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坐在一辆别克商务车上,袁海问道:“这貌似不是去机场方向的吧?!”

     “哦,先去给陈宇德把酒给送过去。”刘力答道。

     ……

     一阵无语。

     车开到了中nan海的大门前,站岗的哨兵手持九五式步枪正在站岗,面色庄严。

     陈宇德早就已经等在大门前了,看见车开了过来,笑嘻嘻的就走了过来。

     车窗摇了下来,刘力把红酒递了上去。

     “袁处长,谢谢啊。”

     “哎我说,你小子现在怎么到处跑,一点纪律性都没有。上班时间出来‘受贿’。”

     “这你丫的叫受贿?”陈宇德嘿嘿笑着,“不就是舍不得你的这瓶红酒嘛......”

     “对了,我们都还没吃午饭,你包不包啊?!”袁海也不能显得自己很小气啊,于是赶忙转移话题,十分不要脸的要陈宇德请吃饭。

     “包你妈个锤锤,去干活去干活,我回去了。”陈宇德说着就往大门里面跑。

     这夜月的都是一帮什么人啊?!

     袁海想到。

     飞机上

     袁海说道:“刘力,你们这个机载电视怎么开啊?!”

     “你都不会开电视,那那那……昨天还骂我傻逼。”雷星满脸鄙夷。

     “你会,你丫的来开。”

     “你要看啥?!”刘力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机载电视。

     “能跟孟龙视频通话吗?!我想了解一下情况。”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敬业了。”雷星打趣道,“过去了有时间给你了解。”说着,雷星就抢过了电视遥控器,“来来来,让我选部电影看。”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

     “你看什么不好竟然看喜羊羊与灰太狼?!”郭海军笑了。

     “怎么,这叫保持一颗童心,你懂个啥?!”

     “受不了你。”郭海军说着就抢过了遥控器,“看熊出没才是王道好不好。”

     ……

     飞机刚一落地,孟龙就迎了上来。

     “我靠,来了这么多人?!还好我没开轿车过来,不然根本就坐不下。”

     说着一行人上了一辆面包车。

     “什么情况,说说吧。”在车上,袁海问道。

     “一个星期前,110接警中心接到报案,在高新区发现一具女尸,女尸的身旁也有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那为什么现在才报上来。”袁海接着问道。

     “大哥,文件一层一层交上去是要时间的好不好。”

     “那也不应该啊,都一个星期了。”

     “大哥,这是过年啊。”孟龙无奈了,他简直感觉现在是在跟一傻逼说话。

     ……

     “女尸的身份弄清楚了没有?!”刘力或许是看出来了孟龙觉得袁海太傻逼了,于是赶忙转移话题。

     “嗯。”孟龙点点头,“一个老师,今年快四十四了。”

     “我靠,这年头老师都能惹上仇人?!”郭海军笑了笑。

     面包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车速已经达到了一百五十码。

     “你慢点开行吗?我怕这车爆缸了。”袁海心有余悸的看着车速表。

     “你能不能不要拿你的开车技术来衡量我的开车技术,大哥,虽然我明面上是警察,但是我实际上是特种兵好不好。”

     ……

     一阵无语。

     刘力皱了皱眉头,他突然觉得今天孟龙是没话找话说,不过他也不方便当着这么多人问,于是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孟龙开着车把众人送到一家三星级饭店,当所有人都去办入住手续时,刘力一把拉住了要离开的孟龙,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什么意思?!”孟龙有点没反应过来。

     刘力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孟龙。

     “唉。”孟龙叹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那个死掉的女教师就是林浩原来的班主任。”

     刘力一听这话,顿时就把眉头皱了起来。

     孟龙接着说道:“虽然这可能是巧合,但是我觉得……”

     “你怀疑这个‘黑色玫瑰’和林浩有关?!”

     “说不好。”孟龙砸吧砸吧嘴,“林浩虽然已经牺牲了,但不排除是有人在帮林浩复仇的可能性。”

     “你是说——炮弹?”

     “不不不。”孟龙连忙摆手,“炮弹没这个义务为了个死人去花费这么多心思。而且你认为一个杀手组织会为了一个军警卧底报仇吗?”

     “个人行为?”

     “嗯?”

     “我的意思是,你认为凶手杀人是单纯为了帮林浩复仇的个人行为?!”

     “或许吧。”孟龙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我希望这只是巧合,说句实话,我这些年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去想林浩的事,挺伤心的。”

     刘力拍了拍孟龙的肩膀,“没事的。”

     “但愿吧。”

     “聊什么呢?”袁海走了过来。

     “没啥,我知道这附近有家馆子不错,晚上一起?!”孟龙开口笑道。

     “哦哦,搞了半天你是在和刘力合谋晚上去下馆子,要不是我发现你们在这神神叨叨的,你们俩是不是还不准备带我们?!”

     “……”孟龙只能尴尬地笑笑。

     雷星是个典型的吃货啊,一听到下馆子,啊,这,“嗖”的一下,就蹿了出来。

     “下馆子啊,带我带我,什么时候?!”话音刚落,就听到手机中传来一声“额啊~~~”的惨叫,然后手机屏幕就暗淡了下来。

     “沙林,你的脸呢,没看见我在讲话吗?!”

     “嘿嘿。”沙林嘿嘿笑着。看来他们又是在玩那个什么王者农药了。

     夜幕降临,六个人正围坐在一家店里吃着饭,老板貌似跟孟龙很熟,大过年的还送了大家一盘韭菜盒子。

     “嗯~~~,不错不错,是挺好吃啊。”雷星一边扒拉着吃着,一边赞叹道。

     “你能不能吃的文雅点,我真搞不懂嫂子是怎么看上你的。”话说这袁海的吃相跟雷星比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还二大爷不要脸的说雷星的吃相不好看。

     “小龙啊,在点一份这个……这个……什么虾球炒牛肉。”袁海一边把最后一点巴拉到自己碗里一边说道。

     小龙你妹啊!你能比我大多少?!

     无奈,孟龙只能让老板再炒一份端上来。

     “还是说说案子吧。”郭海军这个海外学习回来的高材生实在是不敢恭维这帮土包子的吃相,于是开口说道。

     “你说你说,我们听着。”

     郭海军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然后说道:“就我们下午看到的尸体的情况……”

     “打住,打住!”雷星抬起头来看着郭海军,“你能不能别在吃饭的时候谈尸体啊。”

     “……”

     就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所有人都愣住了。

     神马情况?!

     沙林一下子就蹦跶到窗子边上,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额……对面的房子着火了,听声音应该是煤气罐爆炸。”

     “给消防打电话。”

     沙林点了点头,拿出电话拨打了119。

     坐回位子上,沙林不得不感叹:“谁家火气这么背啊,大过年的家里着火了。”

     “唉,但愿没死人。”

     十几分钟过后,窗外响起了警笛声,看来是救火车来了。

     “吃完没,吃完了走吧。”孟龙一边说着一边和老板结了账。

     一行人走到外面,看着街对面住宅楼内的熊熊大火被扑灭,不由的又是一阵感叹。

     “孟龙?!”一个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

     “叶局。”孟龙似笑非笑地看着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叶建杰,“你不是明天才值班吗?”

     “这有什么关系吗?”叶建杰一看就是刚刚在家里吃饭,接到通知了就赶过来了,因为他的身上还带着酒气。

     “你就是叶建杰?”孟龙还没回话,袁海那个撤巴子。(方言,就是和太平洋的警察差不多一个意思,什么事情都喜欢插一脚。这几个字有没有写对小狼也不知道,哈哈)

     “是,您是?!”叶建杰打量了一下袁海,“不好意思啊,看来今天孟龙是不能陪你们玩了,改天我给孟龙一天假,再好好陪陪你们。”说着就招呼孟龙往事发现场走。

     “不错啊,是挺尽职尽责的。”

     听到袁海这话,叶建杰回过头来。

     “但是你知道上班是不能喝酒的吗?!”

     “哦,是这样的,今天我是轮休,刚刚在家里吃饭,接到通知就赶来看一眼,并不是违反……”

     “行了行了。”雷星有点看不下去了,“你能不能别没事找事?!”

     “嘿嘿!”袁海嘿嘿笑了起来,走过去拍了拍叶建杰的肩膀,“不错,这才是正直的警察嘛,有没有兴趣跟我到公安部去干?!”袁海说着就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叶建杰接过证件看了一下,顿时脸色一下子就严肃起来,“那个,处长,我真的不是喝酒上岗……”

     “你别理他。”雷星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就把袁海拉开了,“他就是一逗逼。”

     “喂喂喂……”袁海无奈了,“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给你个球面子,走,叶局。”孟龙说完就带头向街对面走去。

     “喂,你小子怎么也蹬鼻子上脸了?!”袁海真是哭的心都有了,自己好歹也是个处长吧!

     “行了,走吧。”郭海军也是嘿嘿笑着朝街对面走去。

     ……

     我天,我就这么没有威信吗?!

     袁海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