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狄伦和简还计划着等宾利从英格兰北部回来之后好好跟他算账的,结果半个月后在自家起居室看到他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的模样的时候,两兄妹直接就心软了。

     “既然刚刚才赶回伦敦,你也不说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再过来。”简倒了一杯红茶又添了不少牛奶进去,才端到了宾利的面前。

     宾利端起茶杯,浓郁的奶香味扑面而来。喝了几口,感觉心里暖暖的,他才深深的看了简一眼后说道:“接下来我会很忙,估计没什么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别说参加社交季,估计睡觉休息时间都不会太多,所以我才先过来拜访。有些事,在书信里不一定说得清楚。”

     “出什么事了,查尔斯?”狄伦皱眉。当初宾利离开的时候只说家里有急事,现在听他这么说自己又是那么一副模样,看来宾利家出的事不小。

     宾利苦涩的笑了下说:“这次匆忙赶回去是因为家里来信说父亲病重。”

     狄伦和简对视一眼,他们都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再看向宾利穿得比平常要稍微显得素淡一些,两人都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老宾利先生没事吧?”狄伦关心的问,希望不要是像他猜测那样。

     宾利摇了摇头,神色疲惫的说:“我回去的时候,只来得及见父亲最后一面。刚刚将父亲的葬礼举行完毕,结果母亲也跟着病倒,没几天就……路易莎去年就结婚了,嫁到了伦敦来,现在宾利家只剩我和卡罗琳。宾利家的产业都要我接手,这需要一段时间。而之前我和父亲就准备将宾利家重心从北部那边转到伦敦来,这次刚好就是一个机会,不过家里的那些老顽固有些多,这也需要一段时间。”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这次我先将卡罗琳带来了伦敦,一来路易莎在这边,可以照顾她,二来我再次回去北部,需要做的事很多,想来没什么心思在她身上。还有,”他看着简有些迟疑,最后还是说了,“希望简你能带着卡罗琳一起出席今年的社交季。你知道,我们家只能算是中等家庭,现在家里又没有年长的女性,所以……”

     “你将卡罗琳小姐一个人留在伦敦的宾利家?”简没等宾利说完,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这其实是一个不礼貌的行为,但宾利却不在意,因为这说明简并没有将他当作外人。

     “我一个人就这么前来已经是冒昧来访,总不能还带着卡罗琳来吧?”宾利认真的看着兄妹两,“如果贝内特家只有你们兄妹两,我倒可以这么做。”

     “查尔斯,我母亲没打算让简参加一整个社交季,除了名媛成年舞会,其他只会选几个参加。”狄伦微微皱眉,“夏季的伦敦不太好过,再过段时间,我们一家都准备前往湖区避暑。”

     “这……”宾利有些措手不及。离开前他听说简要参加这次的伦敦社交季,他还以为是整个一季直到八月结束,结果贝内特家却是这种打算。

     “查尔斯,一会儿我写封信邀请卡罗琳小姐来我家小住好了。”简微笑着说,“家里姐妹多,大家可以一起看书聊天什么的。社交季我出席的都会带着她,当然,不放心的话,她也可以邀请赫斯托夫人一起。而她在我们家你也可以放心去处理你的事情,我等你。”

     宾利的姐姐路易莎夫家的姓氏是赫斯托,所以简称呼她为赫斯托夫人。

     “简,谢谢你。”听到简的话,宾利松了口气。再怎么逼着自己成熟,他也不过刚满二十岁,这次的事压在他身上的担子一点也不轻。现在知道无论他怎么做,都会有人支持他,还会帮他解决后顾之忧,也让他感觉很欣慰。

     “那你的学业怎么办,查尔斯?”狄伦问道。

     “我请菲茨威廉去剑桥帮我办理了休学,等我将这些事处理好了,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再回去的。”宾利说,“不是不请你帮忙,狄伦。你是牛津的学生,跑去剑桥不是那么方便。”

     他们朋友五人,除了狄伦选择了他父亲当年就读的牛津大学继续深造,其他几人都选择了剑桥大学。达西和维克汉姆都已经毕业,达西回家继承了家业,在老达西先生的鞭策下努力奋斗;维克汉姆没有接受他教父老达西先生的安排成为德比郡郊区的神父,而是参了军,现在正在欧洲大陆上与拿破仑麾下的军队作战。

     当初维克汉姆不声不响的就参了军,等他们几人知道的时候,他已经穿上军装登上了前往欧洲大陆的战船,只给他们留下了一封信。

     维克汉姆在信里让他们放心,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想要出人头地,但他的身世限制了他,而参军,是他唯一的出路。他的父亲只是一个管家,不可能有大笔资金给他从商,再说从商也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教父虽然给他安排了不错的工作,但做一个神父却不是他自己想要的。

     那个工作不适合他。

     参军虽然有危险,但如果立了功,他就能往上爬。欧洲大陆的战争对维克汉姆来说是危险,也是机遇。要是现在是和平时期,他说不定真会乖乖的去做一个受人敬仰的神父。

     “你都让菲茨威廉做了,现在再来说这些有什么用?”狄伦白了他一眼,“就像乔治一样,等我们看到信的时候他都在船上了,想帮他做点什么也再没机会了。”

     “我和乔治可不一样!”宾利小声嘟囔着说,“我没有乔治那样的勇气,光是现在的生活,已经块要耗掉我所有的精力了。”父母的骤然去世,还没有出嫁的妹妹,正待整顿的家族产业,件件桩桩都压在他肩膀上,他再没多的经历去顾及其他。

     “你有计划吗,查尔斯?”狄伦开口问道。家族产业的整顿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尤其又是在权力交替的现在。宾利要面对的困难,不会是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

     “我和父亲之前已经有计划,现在不过是将一些事提前。”宾利淡淡的说,“卡罗琳在伦敦这边我就放心了,北部那边的产业可以移交的就移交,不行的我准备将它变卖。重心转移到伦敦之后,下一步就是准备在伦敦附近买土地和庄园,宾利家需要自己的土地和庄园。我不想别人以后一说到宾利家,就是‘啊,那个暴发户商人家庭’。虽然我没什么可能再恢复宾利家曾经有的辉煌,但最起码,也不能堕了宾利家的名声。”

     “好好做,如果有需要,直接给我写信。”狄伦颔首说道,“还有菲茨威廉,我相信他也很愿意帮助你。”

     “能认识你们,是我这辈子的最大的幸运。”宾利毫不掩饰绿眸坦诚的看着自己的朋友,随后又目光缱倦的看向简,“而能够和你相识相知,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等这件事处理完,我会正式拜访贝内特先生的。”

     简微愣,宾利是不是搞错了顺序,不是应该先跟她说,然后再找她父亲的吗?

     像是看透了少女的疑惑,宾利微微一笑:“我想先征得贝内特先生的同意,简。”当事人同意了而家人不同意的先例也不是没有,虽然说没有父母的同意基本上是不可能让自家女儿和陌生男人相处的。

     简怔住了,随后轻轻浅浅的笑了起来,那笑容像是午后的阳光一般温暖:“好,我等你。”

     同样的话,宾利听来却感觉不同。这算是,他们彼此之间的承诺了吧。

     ****

     当本年度的社交季结束的时候,格瑞斯和贝内特先生带着儿女们从湖区的别墅返回了郎博恩,而同时迎接他们的,就是有一位伦敦来的绅士租下了尼日菲花园的消息。

     据说那位伦敦来的绅士在他朋友的陪伴下,让自己的代理人和尼日菲花园的主人谈好了合约,先租下来一年。如果住着合适的话,他们将会买下这座庄园和周围的土地。

     而那位绅士,好像叫做宾利。

     “卡罗琳之前接到了他兄长的信,提到了他找到了合适的庄园,想她这个妹妹来看看,所以她才带着仆人离开了湖区赶往伦敦。”简的表情有些奇怪,不是她一贯的微笑,蔚蓝的眼眸里有着满足和欣喜。

     “这么说,我们马上就要和卡罗琳再见面了?”坐在简旁边的伊丽莎白问。和卡罗琳相处了几个月,她还挺喜欢这个朋友的。虽然卡罗琳的性格偶尔显得高傲不讨喜了一点,但和某个成天板着脸的绅士比起来,那亲和力高了不是一点半点。

     听闻两姐妹对话的其他三个小姑娘也凑了过来,她们平常的生活也都挺乏味的,现在难得的有了点八卦,当然都有些激动。

     而一旁的格瑞斯,则是保持着僵硬的微笑,还沉浸在之前得到的那个消息中没有醒来。

     她终于知道她穿到哪里了!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二十年,她一直以为这是18世纪末的英国!

     可是,现实终于告诉了她,这里究竟是哪里。

     贝内特,达西,宾利……郎博恩,尼日菲庄园,还有德比郡的彭博里庄园,这些一连串当初让她觉得熟悉,却被她忽略过去了的名称。

     这居然是简.奥斯丁笔下的《傲慢与偏见》的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格瑞斯应该算是最迟钝的穿越者了吧?

     这是因为她对这本名著没有什么深刻印象的原因!

     书里没写宾利家的老人和老达西先生倒底是什么时候过世的,所以这里都是土豆编的。不过老达西先生去世的时间倒是被土豆给延后了,为了维克汉姆不向原著一样变成一个恶棍。

     这里剧情比原著提早了差不多五年,简18岁,而非23,同理,夏洛特这个时候也只有22。可他的丈夫,土豆不知道去哪找一个陪给她。

     柯林斯表兄被调教好送给未来的凯瑟琳了。。。么办?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