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十
    一架直升机快速行驶在北京的上空,夜幕中,从地上看,只能看到天空中有一个小红点一闪一闪……

     直升机中,齐振生正在打着电话,两个身穿西装的保镖拿着枪,不安的向下四处张望。

     “怎么会这样?”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吃惊的男声,“齐老,您放心,我们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抓住那个想刺杀您的凶手,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齐振生没有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齐老。”一个保镖见齐振生挂断了电话,开口说道:“您有没有受伤?”

     齐振生摆了摆手,“把艾永飞抓住了吗?”

     保镖答道:“齐老,我刚刚跟地面上的兄弟联系过了,他杀了我们三十一个兄弟,然后跑掉了……”保镖说道最后,声音就变得跟蚊子似的。

     “跑掉了?”齐振生顿时脸色一变,“那么多人竟然让他跑掉了?”

     “齐老,从他和我们交手到他逃跑还不到十分钟,我们的增援没有赶过来,他是打了就跑,我们正在全力寻找他,并且已经派出家族的人去各个交通要道把手,现在,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保镖顿了顿,试探性的问道:“要不……还是要齐恒回来保护您吧!”

     齐振生没有说话,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此时此刻

     岳震阳,唐启双和沈辉这三个二世祖正被关在一个房间内,除了一个点播电视和三张床外加一个厕所,其他的什么都没有,门是铝合金做的,而且只能从外面打开。

     “妈的,老沈,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啊?”唐启双问道。

     沈辉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可警告你们,别装洋,那个领头的不简单,我的枪都还没拔出来,他就一枪把我的枪给打废了。”

     “……”

     岳震阳和唐启双一阵无语,连沈辉都这么说了,两个人又还能说什么呢?

     “那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们你问清了吗?”

     沈辉摇了摇头,“老老实实呆着行不行,少说点话,不然到时候跑都没有力气跑!”

     “……”两个人又是一阵无语。

     齐恒挂断电话,皱着眉头,他刚刚接到家族的消息,有人冒充是他的手下潜入家族刺杀齐老。

     这个世界上真是什么奇葩都有啊!

     齐恒想着。

     “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要回援吗?”一个黑衣大汉恭敬的看着齐恒问道。

     齐恒摇了摇头,“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现在有艾永飞的线索吗?”

     黑衣大汉摇了摇头,“不管是白道黑道,现在都没有艾永飞的线索……”黑衣大汉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难道,刺杀齐老的就是艾永飞?!”

     齐恒点了点头。

     “那家伙胆子还真够大的,活腻了他……”

     齐恒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现在是乱套了,你下去通知从家族别的分部抽调一些人手出来去保护齐老,我们这边就不要动了。”

     黑衣大汉点了点头,“明白。”

     就在这时,一个保镖带着一个身穿衬衫的人快步走到了齐恒的面前。

     “老大。”衬衣男恭敬的说道。

     “秦天,廖易寒那边怎么样了?”

     “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他现在的局面非常被动。”

     齐恒满意的点了点头,“总算让我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他发现你的身份了吗?”

     秦天想了想,摇了摇头,“应该没有,他也没有提出把我这个秘书换掉的申请。”

     “嗯,很好。”齐恒看着眼前的秦天继续说道:“秦天,等把廖易寒搞下台了,好处少不了你的。”

     秦天笑着点头哈腰道:“谢谢老大,谢谢老大。”

     齐恒挥了挥手,“去吧。”

     “是。”秦天说着在一名保镖的带领下快步离去。

     十七个小时以后

     康俊啸快步走进主席办公室。

     主席从办公桌后抬起头来,“怎么了?”

     “岳震阳、唐启双和沈辉这三个小子失踪了。”

     “什么?”主席的眉头皱了起来,“你是不是想说齐振生派人绑架了他们?”

     “我觉得现在这个情况,除了齐振生没人能做得出来这种事。”

     “有证据吗?”

     康俊啸摇了摇头。

     “……”

     没证据还玩个毛线球?

     “他们的老爹老妈知道这件事吗?”

     康俊啸点了点头,“知道。”

     “我的天,齐振生这个老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用他们的儿子威胁他们帮他?”

     主席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如果要是被知道是齐振生派人干的,我们也就省事多了,哈……这样,你去通知廖易寒,叫他派人去找一下。”

     康俊啸点了点头,“那……绑架你的事怎么跟他说?”

     主席叹了一口气,“真是乱套了现在……一定要想办法找到那三个小子。”

     “这个我知道,可是……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

     “……”主席看着面色严肃的康俊啸,想了想,道:“你觉得现在告诉他合适吗?”

     康俊啸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现在都是乱成一锅粥了,再乱点也无所谓……”

     “……”

     “对了,整个收尾行动我准备让老龙他们来做。”康俊啸继续说道。

     主席点点头,“可以,老龙还是靠的住的,夜月告诉你准备什么时候收尾了吗?”

     “还有五个月零二十九天。”

     “‘鼹鼠’行动的收尾有计划没?”

     康俊啸摇了摇头,“齐振生不死,根本就收不了尾。”

     “这我知道,但是我们是真的动不了他,唉……”

     “总会有办法的……”

     “嗯。”主席嗯了一声,想了想后再次开口道:“你还是找个合适的时间把事情跟老廖说了吧。”

     康俊啸眼睛一亮,“好的。”

     已经入夜,微风拂过中国——这座古老而又现代化的城市,皎洁的月光想洒向大地,但是却被明亮的路灯所吞噬……

     一处高有百层的摩天大楼的天台上,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默默矗立在天台的边缘,俯视着下方车水马龙的街道,要是普通人往下面这么看一眼,不吓死就已经不错了,可是风衣男子却已经在这里矗立了长达半小时之久……

     生后响起了脚步声……

     艾永飞的声音传入黑色风衣男子的耳中:“我来了。”

     黑色风衣男子并没有转过头,语气有些缥缈的“嗯”了一声。

     “有什么急事么?”

     黑色风衣男子还是只“嗯”了一声。

     艾永飞有些无奈了,大哥!你能不能别只“嗯嗯”啊,开口说句话可好?!

     过来好一会,风衣男子才叹了一口气,道:“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整件事情的——真相!”

     “你是指哪一方面?”艾永飞问道。

     “你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以及现在的局面为什么会乱到这个地步的真相!”

     国家安全部

     康俊啸走进了廖易寒的办公室。

     廖易寒有些吃惊的看着康俊啸,“你怎么过来了?”

     康俊啸没有说话,而是把门锁上之后,拿出了一个探测仪,开始在整个办公室内检查起来。

     至始至终,廖易寒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过了好一会,康俊啸才停下手中的活,坐到了廖易寒的对面,自顾自的拿起桌上的茶杯就喝了一口,叹了一口气,道:“唉……人老了,这还没动就累了……”

     廖易寒没好气的看了康俊啸一眼,“你没事不会往我这跑的,说吧,什么事情,是不是主席察觉到了什么?”

     康俊啸十分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表示默认。

     看见康俊啸这样子,廖易寒面色难看了起来,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叹了一口气,“唉……”

     “你怎么这么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康俊啸乐了。

     “你还笑得出来!”廖易寒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喂,看开点嘛……”康俊啸还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行吧,我这次来不是找你闲扯的,说正事,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希望你理解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廖易寒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康俊啸也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廖易寒,廖易寒被看得心里痒痒,“你看着我干嘛,说事情啊。”

     康俊啸又耸了一下肩。

     廖易寒无奈了,“你说话行不行,别在这耸肩。”

     “我在组织语言。”

     康俊啸想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你还记得林志勇吗?”

     廖易寒想了一会,点了点头,“是不是那个十年前因为贪污被双规的家伙?”

     康俊啸点了点头,“对,那你知道他的儿子是谁吗?”

     廖易寒一时间没明白康俊啸这话的意思。

     康俊啸也不在意,继续说道:“他的儿子叫林浩!”

     “什么?”廖易寒似乎明白了什么,想说话,但是被康俊啸制止了。

     “我说你听着吧,这件事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康俊啸喝了一口水,顿了顿,“大约是十年前吧,我们对炮弹国际杀手组织制定了一场行动,整场行动的负责人就是林志勇,但是考虑到各种因素,我们决定以贪污的罪名让他被双规,等整场行动结束了在让他恢复职位。但是出了点意外,我们没有想到那么巧,林浩那边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所以......”

     “林浩并不知道他老爸是干什么的?”

     康俊啸点了点头,“林浩还没出生的时候,林志勇就已经开始接触了炮弹的案子,这你知道的,但是炮弹的实力实在是太大了,他们的眼线遍布全球,再加上他们的内部有着严密的审核系统,所以我们打进炮弹的卧底特勤几乎上就没活的......”

     廖易寒没有说话,等着康俊啸继续说。

     “老林看着一具具尸体被在各处找到,看着一个个卧底失去联系,看着一个个卧底的家属哭得伤心欲绝,他做了一个他这辈子最难做的决定——让还在上小学的儿子来进行卧底行动。”

     廖易寒呆愣在那里,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父亲,为了国家利益,竟然准备拿自己的儿子来做这场赌注......

     “当时我和主席都是不同意的,但是老林一再坚持......”康俊啸说道这哽咽了一下,“林浩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他会因为这一点而被炮弹看破,而且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老爸的身份,所以可以说炮弹就是再怎么查,林浩都不可能跟我们的卧底扯上关系。之后我们同意了老林的这个决定,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就以贪污受贿的罪名把他双规了......”

     “你们怎么能同意这么荒唐的做法?”廖易寒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你们对得起老林吗?当时我都被耍得团团转,我是说为什么老林平时从不惹事的,一下子就因为贪污被双规了,原来是他妈的这样,你们还不告诉我......”廖易寒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十年多来,我一直在查到底是什么人贿赂的老林,怪不得我怎么查也查不到,原来是你们干的......”

     康俊啸没有说话,静静的坐着。

     “老康,你老糊涂了吗?老林为国家安全付出了一生,你们竟然还让他的儿子来趟这摊子水,你的良心过得去吗?”

     一声玻璃杯的碎裂声,廖易寒直接把手中的玻璃杯给捏碎了,玻璃碎片刺入了他的手中,鲜血流了出来,一滴一滴的滴到了桌子上。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当时林浩跑出了学校,这件事情是老林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的,其实当时陈宇德能在那里也是准备把林浩带到夜月去,准备开展对炮弹的潜伏行动,之后林浩到公安局去抢枪,就被他和孟龙给逮住了。”康俊啸一直都没有看廖易寒,望着脚底的地板,道出了事情的实情。

     “那老林的死又是怎么回事?也是你们安排的!”

     康俊啸摇了摇头,“不是的,我们没有想到那个学校向学生贩卖毒品,也没有想到那个副局长一手遮天,我们都以为是林浩因为自己的叛逆才翻墙逃跑的,所以当时并没有太在意,知道艾永飞的出现,我才叫孟龙去查当时林浩在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林浩现在也死了,这你别告诉我你们也没想到。”

     “这个事情出了一点变故。”康俊啸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泪花,“其实在林浩之前,我们还有一个卧底成功的打入了炮弹内部,几年前的那场战斗是一个局,当我们的人蹬岛了才知道,炮弹的高层早就知道林浩是我们卧底了,林浩之所以能在我们和炮弹之间自由来回是因为他告诉炮弹他愿意为他们做卧底,你知道吗?”两行泪顺着康俊啸苍老的脸颊流了下来。

     “继续说!”廖易寒阴着脸,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三个字。

     “当时我们的人蹬岛了,卧底突然传来情报,告诉我们那个岛屿根本就不是炮弹在我国的总部,他们只是把假信息透露给了林浩,然后准备把我们的人和林浩给一锅端了你知道吗?”

     “那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当时没有下达撤退命令?”

     “卧底告诉我如果就这么撤退,他暴露的可能性很大,所以......”

     “所以你明知道这是个圈套,你还往下跳,明明知道林浩去了就是必死你还不告诉他,是吗!”廖易寒失控了,咆哮了起来,“你对得起老林吗?!!!”

     “我别无选择。”

     “你别无选择?”廖易寒哭了,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你完全可以命令部队撤退,然后再把你的那个该死的卧底扯出来。”

     “可是那样我们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

     “在人命面前努力算个屁!”廖易寒抄起桌上的台灯就砸向了康俊啸,康俊啸没有闪躲,被台灯砸了个结实,“卧底失败了我们可以再想办法派卧底进去,可是人命没了你拿什么来弥补?!!!”

     过了好久,康俊啸才挤出一句话来:“国家利益高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