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幸福的日子过起来总是很快,时间就在贝内特夫妻的打情骂俏,教养三个孩子中飞速过去。一年里他们大概有小半年会待在郎博恩的祖宅,社交季开始的时候前往伦敦,最热的时候到湖区或者德比郡的庄园去消暑。

     家里的三个孩子也很适应这样的生活,他们最喜爱的,还是湖区和德比郡。这其中,狄伦六岁的时候正式离开家去学校读书,为了培养他的独立生活能力,贝内特先生只让他带了一个可以帮助他处理日常事务的仆人。

     去了学校的狄伦成长得速度更快,小孩子的世界很天真,却也很残酷。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好与坏,黑与白,没有所谓的灰色。

     在狄伦去学校后,伍德夫人就成为只属于简的家庭教师。至于刚两岁的小莉兹则暂时由格瑞斯教养,再等一年她也会有只属于她的家庭教师。贝内特先生在给简找家庭教师的时候就留了心,现在已经有了适当的人选。

     因为父母基因优秀的原因,三个孩子都长得很好看。金发蓝眸的双胞胎就不说了,一直都是仆人们眼里王子公主一样的存在。两岁的小莉兹眉眼也长开了,虽然不如她姐姐简那般明丽,却也清秀可爱。

     相比那对像洋娃娃一样的双胞胎,格瑞斯对莉兹更喜爱一些。她的五官轮廓没有简那么深邃,再配上黝黑的双眸和深棕色的发,活脱脱的多了几分东方的色彩。

     或许这样的长相在英国人眼里没有那么出彩,在格瑞斯看来却是爱在心头。即使她已经不再是华夏人,但对华夏的感情却没有任何的改变。对莉兹,更多的是一种移情的作用。

     格瑞斯很清楚,离法国大革命开始只有一年都不到了,而等欧战的战乱结束后,欧洲列强就会对清朝展露他们的铁牙。可是她什么都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当初让她痛彻心扉的历史继续发生。就算是在现代的时候有几十年的阅历,和那些真正的英雄比起来,她也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人。她无法扭转那样的历史,她能做的,只是保证贝内特家不会赚那些血肉钱。

     一想到印度种植的那些罂粟做成的鸦片会被大量倾销到清朝,格瑞斯就觉得浑身发冷。她只能装作不知道,装作看不见,她别无选择。就算她现在是子爵夫人,也只是称谓上好听而已。上下议院都没有贝内特家的份,国家大事她说不上话,就算有位置,大概除了她也不会有人反对对清朝输出鸦片的提案。

     带着前世的记忆再活一次,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对于格瑞斯来说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什么,却无法阻止,这种从心底泛起的无力感,随着时间的一步步逼近越来越强烈。

     贝内特先生发现了妻子的压抑和焦躁,可格瑞斯无法向他坦诚。得不到答案的他,只能暗地里担心,越发的关心她照顾她,打理产业之外的时间,带着她和两个女儿一起外出旅行散心。当然,他也不会忘记他的继承人狄伦先生,不过狄伦小绅士就只能在放长假的时候才能跟着家人一起旅游了。

     双胞胎八岁小莉兹四岁这一年,正是1789年法国革命开始的年份。在格瑞斯越发不能压抑自己心中焦躁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一件事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时隔四年,她再度怀孕。只是因为思虑过度,所以在她晕倒后贝内特先生着急的让管家请来医生,最终发现她怀孕的时候,胎儿在母体内不是很稳。

     格瑞斯是一名母亲,上辈子的祖国虽然重要,可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很重要!这是她血脉的延续,是她生存在这个世界的证明。她终于振作了起来,恢复了常态,这也让贝内特先生松了口气。

     不枉他一直努力造人想要转移格瑞斯的注意力,最后总算是成功了。

     格瑞斯是在莉兹刚刚满四岁的时候怀孕的,按照孕期来推算,生产期大概是在下一年的春季。这样也不错,比当初生莉兹的时候好过得多。莉兹是在七月末的时候出生的,差不多是最热的时候,那段时间坐月子她自己都差点熬不出来。

     不过这次的宝宝虽然时间不错,却很折腾她。怀孕三个月后,她开始孕吐,吃什么吐什么。为了保证肚子里宝宝的影响,她只能拼命的吃,然后再吐再吃。格瑞斯疾速的消瘦了下去,和她越来越大的肚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急得贝内特先生四处托人找适合孕妇吃的食物,更是对着肚子里的胎儿直骂。

     “这次是怎么回事,前三个孩子都没这么闹腾。”格瑞斯强迫自己喝下了一碗鸡汤后,捂着嘴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五个月就大得跟别人快要生了一样的肚子,“塞西尔,你说这次不会又是双胞胎吧,上周医生来怎么说的?我没有注意到医生的话,都恶心去了。”

     手轻轻的在格瑞斯圆滚滚的肚子上抚摸着,感觉肚子里宝宝时不时的胎动,贝内特先生轻声说:“医生他不是很确定,但是他说你和孩子都很健康。”握住她因为销售显得骨节分明的纤细手指,他不满的说,“这些医生都只会这么说,你都瘦成这样了,还说你很健康。”

     前两次怀孕格瑞斯都变得丰润了许多,和这次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这样其实挺好的,塞西尔。”格瑞斯眨眨眼,俏皮的调笑说道,“生产后我就不用像头两次那么努力恢复身材了,可省了不少事。”

     明白妻子实在安慰他,贝内特先生紧紧握住她的手贴在他的脸上:“格瑞斯,我发誓,只有这一次!我们再也不要孩子,我们的家族成员够多了!”

     前两次格瑞斯怀孕都很轻松,这一次妊娠反应却很重,让贝内特先生一直跟着担惊受怕。他从书里知道怀孕是一件神圣而又辛苦的事,却是妻子这次怀孕才真正的感受到。而且她的年龄也慢慢的大了,再生孩子说不定危险会加大。

     心里一阵暖流淌过,格瑞斯浅笑着伸手在贝内特先生额头上点了一下:“你啊,别人都想儿孙满堂,孩子越多越好,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有你在身边,就是我的福气。”贝内特先生小心的避开她的肚子抱住她,“你看我母亲不是也只有我一个,她和父亲也一直很幸福。孩子的多少并不重要,格瑞斯。”

     “说起来,我有一个问题,塞西尔。”格瑞斯头靠在丈夫的胸前听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厚重的安全感就那样包围住她。

     “想问什么?我说过,对你没有任何的隐瞒。”

     “贝内特家是不是有生双胞胎的渊源?”格瑞斯皱眉,“加德纳家和母亲家都没有。”这次她猜八/九不离十应该也是双胞胎,因为她闭上眼仔细去听的话,能够听到比她快得多的两个心跳,那应该是两个胎儿的心跳。

     “贝内特家应该没有吧。”贝内特先生闭眼仔细想着什么,“妈妈那边好像有,听说她的表姐妹们当初有生过双胞胎。不过贝内特家跟他们基本没联系,所以我也不知道详细情况。”

     “啊——”格瑞斯一下离开贝内特先生怀里坐直了身体,吓得他赶紧扶住她。

     “格瑞斯,你小心点!”

     “对不起,一下忘了。”格瑞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是你说起亲戚我一下想了起来,昨天爱德华写信过来说他们一家今年不来湖区避暑了,他夫人也怀孕了!”

     “这是好事,这下爱德华应该放心了,不用每次见面的时候都用那种幽怨的眼神看我了。”贝内特先生不厚道的扬眉取笑说。

     爱德华是在格瑞斯出嫁后两年娶的妻子,八年过去,他妻子总算是怀上了。作为准爸爸的他当然是欣喜若狂,到处给人写信分享他的喜悦。他一直挺羡慕贝内特先生格瑞斯,儿女双全!

     “他说贝蒂和菲利普斯先生准备一起去伦敦探望他们,可惜我们去不了。”格瑞斯稍微有点失望。贝蒂和格瑞斯一样,十六岁就做了新娘。她嫁给了老加德纳先生的书记官菲利普斯,现在夫妻两在梅里屯镇上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暂时还没有要孩子。

     自从贝内特家开始在湖区或者德比郡避暑以来,每年都会邀请加德纳夫妇和菲利普斯夫妇一起来消暑。当然,老加德纳先生他们也不会忘记,只是那位老先生将事业全部交给儿子后,就开始宅在家里轻易不愿出门。他说他忙碌了一辈子,现在只想好好在家休息,其他什么都不想做。

     “等宝宝出生你养好身体后,我们就去伦敦探望他们,好不好?”贝内特先生温言劝哄她。

     “我有那么任性吗,塞西尔?”格瑞斯斜睨了他一眼,居然用这种哄小孩的语气对她说话。

     “我的格瑞斯宝贝从不任性,”贝内特先生在她脸上用力的亲了一下,“但现在宝贝不是正怀孕吗?”

     孕妇的性子总是很奇怪,这是最基本的常识,第三次做孕夫的贝内特先生已经很有经验应付这个时期的格瑞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