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第二十章

     面对双胞胎妹妹的指控,狄伦保持沉默。简喜欢的那些洋娃娃什么的,实在是让他提不起丁点的兴趣。与在房间里玩那些玩偶和下棋,他更喜欢跟着护卫队的成员看他们进行每日的训练。

     尤其是他们身上佩戴的枪,更是让狄伦垂涎。只是这些,简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这应该就是父亲大人所说的性别差距造成的爱好诧异。

     “简宝贝儿,等莉兹再大一点,她就可以陪你玩了。”贝内特先生笑眯眯的说,“只是在她长大之前,亲爱的简要好好照顾保护她才行。当然,狄伦你也一样,要好好照顾和保护妹妹们才行,因为你是她们的哥哥。”

     “我一向都很爱护妹妹们。”狄伦撇了撇嘴说。从小就在父母的洗脑教育下成长,他现在已经是妹控一枚。

     “爸爸准备出去散步,你们呢?”吃完了早点,贝内特先生用餐巾擦完嘴后问。

     “我去看莉兹醒了没。”简笑着说。

     “我去看劳伦斯先生他们训练。”劳伦斯先生是护卫队队长,狄伦目前崇拜和憧憬的对象。

     “好吧,那爸爸只能一个人去享受田园风光。”贝内特先生耸了耸肩,离开餐厅拿上一顶帽子走了出去。

     九月末的乡村正值丰收的时节,田地里的玉米个个都成长得很饱满,待这些玉米全部收成后,佃户们就要种植冬小麦了。秋风带来稍微有点凉的空气沁入贝内特先生的心脾,让他感觉到心旷神怡,忍不住停下脚步闭上眼仔细感受着。

     “子爵大人,虽然现在只是初秋,但早晚也是很凉的,您下次出门散步还是稍微多穿件外套会更好一点。”清脆的嗓音温柔的传来,贝内特先生睁眼看去,是这次家里管家新聘请的女仆,好像是叫安妮。

     在贝内特先生的眼神注视下,红发少女忍不住红了脸颊,让本来质朴的她添上了几分青涩的诱惑。她半低着头看向手里的篮子,篮子里装着满满的红苹果,和她绯红的脸正是相得益彰。

     贝内特先生眯了眯眼,唇角微勾似笑非笑的说:“这么早你就出门了?”

     “史密斯先生说夫人、少爷和小姐都爱吃新鲜水果,让我每天早上去农场采摘。”安妮虽然脸红,却仍然大方得体的说。

     顿了一会儿,贝内特先生说道:“你早点将水果送回去。”

     说完,他没有再理会红着脸欲言又止的安娜,径自往农场走去。

     小小的女仆心还挺大,说格瑞斯还有双胞胎要吃新鲜水果她去摘……明明这件事他已经安排劳伦斯先生统领的护卫队负责了,有马匹作为代步工具的他们,比家里的仆人们都要效率得多。

     故意在他面前这么说,是想表明贝内特家的夫人和孩子都不好?虽然贵族们都有养情妇的嗜好,他可没有!嘴角噙着冷笑,他加快了步伐。本来他是想回去告诉史密斯先生将这安娜给辞退的,但他实在是不想和她一同散步回去。所以,他还是到农场去找匹马代步好了。

     贝内特农场一如既往的生气勃勃,工人们看到贝内特先生的到来,都眉开眼笑的和他打招呼。能在一位子爵大人手下工作,是他们的荣幸,尤其是这位子爵大人在薪水方面也很大方,比郎博恩的其他乡绅出的薪水高了差不多两层——当然,对外这是个秘密,他们可不想有其他人来跟他们抢工作岗位。

     微笑着颔首致意,贝内特先生找到农场负责人说了一声,就直接到马厩里牵了一匹马骑上从小路往贝内特宅邸而去。当他抵达家里的时候,一问才知道那安娜竟然还没回来。

     被气笑了的贝内特先生找到了在偏厅工作的史密斯先生,将辞退安娜的决定告诉他,并且让他以后雇佣仆人的时候注意一下仆人的素质。

     “我需要的是为我们一家好好工作的仆人,而不是在我面前搔首弄姿想要勾/引我的女人。”他讥诮的表情毫无掩饰。安娜的行为根本算不上搔首弄姿,他已经被气得口不择言。

     史密斯先生恭敬的听完了贝内特先生的吩咐,带笑的脸上有几分为难。

     “怎么,要辞退一个女仆还需要管家你思考这么久?”贝内特先生扬眉。如果是因为他一直重用史密斯而让史密斯恃宠而骄生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他不会给史密斯留面子,即使史密斯的工作能力不错,能帮他分担很多。

     “不,子爵大人。”史密斯弯腰说道,“当初雇佣安娜的时候,我没想到她竟然会有这样的打算。她是我表姐介绍来的,说她很灵醒,手脚也很麻利,结果却……”

     “我不管你是表姐还是谁介绍来的,总之从今天起,我不想再看到她在我家里出现!”贝内特先生冷冷的说完,走出了偏厅。他暂时不会去计较史密斯倒底有没有说谎,总之先将那安娜处理了就好。

     只要想到格瑞斯因为这女仆而不开心,他心里就不舒服。格瑞斯对那些养情妇情夫的贵族都看不顺眼,只是表面上的应付。要是他不小心触雷犯了错,冷战绝对是无法避免的。

     所以,要从根源上避免这种可能!

     ****

     一觉睡到中午才起床的格瑞斯在希尔揶揄的笑容里,淡定的走进浴室洗漱完毕,再到衣帽间里换好了衣服。在下楼往餐厅去的路上,从希尔那里得知了安娜被辞退的消息。

     “之前我就不喜欢那安娜,眼神一点都不安分,哼!”希尔忿忿不平的说,“今天一大早她知道子爵大人要出门散步,就从厨房拿了一篮苹果出去,说是史密斯先生吩咐她去农场那边摘的。她肯定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子爵大人生气,直接将她赶了出去。”说到最后她有些激动,言辞上没注意就那样毫无修饰的说了出来。

     “希尔,你那么生气做什么,她不是已经被辞退了?”格瑞斯浅笑,“我倒是没想到塞西尔手脚居然这么快,还想着找时间跟他说说这事的。”

     虽说是男主外女主内,但这里可不是清朝,家里的佣人也不是清朝大户人家那种买下来可以随意杀生的。解雇一个女仆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和一家之主的贝内特先生打个招呼还是有必要的。

     “夫人,是你太沉得住气了!”希尔加重了语气,“贝内特先生现在是子爵大人了,以前就有人因为贝内特先生有钱就想勾/引他,现在更是有不少女人想成为他的情妇。”希尔为自家夫人将这些事不放在心上着急,估计都快上火起泡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格瑞斯不在意的说,“真正成功的女人,不是对付其他女人,而是征服自己的男人,让其他女人不再能入他的眼。”

     “夫人您这道理虽好,但却很难做到。”希尔在一旁苦笑,“男人还不都是好色的,这个女人勾/引不到,只是刚好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而已。”

     “是吗?那我要怎么办,将塞西尔一直栓在我身边?”格瑞斯侧过头看着她,“这不现实,希尔。就像你说的,如果塞西尔真有那个心,即使我打发了一个,也还会有下一个,那不如选择相信他。”

     “我们是夫妻,”格瑞斯左手放在胸前,嘴角的微笑像是春风一样温暖,“所以,我信任他。”

     “没错,我们是夫妻,所以格瑞斯你只要相信我就好。”贝内特先生带着不太明显嘶哑的嗓音突然响起,原来是格瑞斯主仆二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餐厅。

     “不过亲爱的,以后别再随便讨论这个话题的好,被孩子们和其他人听到,总归是不太好,嗯?”上扬的尾音虽然嘶哑也掩藏不了主人的好心情。

     “怎么,亲爱的贝内特先生都敢做了却不敢让我们讨论?”格瑞斯扬眉,蔚蓝的眸子里明显带着揶揄。

     “亲爱的,我做了什么?”贝内特先生无奈的苦笑,走上前揽住格瑞斯的肩膀走向餐桌,“我不过是让史密斯先生辞退了一位女佣而已,我还做了什么?你可不能将莫须有的罪名往我身上加。”

     “这次就记你一功,不过还得再接再厉才好。”双眼含嗔的睨了他一眼,格瑞斯在他拉开的餐桌上坐下,“孩子们呢?还有莉兹怎么样了,没饿着她吧?”之前涨奶她在浴室花了不少时间处理,小女儿该不会被饿坏吧?

     “就是咱们大人挨饿,也不可能让小婴儿饿肚子!”贝内特先生在她身边坐下,“晚上格林夫人也会给她喂温热的牛奶,白天再多喝一顿有什么关系。”

     不再说话,格瑞斯直接丢了一个白眼过去。这当爹的为了自己的一时欢愉就让莉兹喝牛奶,当初要她喂孩子母乳的时候态度可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