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一
    五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哭泣的副校长。

     “你们听到了?”孟龙对着耳麦说道。

     “嗯,我们已经录音了,等下就把这混蛋扔拘留所里去。”袁海的声音从耳麦那头传来,“我们私底下说啊,今天晚上等抓到了艾永飞,揍他的时候带我一个。”

     五个人的嘴角都划过一丝无奈的笑容,丫的,还带你一个,就我们这五个特种兵,每人一拳上去,这个副校长估计就得残了。

     刘力开口说道:“孟龙,你回车上去,如果那个艾永飞要驾车逃跑,你就去追。”

     孟龙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外走去。

     “老孟。”郭海军突然喊住了正在离去的孟龙,眼神中露出了复杂了神色,“这次就不要放水了,我知道,你跟刘力都把我们几个当外人了,虽然我们跟那个叫林浩的感情不怎么深,但是就凭当年演习他能让蓝军翻盘,我郭海军就别无二话,把那个艾永飞抓住,等我们把事情搞清楚之后,如果真的是为了林浩的事……我会帮你们作证这个艾永飞从来就没被抓住过。”

     “对,我和沙林也是。”雷星也点了点头,表情坚毅,“虽然我们不是隶属你们的机密部队,但是我们同样是中国军人,我们在前面出生入死,后面却有人对我们的兄弟捅刀子,我们没有理由去保护这样的混蛋,林浩虽然的确是朵奇葩,也可以说他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但是我知道,就和他在七二九集团军相处的那段时间,包括龙司令,所有人看到了他身上的血性,他的父母死了,他忍了,他没有因为这个就不顾国家安全,没有依着他的想法引起社会动荡,更没有那所谓的叛国!他依旧为国家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现在我们也知道了他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他当时跑出这所垃圾学校,不是因为自己的叛逆!不是因为自己的无理取闹!而是为了揭发这些王八蛋的所作所为!我们不能为他报仇,但是我们也绝对不会阻挡为他报仇的人!如果说艾永飞不是滥杀无辜,那我雷星愿意脱了这身军装,也要让这帮王八犊子下地狱!!!”

     孟龙看着眼前这三个常规特种部队的军人,孟龙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中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额……”耳麦中传来了袁海的声音,“你们刚才那发生什么情况没有,我刚刚和郭忠去上厕所了……”

     “是啊,我们这没什么异常,不知道为什么,录音设备刚刚好像失灵了……”

     所有人都笑了,眼神中闪烁着嗜血的红芒,“好吧,那我们就来吧!让这群在后面捅刀子的王八蛋都下地狱去吧!!!”

     夜幕慢慢降临,学生们再上完晚自习之后就回寝室睡觉了,刘力,郭海军和雷星坐在副校长室的沙发上,冷冷盯着坐在办公桌前的副校长,沙林则站在门外,注视着经过副校长室的每一个人,因为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拍到一张清晰的艾永飞的正脸照片。

     “你觉得艾永飞会用什么方式来杀了那个家伙?!”首先还是郭海军先打破了沉寂,向坐在办公桌前惊恐不安的副校长努了努嘴。

     因为声音压得很低,所以副校长并没有听见。

     “不知道,但是我相信艾永飞肯今天晚上定会有动作。”

     已经临近十一点半了,但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就在这时,副校长的手机响了起来。

     “开免提。”刘力对拿出电话的副校长说道。

     副校长点了点头,按下了了免提键,“喂……”

     “爸爸,救我……呜……爸爸,救我……”

     “老公,快报警,老……”

     副校长愣住了,刘力一把抢过了电话,“艾永飞,你不要对无辜的人下手。”

     可是电话那头并没有回应,直接挂断了。

     “妈的,这个说话不算数的混蛋……”

     “警察同志,我要回家,我不能让老婆孩子出事啊……”说着,这个副校长也不等刘力他们回应,一把拉开了办公室的门向外跑去。

     站在门外的沙林一听到后边有动静,转过身去,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一把推开。

     “你他妈给我回来。”刘力转身就追,几步就蹿到了办公室门外,沙林也反应不慢,和刘力一起上去,一把就扯住了副校长的胳膊,“你他妈疯了,想死是不……”但是话还没说完,刘力就愣住了,因为他发现副校长的目光呆滞,表情僵硬,一松手,副校长竟然就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死了!

     随后追出来的郭海军和雷星也愣住了,不过很快四人就反应了过来,应该不是狙杀,因为副校长的身上并没有枪孔。

     “喂,这个混蛋死了。”刘力对着耳麦说道。

     “你是指艾永飞还是指那个副校长?”袁海坐在面包车里正和郭忠吃着夜宵。

     “副校长。”

     “怎么可能,我们这边的监控没有发现有任何人进入校园。”

     袁海和郭忠放下了手中的快餐面,快速在眼前的电脑上敲打起来,“无人机有拍到画面吗?”

     “没。”

     郭海军从副校长的脖子上拔下了一根细小的银针,“就是这东西,他妈的,这是怎么打中的?!”

     “他就在这所学校里,找到他,这种针的质量太轻了,只能是近距离发射,孟龙,你马上通知特警叫他们把这块封了,我看他大晚上的没市民作掩护怎么跑。”

     可是......

     “孟龙?!”

     刘力又喊了一遍,眼角也开始狂跳起来,“孟龙,回话!”

     但是耳麦中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刘力转身就朝楼下跑去,郭海军等人紧随其后。

     一旁的拐角处,一名身穿西装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将一支黑色的玫瑰花放在了倒下的副校长的尸体上……

     来到宝马车边,向车内看去,只看到孟龙正倒在了座椅上,“老孟。”刘力一边大喊着一边拉开的车门,车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强烈的乙醚气体顿时如火山喷发了一般冲出了密封的车厢。

     “妈的。”刘力一边骂着一边把四扇车门全都打开,然后对着耳麦喊道:“袁海,你们马上过来,我们这边出事了。”

     可是耳麦中竟然也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妈的,今天晚上是中他妈头奖了。”刘力一拳就砸在了宝马车的车顶,沙林和雷星也不等刘力再说话,撒开腿就往袁海和郭忠所在的方向跑去。

     三十分钟以后,大量的警车涌入了这不大的街道,袁海和郭忠无一例外的都跟孟龙一样,被乙醚给弄晕了。

     “怎么回事?!”叶建杰走下警车,看向刚刚醒来的孟龙。

     孟龙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一旁副校长的尸体,尸体上放着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你们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来?”袁海看着叶建杰问道。

     “刚刚有一处发生火灾,消防的打电话通知我们,他们在火灾现场也发现了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我的天,又是意外?”

     叶建杰点了点头,“对,也是天然气爆炸。”

     “是不是这个家伙的家人?”刘力指了指地上副校长的尸体。

     “死者的身份检验结果还没有出来。”

     袁海揉了揉自己还在发晕的脑袋,“怎么会这样。”

     “你们是怎么被乙醚麻醉的”雷星实在是想不出来那个叫艾永飞的家伙是怎么把乙醚放进这三个家伙的车里的。

     “艾永飞那个混蛋把乙醚气体固化,然后放在了汽车的排气管中,然后把排气管一堵……真不知到那个家伙是怎么想的。”郭海军拿着一个还没有完全汽化的乙醚固体走了过来。

     “为什么监控没有发现?”

     “监控设备在昨天就被定格了,我们接手的时候就已经……所以我们才没有收到系统被入侵的警报。”

     “我的天,这居然都没发现!”袁海说着也是一拳砸在了宝马车的车顶。

     ……

     看着都心疼!

     “袁处长,你轻点成吗?疼啊!”郭忠一脸哭丧样的看着袁海。

     “老郭,你真是讲义气,没事,不疼。”袁海拍了拍郭忠的肩膀,“兄弟,就冲你这一句话,哪天在国安混不下去了,来找我,我随便在那个地儿给你找个处长当!”

     “一边去一边去!”郭忠一脸嫌弃的看着袁海,“我是心疼这宝马,谁心疼你了……自作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