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十八
    楼顶天台的铁门再次被打开,陈源和方泉哲冲了过来,他们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两具尸体,阮竟豪正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

     陈源惊讶的喊道:“斯特凡娜?德维尔?”

     虽然他们的脑袋都已经开了花,但是毕竟他们都是国际上顶尖的杀手,辨别能力实在是强的可怕。

     阮竟豪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

     “谁能有能力狙击他们?”陈源的震惊溢于言表,能把脑袋打成这样的,除了狙击步枪,他还真的想不到。

     一架罗宾逊R22直升机悬停在了楼顶的天台处,刘文翔直接直升机上索降了下来,刚刚他已经接到了阮竟豪的电话,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刘文翔也把眉头皱了起来。

     一枪爆头?刘文翔的心中也是微微震惊,能把德维尔和斯特凡娜一枪爆头,那么不是那个枪手的枪法太好了,还是两个人没有时间做出规避动作。

     几乎在片刻之间,刘文翔就下达了命令:“马上走,被人看到了就麻烦了。”

     刹那间,整个楼顶天台上顿时只有了一男一女,两具尸体。

     下楼之后,刘文翔再次说道:“分开走,多绕点路,千万别被看到了。”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阮竟豪是心里苦笑啊:这尼玛能不被发现吗,大哥,你可是做直升机来的!

     齐家别墅的大院里

     保镖们从建筑物后把头探了出来,已经十来分钟没有人再倒下了。

     突然大门猛地被撞开,一队由十几辆防弹车组成的车队直接开到了齐家别墅的大门前。

     保镖们都吓了一跳,不过定睛一看,才都松了口气。

     车门被打开,二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走下车,其中一个领头摸样的人对着对讲机说道:“老大,我们到了。”

     说完这句话,这个头领突然眼角狂跳,反手就是一枪。

     “砰”。

     一个黑色的身影快速滚到一旁的树后,这一枪放空了,头领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但是这个表情,却永远定格在了他的脸上。

     “轰轰轰轰~~~”防弹车一辆接着一辆的爆炸,火光冲天,刚刚下车的士兵和围过来的保镖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爆炸过后,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从树后面走了出来,他带着面具,看不清楚面具后是一副怎样的面孔。

     两把大口径的沙漠之鹰自卫手枪握在手中,一步一步的向齐家别墅的大门走去。

     大门被推开,里面的保镖还没搞清楚刚刚外面为什么发生爆炸,就又是一阵枪声响起。

     但不是手枪的声音,而是M249重机枪沉闷的怒吼!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色风衣男子手中的大口径沙漠之鹰自卫手枪已经被收了起来,一把M249重机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枪口不断喷吐着火舌头,打在墙上溅出耀眼的火花,子弹不断的射入保镖的身体中,这已经不单单的杀戮了,这简直是屠杀!赤裸裸的屠杀!

     嘶喊声,枪声,甚至还有手雷的爆炸声渐渐传入了地下室。

     在地下室中,齐振生的脸色越发显得难看,齐恒正在对着对讲机喊话,但是对讲机的那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齐恒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阴沉,紧紧皱着眉头,过了一会,再次拿起对讲机,“所有人注意,我是齐恒,封锁地下室的门。”

     “收到。”对讲机那头传来了回声。

     “为什么没有警察过来?”齐恒再次开口道。

     还想有警察过来帮你们?你们在做梦呢?!国安的情报部门可不是吃素的,这种规模的枪战他们会不知道?

     要是是平常,直升机都给派来了,但是很显然,这不是黑帮火拼,是有人要找齐振生的茬,尼玛,你不是势力大吗?你不是连部长都敢动吗?我没办法搞你,但是你被搞的时候老子不来帮忙总可以吧!

     廖易寒和康俊啸正坐在一台电视机前通过军事卫星看着齐家被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搞的画面。

     周围三个街区全部被国安的特工秘密封锁,这也是为了不让事态扩大,但是即使老子知道了,即使老子离你就三个街区,但是老子就是不来帮你齐振生,你不是挺有能耐吗?你他妈倒是出来打呀!现在怎么跟个缩头乌龟一样的躲在地下室里边不敢出来了?!你不是平时挺牛逼的么?!你他妈的倒是现在给老子洋啊,你倒是耍呀,怎么不动弹了?!

     枪声渐渐停息,黑色风衣男子丢下了手中的M249重机枪,冷冷扫过被打的一塌糊涂的别墅,无奈的送了送肩,喃喃道:“谁叫你们平时这么洋气的?!活该!”说完走到地下室的大门前。

     “有钱啊!还是防爆的!啧啧……”黑色风衣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部对讲机,“给我扔一颗炸弹下来!”

     十几秒过后

     几千米的高空中,两架歼-20在为一架轰-6轰炸机护航,在轰-6轰炸机内

     “打准点,这要是打歪了,我们全得上军事法庭。”

     “我知道了你能不能别这么啰嗦?!”

     就在这时,轰-6轰炸机的公共频道内传来了杨澄的声音,“轰-6轰炸机,这里是安全机,我下去,要是你们打歪了我还得拦截,等一下啊。”

     说完,两架歼-20中其中的一架一个俯冲便消失的没影了。

     “……”轰-6轰炸机中的投弹员是很无语啊。

     “你听到没,杨澄那小子都不信任你。”

     “哈哈哈……”一阵哄笑。

     一枚机载导弹从轰-6轰炸机中射出,几秒钟之后,落在了齐家的别墅上。

     防爆门?去你妈的吧!

     一阵灰烟过后,齐家的别墅被夷为了平地,黑色风衣男子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

     突然,一道寒光射向黑色风衣男子,不过被黑色风衣男子轻松躲过。

     齐恒走了出来,看了看被夷为平地的齐家大院,叹了口气,“你是廖易寒那个老不死的手下?!”

     “你觉得这种事能说吗?”黑色风衣男子没有再废话,直接动手。

     坐在电视前的康俊啸和廖易寒看得是啧啧称奇,“好多年没这么爽过了!!!”

     “行了行了,叫你的人赶快过去,估计岳震阳,沈辉和唐启双那三个小子就在里边,还有啊,把我的人给放走,别给我抓了!”

     廖易寒嘴都笑得合不拢嘴了,“行行行。”一连说了三个“行”字之后,拿起了一旁的电话。

     大量的保镖从地下室内涌出,围着黑色风衣男子就展开了进攻,可是还没到十秒,刺耳的警笛声就从远处传来。

     “妈的。”齐恒不甘的骂了一声,对其中的三个保镖大喝道:“去给我把岳震阳那三个家伙带出来,然后让他们滚的越远越好!”

     “是!”三个保镖快速脱离战斗,朝着地下室内跑去。

     一分钟过后,几十年国安的警车,装甲车蜂拥而至,上百名国安特工从车上跳了下来,此时此刻,黑色风衣男子已经和保镖们分开了,毕竟警察来了,就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打了。

     国安特工们看见黑色风衣男子之后下意识的举枪瞄准,不过马上就把枪口移开了,动作显得很自然,就如没黑色风衣男子是空气一般,蜂拥向齐恒和那群保镖,而等众人控制住局面之后,黑色风衣男子早就没了踪影。

     齐恒是恨的牙痒痒,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这里可有好几百名国安特工,他可不认为自己可以以一敌百。

     所以说职业杀手和业余杀手就是不一样,能屈能伸,才能最大程度上保住自己的命!

     一名国安特工走到齐恒面前,面带笑意,十分客气的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刚刚在路上堵车了,齐老没事吧,我们廖部长叫我转告你们,一定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

     齐恒把手指捏的咯咯作响,不过脸上也强挤出一丝笑意,愤愤的,把每一个字都压的很重的说道:“没事,请跟我来!”

     堵车?!这个理由老子也是醉了。

     齐恒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