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八
    人的这一生总会有许多的起起落落,经历许多的磨难,并且——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岳震阳这个从小到大都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大少爷绝对想不到齐振生已经针对他设计绑架,并且准备用他来威胁他爷爷。

     齐振生是在策划怎么绑了岳震阳,而整件事发生的源头——艾永飞,却正在策划怎么干掉他!

     艾永飞坐在椅子上,对面有一个教学用的白板,上面贴满了齐振生别墅周围的照片,甚至还有几张是用卫星拍摄的,在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沓资料,上边标明了现在两大势力的形式情况。

     就根据现在的资料来看,情势是在往一边倒,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岳震阳那帮土匪连威胁带利诱的使许多还没有想好帮哪边的势力全部滚到了齐振生的对立面。

     不过艾永飞现在挺头疼的,原因就是齐振生已经一天呆在别墅里没有出来了,就光别墅自带的院子中,就有将近五十个保镖,虽然没有明着手里边端把枪,但是枪这个东西,他们肯定是人手一把,而且从他们走路的姿势上来看,应该都是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的军人,光外边就这么多人,那别墅里边人岂不是更多?!

     做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资料分析,艾永飞决定明天晚上就动手。

     然而也就在这时,岳震阳出事了。

     岳震阳和往常一样,跟着唐启双那帮二世祖们满大街的跑,给各个支持齐振生的势力施压,他,唐启双,沈辉三个人开着一辆玛莎拉蒂Levante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大卡车横在了他们的车前。

     唐启双走下车,抬脚就踹在了大卡车的门上,“妈的,怎么开车的?”

     卡车司机跳了下来,笑着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车有点毛病,刹车系统不太灵,所以就滑到这来了。”

     一旁指挥路况的交警走了过来,十分不耐烦的说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卡车司机一副孙子样,对着交警就是一阵的点头哈腰,“警察同志,实在不好意思,我这车有些问题,这不,刚好想开到修车厂去的,刹车不太灵。”

     “驾驶证拿出来,还有你,你的驾驶证也拿出来。”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唐启双有些不爽了。

     “我刚刚看到你踹他车门了,涉嫌挑事,驾驶证拿出来。”

     沈辉和岳震阳看见这情形,也都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沈辉来到交警身边,十分客气的说道:“您好,警察同志,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的朋友涉嫌惹事,我叫他出示一下驾驶证。”那个交警一看这节奏,不知道是不是觉得岳震阳他们长得实在是太像土匪了,怕真的碰上硬茬了挨揍,说话也没刚才那么洋了,客气了三分。

     可是好巧不巧的是,就在这时,又有两辆警车路过这里,看见一辆大卡车和一辆玛莎拉蒂Levante横在马路中央,也都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了五个警察,有两个腰间都别着一把手枪。

     这五个警察好像和那个交警认识,嘀嘀咕咕的交流了几句,其中一个腰间别着手枪的一级警督说道:“麻烦几位都出示一下证件。”

     岳震阳和唐启双当时就不爽了,从小到大都是他们向别人要证件,哪有别人向他们要证件的道理?不过看着等下还有事,也没有发作,沈辉拿出自己的军官证,“这是我的军官证,您看下。”

     不是岳震阳他们不想拿出证件来,而是他们一般上街都不带证件的,而且他们当中,除了沈辉的这个军官证是考来的,其他人的证件都是龙泽成口头许诺的,说等他们要转业的时候再给他们,反正岳震阳这帮家伙也不会去考,所以也不好意思找龙泽成要,而且到现在,除了沈辉外,他们连军衔都没有戴上去过。

     那个一级警督接过证件,一看沈辉还是个陆军少校,顿时间就客气了许多,对沈辉敬了一个礼,说道:“不好意思啊,沈少校,我们也是按规矩来,您别介意。”

     沈辉看对方这么客气,也很客气的说道:“没事没事,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这个……”一级警督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您没有带驾驶证吗?”

     “我已经出示军官证了。”

     “不是,是这样的……”一级警督笑着示意沈辉走到一边,然后说道:“您看,这我们混口饭吃也不容易,如果说没外人就算了,但是那个司机要是看你们没有驾驶证我们就放你们走了,要是把我们举报了……这……”一级警督满脸赔笑着。

     沈辉皱了皱眉头,他不想惹是生非,转身问岳震阳和唐启双道:“你们两个就没一个带了驾驶证吗?”

     两个人都是一脸懵逼的摇了摇头。

     沈辉看向一级警督,“那您说怎么办呢?”

     “这样……”一级警督赔笑着说道:“我们到最近的交警大队去意思一下,主要是让那个司机看见您进了交警大队,要是他投诉我们帮你们,我们对上头也有个交代,您放心,一进大队,我们就把那个司机带进走,您也就可以走了,最多二十分钟就可以完事,还麻烦您理解一下我们……混口饭吃真的不容易啊……”

     沈辉看了看手表,时间也不是很赶,他秉着不惹事,人与人之间互相理解的态度点了点头。

     其实他不知道,要是他不点头的话,一分钟内,起码还会有十辆警车开过来把他们强行带走。

     玛莎拉蒂Levante在两辆警车一头一尾的护送下快速向最快的交警大队驶去,他们每一处经过的地方都有一把反器材狙击枪对着他们,整个路程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漏洞。

     沈辉他们怎么可能知道除了他们以外,在他们周围行驶的车辆一大部分都是齐振生的人呢?!

     玛莎拉蒂跟着警车驶入交警大队,可当他们一进去,院子的大门就被关上了。

     沈辉准备在院子里掉个头把车子开出去,可是他还跑得了吗?

     两辆警车横在了大门前面,遮住了视线,让外面的人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沈辉只感觉车身往下矮了半截,四个轮胎同时被子弹击中,从一旁的楼房中,二十几个全副武装穿着迷彩服的士兵,举着九五式突击步枪把玛莎拉蒂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搞什么?!”岳震阳满脸的惊愕。

     沈辉皱着眉头环顾四周,“呆在车里别动,我下去跟他们交涉一下。”说着沈辉就踹开车门,走了下去。

     看着包围着他们的士兵,沈辉很无奈的笑了笑,看向那个把他们诱拐过来的一级警督,此时此刻,卡车司机正坏笑着站在他的身旁。

     沈辉也没露出多少惊慌之色,对着一级警督说道:“你们这领头的是谁?”

     “是我。”一个幽冷的声音传来,齐恒穿着西装走到了沈辉面前,面带笑意,“不愧是在夜月呆过的,这种场面都还能做到这么冷静。”

     沈辉上上下下打量了齐恒一番后,道:“为什么要抓我们,你们是什么人,把我们骗过来的理由是什么。”

     “不需要理由。”齐恒摆了摆手,“按我们说的去做,我保证,你,还有车里的岳震阳和唐启双不会有任何危险。”

     沈辉思索了好一会,突然向自己的腰间摸去,可是就当他把九二式手枪抽出来的一刹那,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把刚刚抽出的手枪打飞,自己连抬枪的机会都没有这倒是他第一次遇到。

     齐恒笑着放下了手中的沙漠之鹰,“你们三个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说着拉开了旁边一辆货车的大铁柜的门,里面已经改造过了,铝合金的墙壁,中间摆着两张三人坐的沙发。

     齐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们不想伤你们,为了迎接你们,我特意叫手下人去把这车改了一下,你们是自己上去呢,还是我请你们上去呢?”

     坐在车里的岳震阳和唐启双也不是傻子,看着情况,拿出手机就准备打电话,可是打了半天都没什么反应,再一看,我靠,竟然没有信号。

     齐恒笑眯眯的看着沈辉,“怎么,还没有决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