫁给一个对她来说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但在这女性地位很是低下的陌生年代和陌生地方,她也没有其他选择。她所知道的历史知识,不过是多少多少年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或者说大致什么年代又发生了什么。

     比如说1789年到1794年持续了整整五年的法国大革命,比如说蒸汽机和珍妮纺纱机已经出现,工业革命已经从英格兰中部开始推广。

     现在正是英国新贵族兴起的时候。老贵族们因为觉得从事商业是件沾满了铜臭的事而财产逐渐缩水,有部分成功商人却开始大肆收购土地成为大地主从而被国王分封为新贵族。律师,医生,乡绅这些中产阶级慢慢的崛起,成为英国社会新的重要组成部分。

     格瑞斯所在的家族加德纳家族正是律师世家,说是世家,其实也不过是家里有三代律师而已。她在家中排行第二,上面有一名继承父亲所有产业和事业的兄长爱德华,下面有一名小她四岁的妹妹贝蒂。在这个因为土地法的存在,以限定继承制和长子继承制为主的国家,女性的地位只能说比中国清朝的女性高那么一点而已。

     还好加德纳家族的人口简单,父亲和兄长两人对两个女儿也很舍得,给她们每人准备了四千英镑的嫁妆。现在英格兰要维持一个中等家庭水平,需要每年最低收入大概在八十英镑左右,格瑞斯所拥有的四千英镑已经算是很可观。

     当然,这些财产和那些贵族的奢侈生活也是不能比的。

     现任的威尔士亲王未来的乔治四世国王陛下如今才十七岁,但他已经每年可以从国会获得的高达五万英镑的年金!只是每年有这么多的钱,他的财政情况仍然是入不敷出。而四年后等他年满二十一岁之后,国会更会每年发放给他六万英镑的生活费,他的父王乔治三世也同时每年会发给他五万英镑的津贴。不过即便如此,历史上的他仍然欠了一屁股的债,到后来不得不为了偿还债务而娶妻。

     由此可见英国贵族和王室的生活倒底有多奢靡。

     格瑞斯并不是一个追求奢华生活的人,但能过上滋润而又舒服的生活却也是她最起码的要求。她要嫁的贝内特先生是一位乡绅,大地主算不上,但他租给那些佃户的土地也能每年给他创造两千英镑的收入。

     对这个时代的英国人来说,求婚就相当于订婚,也跟结婚差不了多少,只是少了那么一道程序而已。而离婚,却是英国法律所不允许的,格瑞斯如今也只能打算出嫁后好好的经营自己的婚姻生活。

     相敬如宾总比相敬如冰好!

     当然,如果能够相亲相爱自然是更好的,夫妻感情是处出来的。有一个爱着自己并且愿意给自己体面和宠爱的丈夫,总比冷暴力甚至在外不捡点的和其他女性勾勾搭搭的丈夫好。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时代,格瑞斯也只能顺应。贝内特先生每年两千英镑的收入让他们维持一个相对体面的生活绝对是足够了,而且贝内特先生长得也还算英挺,至少不会让她觉得伤眼睛。

     “格瑞斯,作为一名新娘老是这样板着脸可不太好。”穿着亚麻长裙的女孩扑闪着她浅棕色的大眼看着坐在她旁边的格瑞斯,打断了她的沉思,“听爱德华说贝内特先生家的庄园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地主,但农场也是很不错的,每年羊毛的产量很是可观。啊——他长得也很帅!”两手捧着自己的脸颊,她一副很是陶醉的模样,“一想到当初贝内特先生跟你求婚的场景,我就觉得很激动,格瑞斯!”

     “再过几年就你就可以亲身体验被求婚的感觉了,亲爱的贝蒂,所以你现在没必要这么激动。”格瑞斯语气无奈的说。

     一想起她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也和这才十二岁的小姑娘一样,对情爱这类事很是向往,在社交舞会上也总是大大咧咧咋咋呼呼的,给人感觉举止轻浮不通礼教,她就觉得头痛。

     还好她三天后就会出嫁从而离开加德纳家,而因为社会大环境的原因那位贝内特先生和她的前任也并没有太多的相处,她的性格有所改变也不会被发现!

     这个年代的英国男女相识是靠各种各样的舞会或者亲朋好友的介绍,成年之后男女就会进入与自己的社会地位相符的每年社交季的社交舞会。虽然婚姻只能说是相对自由,但比起中国清朝的盲婚哑嫁总还会好一些。男女大防也没有清朝那么古板,但男女私底下仍然不能随便联系,这会破坏女性的名誉,很不体面。男女之间结婚前的单独相处也是少之又少,真正恩爱的夫妻还是得靠在婚后培养感情。

     听她的兄长爱德华私下打趣说,那位贝内特先生之所以会向她的前任求婚,也只是因为她的样貌很是美丽所以才会一时冲动,毕竟他们才在舞会上见过三面,认识也不到三个月。

     男人爱美的孽根性啊,无论哪个时代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现在的英国虽然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并且基本不允许离婚,但看看那些贵族们就知道了,哪个不是在外面养着情妇?虽然说现在的国王陛下乔治三世没有情妇,但这也是特例中的特例,不能拿来做对比的。十七岁的威尔士亲王养了一群情妇在英格兰算不上什么秘密,所以他五万英镑的年金怎么也不够用。

     除了这些原因之外,格瑞斯还有一个原因觉得很快出嫁是件好事。

     她的性格和前任的反差实在是太大,出嫁之后远离加德纳家族的人后,可以解释是因为婚姻生活慢慢改变了她。要扮演得和前任一样,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这还不到一周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脑细胞已经运转到极限,再继续下去脑死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她需要时不时的尖叫,需要感情要很丰沛的说话……对于之前从小接受大家闺秀教养长大,笑都要不露齿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一件太过挑战的事!

     东方人的含蓄美,跟她的前任完全是不搭调的。

     “格瑞斯,你上周撞到头的后遗症果然有点重。”贝蒂小姑娘带着点点雀斑的小脸神情故作严肃的看着格瑞斯,“爸爸和爱德华都说你现在越来越像淑女了。”

     嘴角抽了抽,格瑞斯无语的看着她的小妹妹。像个淑女就是撞到头的后遗症了,她的前任倒底是有多不靠谱?!

     虽然她已经尽力扮演前任了,但这种和她的本色完全是两个极端的性格她实在是无法驾驭,所以才会让家里人觉得她因为要结婚所以有了一些变化。

     被这样想也比被送到教堂去受审的好,这里的人可接受不了灵魂穿越这么先进的事。

     “我亲爱的贝蒂,男人不会太喜欢我以前……嗯,那样的性格。”温柔贤淑的女性总比成天大呼小叫显得很没教养的女性好,格瑞斯始终这么深信着。

     “可是爸爸和爱德华都说那样的我们很可爱啊。”贝蒂咬着唇,不解的问。

     拍了拍这个可爱妹妹的头,格瑞斯唇角微勾笑得温婉的说:“这是因为做人/妻子和做人女儿妹妹是不一样的。父亲和兄长可以无条件的宠溺我们,因为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可是丈夫却不会。只是因为外貌的喜欢是不会长久的,贝蒂。”

     所以加德纳父子真的是好男人,这个年代也有不少的男人对自己的女儿和姐妹很是不待见的,因为这是会分走他们财产的存在。

     “这样,不是压抑自己的本性去迎合对方吗?”贝蒂跨着脸。

     格瑞斯四十五度望天难得文艺忧郁的说:“人生总是不如意的,贝蒂。”

     就像她的穿越,如果可以,她宁愿继续在21世纪当她的大龄剩女。

     两轮马车在伦敦的大街上跑着,最后来到天恩寺街道的中间,在一幢三层楼建筑前面停了下来。

     门房上的仆人迎上前打开马车门将加德纳家的两位穿着长裙的小姐扶了下来,随后将马车里的大包小包搬了下来,这是两姐妹今天在商业街逛了一天的战果。

     格瑞斯将钱付给车夫,最近一直乘坐这种颠簸速度又慢的交通工具,让她极度的怀念汽车。只可惜,起码还得一百年后才有汽油发动机出现,而她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是个问题。

     还有电灯也得一百年后,现在都是使用蜡烛来照明。还好无论是加德纳家还是贝内特家都算得上薄有家资,使用的是比较贵无烟的蜂蜡。值得格瑞斯庆幸的是现在已经有了抽水马桶和最基本的淋浴设施,要不她真心觉得想要在这个时代活下去是件辛苦的事。

     “又买了这么多东西?”穿着西装一副绅士打扮的青年从大门里走了出来,指挥着仆人们将门房放在地上的众多盒子搬进屋里去,“我该为贝内特先生的求婚而感到欣慰,格瑞斯,终于可以少养一个会花钱的妹妹了。”青年站在两姐妹的身边打趣的说。

     “亲爱的爱德华,我是要嫁出去让加德纳家马上就可以少一个花钱的人,可用不了多久你不是也要娶嫂子回来了吗?”格瑞斯挑眉昂首看向自家兄长,声音故意带着尖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