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天以后的上午

     市公安局会议室

     “出来了同志们。”孟龙一边看着报告一边满头黑线的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刘力,郭海军,袁海,雷星,沙林正坐在会议室里面等着。叶建杰本来也想参加的,但是一看这阵仗,貌似自己这个小局长不够格参加这个会议,也就来晃了一圈之后拿着报告叫市局的几个干部到他的办公室去开会了。

     “怎么了?”袁海看着孟龙满头黑线就想笑。

     “都看看吧。”孟龙把报告扔在桌子上,大家传阅着看。

     “那场火灾死掉的那两个人是那个女教师的老公和孩子。车祸中死的那三个是一家人。”

     “今年怎么都流行死全家?”郭海军有点无奈了。

     “你说点吉利的话行不行,这个年还没过完好不好。”雷星在一旁接话道。

     “火灾的原因查出来了吗?”袁海没工夫和这群特种兵扯淡,直奔主题。

     “嗯,天然气泄漏,然后碰到明火发生爆炸。”

     “意外?!事故?!”

     “对,就根据现场勘查以及法医检验的报告,不能上升为刑事案件处理。”孟龙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本水,喝了一口,接着说道:“从现在本市发生的这三起‘死全家’的案子来看,没有一起是可以定义为谋杀的,除了前副局长那个案子,可以定义为他杀,只不过凶手都死了,袁海,疗养院的那个案子是怎么下的结论?”

     “事故,检测出来是疗养院的厨房因煤气泄漏从而引发的大规模火灾。”袁海叹了一口气,“但是我们在疗养院前草坪的石头凳子上发现了黑色的玫瑰花。”

     “上报中央高层吧。”郭海军建议到。

     “已经上报了。”

     “我天,这种案子怎么解决,毫无头绪。”雷星看着报告就开始抱怨起来。

     “我们或许可以全国通缉那个叫艾永飞的家伙。”沙林想着,这毕竟是自己大队长,发出问题来自己好歹也得回一下吧。

     “没照片,没信息,全国通缉,那太棒了,你们猜要抓多少个同名同姓的?!”

     众人笑了起来。

     “你们封锁交通要道之后抓到那个家伙没有?”袁海问孟龙。

     孟龙摇了摇头。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那咋搞?总得有个解决的方法吧!”袁海现在是被搞得没脾气了。

     “等他下次作案我们再抓他。”刘力回答袁海。

     又是一阵沉默。

     过了许久,袁海才开口道:“给国安打电话吧,叫他们的情报部门配合我们。”

     孟龙和刘力对视了一样,点了点头。

     拿出电话,按下一串数字,“大队长,我是孟龙。”

     “啥事啊?!”陈宇德懒洋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我怎么感觉你天天在放假?!”

     “哎呀,你觉得在中南海里面能出什么事?!到处都是手拿冲锋枪的士兵,主席这几天也没行程,我还不是坐着没事干。”

     晕啊。

     “你跟康将军打个电话吧,我们需要国安得支援!!!”

     “我靠,你们都堕落到要国安帮忙的地步了,什么事跟我说,是不是破不了案?让我这个陈尔摩斯来帮你们解决。”

     “啊哈……|”孟龙尴尬地笑笑,“我想问如果只有一个名字该怎么找到这个人?!”

     “……”陈宇德在电话那头是一阵无语啊,“我还是跟康俊啸打电话吧。”

     孟龙挂断电话,摇了摇头。

     “怎么?搞不成?”袁海看孟龙摇头,赶忙问道。

     “不是,我是在感叹我们都堕落到要国安帮忙的地步了。”

     国家安全部,部长办公室

     廖易寒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欧阳俐之新上报上来的几个疑似间谍机构的情报资料。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喂,老康。”

     “干嘛呢?!”康俊啸的声音传来。

     “看报告,前几年不是钓鱼岛事件才出来吗?我们怀疑小日本是借着钓鱼岛事件吸引眼球,实际上是在我们这安插间谍机构。”

     “我靠,胆子都达到这个地步了,要不要我帮忙,我给你调几架轰炸机来,给他一块炸了。”

     廖易寒是倍感无奈,想着康俊啸这个老家伙怎么也没个正经样?

     “行了吧,说,什么事。”

     “你知不知道现在全国有一起叫‘黑色玫瑰’的案子?”

     廖易寒放下手中的报告,“没有啊,怎么,跟国外间谍机构有关系?”

     “你能不能不犯职业病啊。”康俊啸有些无语了,“是这样的,这个杀手根据陈宇德他们汇报回来的情报像是很牛掰,你看是不是叫你们情报系统帮帮忙?!”

     “这么严重,夜月都插手了?”

     “也没有多严重吧,就是似乎和林浩有关。”

     “林浩?”廖易寒猛地一惊。

     “这也只是猜测,因为有个死者是林浩原来的班主任。”

     “哦。”不知道为什么,廖易寒平静地心头竟涌起一丝波澜。

     “好,没问题,我等会给欧阳俐之打电话。”

     “行,谢了。”

     “哦,对了,谁负责这个案子。”

     “袁海。”

     听到这个名字,廖易寒苦笑了一下,“行,知道了。”

     电话挂断了,回想起林浩那副永远没有正经样的嘴脸,廖易寒不由得笑了,“是我们对不起你啊。”小声喃喃着,长叹一口气,拿起电话。

     “喂,欧阳俐之吗?”

     “部长。”欧阳俐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你们情报部配合一下袁海调查国内现在发生的那起‘黑色玫瑰’的案子。”

     “嗯?这和我们有关吗?”

     “嗯,差不多吧,协助一下他们就行了。”

     “是,我马上去办。”

     中午

     大家刚刚吃完饭,郭忠,这个市国安局情报科的科长就带着一脸猥琐的笑容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我说孟龙啊,你平时不是挺拽的吗?怎么,现在求我们帮忙了?!”郭忠的那个表情绝对是欠揍,不对,是非常欠揍。

     孟龙也懒得鸟他,“那个艾永飞你们查到了?!”

     “嘿嘿!”郭忠又是猥琐的笑了笑,“我说你们这帮特种兵,工作效率简直太低了……”

     “嘿!”这话说出来,除了袁海,其他人可都都不乐意了,“你说谁呢?”

     “说你们这帮……”郭忠的话说到一半就卡隔了,因为他这大概一数,啊,这他丫的,除了袁海,其他五个貌似都是特种兵。

     “额……”郭忠尴尬地笑了笑,“我们还是来说说这个叫艾永飞的家伙吧。”

     这个老油坐到了桌子前面,郭忠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开口道:“艾永飞,福建泉州人,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在哈弗大学留过学,拿了商学院和医学院的双硕士学位……”

     “打住打住。”孟龙还没听几句就是一个头两个大,“你是在鄙视我们这帮没文化的吗?”

     “哈哈哈……”众人都笑了起来。

     “谁说的,我们的郭海军同志还不是海归!”

     “你骂谁呢?”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看闹的差不多了,袁海也就示意郭忠继续说。

     “我们从卫星上截取了一张他的照片,不过不太清楚。”说着,就拿出一张照片放在众人面前,“我们查了他的朋友圈,但是结果很不理想,毛都没有。”

     “那他小时候的那家孤儿院还在吗?”

     “在,我们叫那边的国安局问了,但是没有人记得到这个孩子,我们甚至找到了他那个时候的看护师,但是他们也都表示不记得这个孩子,或许是这个艾永飞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他杀人的动机是什么,你们查到没。”

     郭忠摇了摇头,“不过我们到查出来他现在住在哪了。”

     “你们这是怎么查到的?!”袁海显然有些吃惊。

     “我都说了。”郭忠又猥琐的笑了起来,“我们国安得办事效率是你们不能想象滴!!!”

     “……”众人是一阵无语。

     “在哪?”沙林问道。

     “市郊的一栋小楼里,我们已经派人把那监控了。”

     “房子是租的?”

     “对,房东现在在国外,所以也没和这个艾永飞见过面,每次房租都是通过银行卡转账的。”

     “他现在在哪?”袁海问道。

     “我帮你问问。”说着,郭忠就拿起了电话。

     郭忠这个老猥琐嗯嗯啊啊的好一阵,才放下电话,“我们的人说他今天没有出门。”

     “走。”袁海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把众人吓了一大跳,“他大爷的,让你跑,走,我们抓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