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三
    炮弹秘密训练基地

     陈源看着电脑,十分尴尬的笑了笑,“这么霸气......”

     “他说啥了?”阮竟豪看着陈源这表情就想笑。

     “也没啥,就是说要把我们全干了......”

     “这么拽?”阮竟豪也显得十分尴尬。

     “你说要是他知道了本拉登就是我们,他会怎么做?”

     “你觉得呢?”

     陈源摇了摇头。

     “对了,齐振生那边怎么样了?”

     “那个老家伙越来越嚣张了,听说最近他想把廖易寒搞下台,让自己的人上去。”

     “哼,这是在为自己的铺路了呀,看来他老是老了点,但还没有老糊涂,他也知道自己死了中国政府会动齐家。不过,就他那点破实力,还能轻轻松松让一个部长下台?”

     陈源点了点头,“这件事是这样的,齐毅被杀了,所以齐振生那个老家伙现在可以说是一夜暴富了,齐毅一死,做文章的机会就来了,他跟黑名单说要和他们合作,因为杀死齐毅的凶手也跟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然后我们敬爱的黑名单的同仁们就把全部事情交给他了,黑名单那边只要一个结果……”

     “齐毅被杀了?!”阮竟豪一听到这话,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用什么办法把他杀掉的?”

     “狙击枪,在两千米外进行的狙杀!”

     “那小子干的?!”

     陈源点了点头。

     “我靠,那小子的枪法现在练得这么好了……当时叫他打个一千米都跟要了他的命似的……”

     “那天北京还在下雨,说句实话,我觉得我们玩他根本就没必要……这么难为他。”

     阮竟豪砸吧砸吧嘴,赞叹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我这窗子真应该去换个防弹的了,不然,那小子要是知道本拉登是我们,给我来这么一枪,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死的。”

     “哈哈,你还怕死啊,你平时不是挺能吹牛逼的吗,说什么一个团的特种兵把我围了老子都不怕。”

     “……”阮竟豪翻了翻白眼,“你他妈怎么不去死?!”

     国家安全部,部长办公室内

     廖易寒现在的压力已经不能用“大”来形容了,他也听说了齐振生那个老不死的家伙给他上纲上线,想把他搞下台去,陈海明刚刚打来电话,那两个中纪委的家伙被齐家的人雄赳赳气昂昂的领走了,都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现在是半路杀出个黑名单,这个势力是在是太大了,是不想放人都不行。

     秘书秦天走了进来,拿着一个黑色的文件夹,“部长,您还是考虑一下现在的情形吧,虽然说您是部长,但是部长也得有得当才行,我说句不好听的,您如果不跟齐家合作,您的这个位置,恐怕是真的坐不稳啊……”

     廖易寒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给他当了三年多的秘书,虽然这话很不好听,但是毕竟这的确是实话,自己没有任何语言去反驳。

     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一个女声传来,“部长,一号加密线路,是主席。”

     秦天听到这话以后,很知趣的走出了部长办公室……

     “谁他妈被杀了?”袁海简直还以自己听错了。

     “齐毅!你用得着那么高兴吗?”陈宇德什么无奈的看着眼中可以放出光来的袁海。

     “我靠!”袁海一拍桌子就跳了起来,“我爱死那个艾永飞了,妈的,这个王八犊子终于死翘翘了!!!”

     “我怎么感觉你跟谁都有仇……”

     “你是不知道啊,那个齐毅,我真是日了他十八代祖宗了,个狗日的,他的后台大,搞的些子逼事老子们又不好管,下面向我反映好几次了,最近几年是消停了一些,我前几天还在想是不是要叫下边的人把他好好搞一顿,这下好,省事多了!!!”

     “……”陈宇德挺无语的,“要不等我们抓到艾永飞了,把你和他关一个屋子里让你和他好好亲热亲热……”

     “哈哈哈哈哈哈哈……”

     “……”

     廖易寒快速走到一扇大门前,持枪警卫向廖易寒敬了一个礼,“同志,您找谁?!”

     廖易寒刚想说话,一个声音就传了出来,“让他进来!”

     守卫转头朝声音的方向望去,面色肃然起敬,“康将军!”

     “让他进来。”

     “是……”守卫转向廖易寒,十分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您请进……”

     廖易寒点了点头,说了句:“没事。”就跟着康俊啸往里边走去。

     一路上,康俊啸和廖易寒谁都没有说话,知直到进了康俊啸的办公室,廖易寒才开口道:“上边看来是想让步了……”

     康俊啸点了点头,“我听说了,你那边压力很大吧。”

     廖易寒苦笑一下,“今天我接到了起码有三十个电话,全都是来说风凉话的,妈的,齐振生那个老家伙真是蹬鼻子上脸了,陈海明还给我打电话,我们扣得那两个齐振生的人,被正大光明的领回去了……我真是要气死了!”

     康俊啸没有说话,皱着眉头思考了半天才说道:“为了顾全大局,避免社会暴动,上边已经妥协了,估计文件不久就会下来,而且,在主席身边煽风点火的人也不少,你……”

     廖易寒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怎么能妥协?我真是搞不懂他们是怎么想的。”

     “他们是想先稳住齐振生,然后再另做打算,关键是主席点头了你知道吧,这非常不好办……”

     “我们让一寸,齐振生那个老狐狸绝对会进一尺,这个道理他们不懂吗?!”

     “大局为重,你知道的,只要不引起社会动荡,就算是主席下台,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简直是在瞎搞!”廖易寒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

     “没办法。”康俊啸叹了一口气,“齐振生势力太大,现在又有黑名单这么一个强大的势力在支持他,他难免不做文章,而你们国安又是最不好搞的,所以挑你先开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康俊啸拍了拍廖易寒的肩膀,“不过我觉得第一个文件就让你下台的可能性不大,毕竟你是部长,就算齐家的势力再大,支持他的人再多,一次性把你搞下台,也不太可能,这是要时间,我们得在这段时间内找出解决的办法来。”

     “我有一件事没搞明白,为什么主席会点头同意?”

     康俊啸想了想,才说道:“我想他那边压力肯定也不小,而且那么多流言蜚语,他要是不表示点什么,那齐振生就是想说啥就说啥,到时候我们就全被动了……”

     “这是这样的风险太大了,万一没有控制住局面,后果是什么他想过吗?”

     康俊啸耸了耸肩,“现在只能先稳住齐振生,主席那边我会想办法去说,毕竟主席也是人,跟他说的人多了,他难免会不信。不过你放心,我手上是有兵权的,如果齐振生是真的想搞什么独裁或者太得寸进尺,我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会带人把他给灭了!”

     廖易寒苦笑了,他知道康俊啸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并不容易,他这样做无意识葬送了他还有他的后代仕途之路。但是他也相信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康俊啸也一定会那么做,这,不需要任何理由!如果硬是要一个理由的话,那就只能是——康俊啸是一名军人,真正的军人!

     过了许久,廖易寒抬起了头,眼中透露出一股坚定,面色严肃的对康俊啸说道:“老康,帮我一个忙,帮我绑架主席!”

     “什么?”康俊啸着实吃了一惊。

     廖易寒十分平静地说道:“让步不是办法,就算让我背上叛国的罪名,我也不能让齐振生这么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