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没错,咱们家的孩子都是好孩子,都是因为格瑞斯教得好!”贝内特先生大笑,随后意味深长的看着伊丽莎白,“莉兹,宾利家送来的舞会邀请函,卡罗琳小姐有单独送给你一份吧?”

     伊丽莎白点点头,随后说道:“爸爸放心,我已经准备回函婉拒了。”她才十四岁,还不满足贝内特家女孩出席社交界的规定年龄。

     “不,这次你答应好了,到时候让菲茨威廉陪你去。”既然两人已经要订婚了,不如大方的告诉众人,免得还有人打两人的主意。转头看向微笑注视着自家几个孩子的格瑞斯,贝内特先生脸上的温柔加深了继续,“格瑞斯,老达西先生即将到访,又得麻烦你了。”

     “老达西先生?”格瑞斯微微拧眉,随后想起刚刚贝内特先生对伊丽莎白说的话,了然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吩咐下去,让希尔他们先安排好。”随后又对伊丽莎白说,“莉兹,这次既然你要出席舞会,就和简一起做两身新衣服,我会让店铺将新样式的图样送到你们那去。”

     事情还没完全敲定,格瑞斯不敢明说让伊丽莎白做订婚用的衣服。

     “好的,妈妈。”两个女儿一起乖巧的答应。

     温婉坚强的简,清丽活泼的伊丽莎白,两个女儿都要变成别人家的了,格瑞斯有些五味杂陈。舍不得的同时也很欣慰,要是错过这两个好女婿人选,她又会后悔不迭。

     做一个母亲难,做一个让孩子们都喜欢的母亲,更难。

     下午茶时间结束,孩子们都离开起居室,剩下格瑞斯和贝内特先生。

     “这么难过?”贝内特先生在格瑞斯仍然白皙的额上吻了吻,将她抱进怀里。

     岁月是厚待这个女人的,几不可察的淡淡皱纹反而让这个女人更加的气韵悠长、风华出众,让他对她的爱恋愈深、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

     “孩子们总会有自己的生活,格瑞斯,你还有我。”能够始终如一陪伴在她身边的,到头来还是只有他。贝内特先生对这一点是满意的。

     “我知道的,塞西尔。”格瑞斯闭目,喃喃低语,“只是心里还是会不舍。我相信简和莉兹会幸福,却又害怕查尔斯和菲茨威廉会对她们不好。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嫁出去的女儿,贝内特家能做的只是少数。”

     嫁出去之后,她们两人的姓氏就不再是贝内特。

     “认识了这么多年,查尔斯和菲茨威廉两个孩子是什么样的你还不清楚?更何况,还有咱们狄伦在,你就不用这么担心了。”贝内特先生用他低沉的声音安慰着怀中的女人,“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儿孙自有儿孙福。”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哪那么容易就放得下?”格瑞斯似嗔非嗔的斜了贝内特先生一眼,没好气的说。这个男人安慰她的时候嘴上倒是放得开,等老达西先生登门拜访的时候,看他还有没有这么镇定!

     ****

     老达西先生的到来让郎博恩因为狄伦还没散去的热潮更加的沸腾,当达西先生和伊丽莎白的订婚仪式即将在郎博恩举行的消息传出的时候,更是让众人多了一份谈资。

     贝内特家实在是太幸运了,贝内特先生得封贵族挣下一份不菲的家业,儿子出息,四个女儿个个漂亮又听话,现在定下的两个女婿也都是数一数二的金龟婿,让人不得不眼红。

     什么好事都给他们家占尽了!

     羡慕的同时郎博恩的村民们也只能望洋兴叹。

     差一点他们还会嫉妒,现在差距这么大,他们也只能仰望。

     订婚仪式的筹备需要花费一些时间,还好格瑞斯心里早有准备,虽忙碌却也不会到手忙脚乱的地步。

     眼看着就到了宾利家舞会举办的时候,格瑞斯被贝内特先生美其名曰放松休息一下拉来参加舞会。站在舞会大厅里,忙碌的格瑞斯因为瞬间放松而有些恍惚。故事剧情被她的翅膀给扇成这样了,她也不用再那么担心她这几个如花似玉女儿的结果了吧。虽然之前有在心里说服自己,但她始终还是有一些担心的。直到老达西先生态度诚恳的前来拜访,她才真正完全放下了心。

     “怎么了?”贝内特先生察觉了她的心不在焉,低声问道。

     摇了摇头,她回了他一个笑容。

     眉峰微扬,贝内特先生没有深究,从侍者端着的托盘上拿了一杯香槟递给她,同她一起笑看着舞池里的女儿和准女婿。

     简和宾利先生眉开眼笑,舞步活泼,天作之合的一对;而伊丽莎白和达西先生那边……格瑞斯突然觉得有些胃痛。还好她的塞西尔不是达西那样的伪面瘫,跳舞都还是面无表情就只眼神略微放柔一点,嘴角略微放松一些。

     贝内特显然误会了自家夫人目光里纠结的真正含义,他会心一笑,绅士的拿过她手中的酒杯放到一旁,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放在胸前:“美丽的夫人,有这个荣幸请你和我共舞一曲吗?”

     舞场中刚好一曲结束,不过格瑞斯却不想答应。

     不是她不想和贝内特先生玩一把浪漫,实在是现在英国社交舞会的舞曲基本都是男女一起跳的集体舞,乡下的郎博恩更是如此,不可能标新立异的出现华尔兹这种才在巴伐利亚和维也纳刚刚兴起不久的社交舞蹈。

     想她一大把年纪女儿都要嫁人了,还下场与一群跟女儿差不多年纪的女孩男孩一起又跳又闹……光是脑补一下,格瑞斯就完全无法接受。她宁愿在私底下和贝内特先生两人面对面眉眼传情的拥抱在一起跳舞,而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众人一起跳乡村舞蹈。

     贝内特先生刚开始还因为格瑞斯不接受有些疑惑,沉吟片刻立即就想通了。他动作自然的收回手,打趣的自我调侃说道:“本想着和夫人一起浪漫一下的,结果却是自己想岔了。看我这木鱼脑袋,还是让夫人多敲打一下才好。”

     和格瑞斯在一起这么久,贝内特先生受她的影响对天朝文化也有所涉猎,有时候与她的对话也会带上几分天朝特色。

     格瑞斯的白眼在贝内特先生看来自是娇媚的一横,心神颤了一下,他握住她的手笑得颇含深意,让她耳根微微发红。远处发现父母躲在角落里*的简和伊丽莎白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父母这么恩爱,让她们既欣慰又有压力,不知道她们能不能经营好自己的婚姻生活。

     一旁的达西和宾利互看了一眼,其中的同病相怜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娶一个家庭和睦的女子为妻,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尤其是在家里有岳父和大舅子两种阻碍的存在。他们两现在是一点都不想再想起当初在贝内特家书房面对贝内特先生的冷汗淋漓,那么丢脸得事,还好一辈子也就只有一次。

     宾利家的舞会圆满结束,达西继宾利之后成为第二个被郎博恩众多单身汉想要捶小人的男人。贝内特家的女孩除了简虽然没有正式出席社交舞会,美名却是郎博恩众人都知道的。

     简被宾利抱得美人归就算了,这还没成年的伊丽莎白居然也被宾利的朋友达西给订下了!虽然他们两人综合实力都强过郎博恩的众人,但他们却还是心有不甘。自己地界上的美人就这样被其他人给抢走了,宾利还打算在郎博恩买地买庄园,达西家的土地可是都在德比郡的!

     当然,达西不会在意这些,更何况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人倒底在想什么。达西家族的事务如今都是他在掌管,除了他在意的人,他分不出精力去关注。

     老达西先生留下住在了贝内特宅邸里,除了要配合贝内特家筹备订婚典礼外,他也觉得郎博恩是个适合居住的地方。来这里一个来月了,他的病就没犯过一次。

     典礼事宜有条不紊的准备着,一向活泼的伊丽莎白总算沉静了下来乖乖的跟着简每日留在家里不再轻易外出。

     简的婚纱,伊丽莎白的礼服都是贝内特名下店铺的成品,都是格瑞斯按照她们的个人风格为她们单独设计的,上面那精致的刺绣更是出自她手。这是她用挤出来的时间绣的,这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心。

     当美轮美奂的白色婚纱和礼服放在几个女儿眼前的时候,简和伊丽莎白红了眼眶,另外三个女儿则是羡慕不已。

     “难怪妈妈最近这么忙还故意躲着我们。”凯瑟琳嘟着嘴,拉着格瑞斯的胳膊直摇,“妈妈,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基蒂以后结婚时的礼服也要妈妈设计,也要妈妈绣上好看的花纹!”

     “这有什么问题,你们都是妈妈的女儿,只不过是为你们做一件礼服,妈妈哪有可能不答应的。”格瑞斯笑着答应了。

     婚礼是一个女孩一辈子最为重要的时刻,她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是最美丽的新娘。

     “妈妈最好了!”凯瑟琳和玛丽围着格瑞斯蹦跳着转圈,小女儿的娇态显露无遗。

     格瑞斯察觉到了一旁微笑的迪莉娅棕色杏眼中的羡慕和失落,她抬手在她有些蓬乱的棕发上抚摸了一下:“希望到时候迪莉娅不要嫌弃妈妈做得礼服不好看才好。”

     “怎么可能会嫌弃!”迪莉娅很惊喜,“妈妈做的我当然我喜欢!”她只怕格瑞斯不愿意为她做礼服,毕竟她只是贝内特家的养女,她现在的姓氏是柯林斯,嫁人以后的姓氏是随丈夫。

     俯身抱住迪莉娅,格瑞斯声音温柔:“迪莉娅,不管你姓什么,你也是妈妈的女儿。”即使和简几个姐妹比起来格瑞斯用在她身上的心思会少一些,但格瑞斯也是真正将她当作女儿的,更何况这个女儿明媚大方又懂事。

     十月底,一辆马车的到来打破了贝内特家欢欣的气氛。

     马车上的家徽标志着它来自于亨斯福德区的德.包尔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