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

     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谁叫我身手不凡

     谁让我爱恨两难

     到后来刚肠寸断

     幻世当空恩怨休怀

     舍悟离迷六尘不改

     且怒且悲且狂哉

     是人是鬼是妖怪

     不过是心有魔债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

     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

     善恶浮世世真假界

     尘缘散去不分明

     难断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我有这变化又如何

     还是不安还是氏惆

     金箍当头欲说还休

     我要这铁棒醉舞魔

     我有这变化乱迷浊

     踏碎凌霄放肆桀骜

     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这一棒

     叫你灰飞烟灭

     这首歌响了好几遍,孟龙才把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在床头柜上摸索。

     “哐当”一声,手机没摸着,玻璃杯倒是掉地上碎了。

     “妈的,哪个王八蛋这么晚了还打电话,大冬天的,要冷死老子呀。”

     又是一阵摸索,终于,摸到了他那部魅蓝Note1,一看时间,才凌晨两点,再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何森。

     “喂,干嘛,大晚上不睡觉的。”孟龙一般说着一边又把手缩回被窝里。

     “出事了,你过来一下吧,在开发区。”何森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我的个乖乖,出事了你就解决一下好了,我今天又不值班,你实在不行就跟叶建杰打电话,今天市局的值班领导是他。”孟龙说着就打了一个哈欠。

     刚准备挂电话,叶建杰的声音竟然从电话那头传来过来:“孟龙,你还是过来一下吧,死人了,而且像是他杀。”

     孟龙砸吧砸吧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局长都去了,自己还能说什么?

     “好,我这就来。”

     挂掉电话,孟龙就开始破口大骂,“妈的,还让不让人活的,这么冷的天竟然要我出去办案。”

     不过说归说,还是很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阵冷风吹过,孟龙一个寒颤,连忙又躲回了被子里。

     折腾了将近半个小时,他才裹得像个被子一样的出了门,拉着警灯,一路向开发区的方向疾驰。

     拿出电话,“喂,何森,开发区哪呢?这么大个地儿……”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远处漆黑的夜空中若隐若现的闪烁着红蓝相间的警车的灯光,“我看到了。”

     刚下车,何森就迎了上来。

     “神马情况?!”

     何森开口道:“是前副局长,他们一家都死了。”

     “啊?!”孟龙瞪大了眼睛,马上就要过年了,竟然出了这档子事,“死因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自己去现场看吧,很奇怪。”

     “你怎么也在这,怎么,打算改行当刑警了?”孟龙一边向案发现场走去,一边打趣道。

     “唉呀,别提了,我今天值班,妈的,要过年了哪还有什么人想上班啊,全都是每天来报个到意思一下的,这大晚上的,除了我们这些值班的苦逼,哪个愿意出来。”

     “所以你就把我这个苦逼从被窝里拉起来了是吧?!”

     何森嘿嘿笑了两下,“叶局都来了,你个刑侦科长不来也太不像话了,是吧?!不过话说回来啊,这个叶建杰的确是有责任心多了,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晚了,又是快过年了的,局长级别的人物一接到通知过后就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我们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他带着人往楼上走。”

     孟龙苦涩的笑了笑,提起叶建杰他就想起了林浩,当时是林浩跟他说让叶建杰当副局长的,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为了对得起林浩吧,叶建杰上台之后的确干了很多实事,也没有当了官就摆谱,就算是鸡毛蒜皮的一些小事有时候他都会亲自过问。

     来到案发现场,孟龙才知道为什么何森说没办法说明情况了,死者是三个人,前公安局副局长,他的妻子以及他们的女儿。

     妻子用刀刺入丈夫的胸口,丈夫用手死死掐住女儿的脖子,儿女儿却手握一把水果刀刺进母亲的脖子。

     孟龙嘴巴张的老大,过了半天才问道:“这是干什么?家庭斗殴吗?”

     叶建杰走了过来,拍了拍孟龙的肩膀,“不好意思啊把你从被窝里喊起来,什么想法?”

     砸吧砸吧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现场有什么线索吗?”

     “凶器上除了三个死者的指纹外,什么都没有,现场也什么都没有发现,小区的监控我们也看了,一切正常。”

     孟龙再次张大了嘴,“那可以定义为家庭矛盾吧,不是在电话里给我说是他杀吗?”

     “你觉得像是自杀吗?”

     “不像,但是从现场来看的确是互相厮杀。”

     “哦,这是我们从现场找到的。”叶建杰说着叫来了一个警察,那个警察手里提着一个证物袋。

     孟龙接了过来,看见这个证物袋里装着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这是什么?”孟龙奇怪的问道。

     “我们来的时候就发现他在死者的旁边,什么看法?”

     “如果这是他杀,就可以理解为是凶手对我们的挑衅。”

     “对啊,所有的证据都显示的是三个死者互杀,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现场是人为布置成这样的,但是没有证据,不是吗?”

     孟龙点了点头,“凶手是想让我们在证据和理智上做一个选择啊。”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如果林浩在就好办多了,我打赌那小子不出三天就可以吧凶手缉拿归案。”说道这,叶建杰叹了口气,“挺想那小子的。”

     “怎么,你还没有放弃他父母的那个案子?”

     叶建杰点了点头,“我一直都在查,以前是所长的时候,一直被副局长压着,现在我是副局长了,也没人压我了......”

     正说着,一个刑警走到孟龙和叶建杰的面前,道:“叶局,孟科,从现场看这案子根本就没什么好查的,很明显是你杀他他杀你的场面,写个报告就可以结案了,但是如果把证据放在一旁,就按这显而易见的这个情况啊,这绝对是他杀,凶手另有其人。”

     孟龙点了点头,开口问叶建杰道:“咋搞啊,这个案子怎么结?”

     “当然要查了,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叶建杰的语气很坚定。

     “这个年没法过了。”孟龙苦笑一下,“老叶,我跟你说实话好吧,这个案子只能这么放这。”

     “为什么,难道……”

     “你先听我说完,首先,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他杀,其次,根据法医粗略鉴定的死亡时间是半夜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半,但是在这段时间内,小区的监控和楼道的监控并没有拍到任何人,包括住户们的出入,也就是说,凶手在这段时间外来作案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虽然说这很明显是他杀,但是我们就把这猜测交上去,先不说能不能抓到凶手,就算抓到了,又没证据,人家不承认,你能怎么办?”孟龙看着叶建杰。

     不只是孟龙,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叶建杰。

     叶建杰没有说话,尽管他不是学刑侦的,但是的确,既没有认证也没有物证,你那什么去抓凶手?!

     突然,叶建杰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是谁报的警?!”

     “从外地打来的,我们查了电话来源,但是电信局那边说,这个号子就是一空号。”

     叶建杰皱了皱眉头,“孟龙,有些话我能单独跟你说吗?”

     孟龙耸了耸肩,和叶建杰走到门外。

     “我知道你的身份不一般,你能不能……”叶建杰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我知道你对前副局长有意见,但是毕竟他也是中国公民,我们应该尽我们的全力去帮助每一个人讨回公道,这才是我们做警察的职责,不是吗?”

     孟龙笑了笑,“说句实话,他死的好,这种人早就该死了,不是我不帮你,我知道你是个正直的好警察,但是你要我为了一个人渣动用关系,先不说上面会不会批,就说这个报告你要我怎么写?那个家伙绝对在林浩父母的事情上不是元凶也是帮凶,现在上边的人全知道林浩的事,我要是这么一个报告写上去,那我还不得被揍残?!”

     叶建杰苦笑了,听孟龙这语气他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行,我知道了。”突然,话锋一转,道:“一年到头的,明天一起去给林浩点盏灯?!”

     孟龙点了点头。

     阮竟豪坐在办公室里听着誓言的经典老歌——求佛: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愿意用几世换我们一世情缘,希望可以感动上天。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

     门被敲响了,陈源走了进来。

     “怎么了?”

     “到现在来看一切正常,林浩已经死了已经有两年多了,唉,挺可惜的。”

     “这有什么好可惜的?”

     “我们在那次损失了好几个亿,心疼那些钱啊。”

     “哈哈。”阮竟豪笑了起来,“钱嘛,丢了可以再赚,叫下边的那帮家伙都消停点,安安稳稳过日子就行了,别没事像个傻逼一样在那觉得自己很拽。”

     “行,知道了。”

     一个月后

     七二九集团军特种部队驻地

     “年度考核,年度考核,我要疯了,雷队。”朱江城翘着二郎腿,“这都是什么世道现在,天天搞考核。”

     “不考核怎么选新兵苗子?”雷星看都没看珠江城一眼,此时此刻他正在打着一部手游,叫什么王者荣耀来着。

     “打什么游戏,你天天在那打,真是的,好玩吗?”珠江城继续问道。

     “好玩啊,你去下一个,我们两个来一局。”

     “我操,雷队,你耍赖。”沙林从一旁的角落里叫了起来。

     “什么叫耍赖?明明是你技术不行。”雷星很鄙夷的看了沙林一眼。

     “什么叫我技术不行?你一个猴子打我扁鹊你要脸吗?”

     “这叫对症下药!”雷星还是不卑不亢。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珠江城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因为所有人当中就他没事干,不喜欢打游戏,更不喜欢看韩剧。

     “老朱,你也去下一个,我们两个合伙来揍沙林。”

     “下什么呢,这么好玩?!”一个比较苍老的声音传来。

     “王者荣耀,妈了个吹,沙林,你他妈……”雷星的话还没说完,猛地抬起头,身子一下子就弹了起来,操蛋啊,龙泽成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司令,我们在进行……进行……”雷星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本来想说进行电子竞技运动的,但是,这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哈哈哈,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都有老婆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龙泽成也不是很在意,“你们的这个年是过不成了,马上去公安部报道。”

     “公安部?不是中央军委?!”雷星满脸疑惑。

     “全国最近发生了一起大案子,需要军方的援助,公安部刑侦处的处长点名要你过去。”

     “袁海?”

     “你认识?”

     雷星点了点头,“我的发小,初中到高中的好哥们,之后我去了军校他去了警校。”

     “嗯,不错。”龙泽成点了点头,“那还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还怕你小子出去了给我们七二九集团军丢脸呢。”

     “哈哈,我形象有这么差吗?”雷星有点无语了。

     “你们这次去了好好配合公安同志们,知道吗?”

     “是,司令,能带多少人?”雷星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一个,再带一个助手吧,刑侦破案肯定和你们无关,到时候抓人的时候就该你们表现了。”

     “是,司令。”

     “明天下午三点,公安部那边会派直升机过来接你们,收拾好东西。哦,对了,郭海军也要过去的,你可以和他好好交流交流,最好可以套一些有用的军事战术资料回来。”说到这,龙泽成笑了笑。

     “是。”雷星也想笑,但他不敢。

     龙泽成点点头,继续说道:“你们现在就先回家吧,跟家人告个别。”

     “是。”

     龙泽成走后,雷星抬脚就向珠江城踹去,“你你奶奶个熊,司令来了怎么不提醒我?!”

     “我怎么说啊?”珠江城一脸无辜。

     雷星不再鸟他,对沙林说道:“沙林,你跟我走,老朱,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就过过大队长的瘾吧。”

     “我看你让沙林跟你去是叫他陪你打游戏去的吧?!”珠江城一副鄙夷的神色看着雷星。

     “喂喂喂,你别说出来行不行。”雷星笑了起来,“走,老沙,不理这个跟不上时代脚步的家伙了。”

     “嘿嘿。”沙林拍了拍珠江城的肩膀,“副队长,你加油,我走了。”

     公安部刑侦处长办公室

     “我知道了,大哥,但是现在没线索好不好,哦,就凭一朵黑色的玫瑰花你就让我在三个月内破案,我不是神,你丫的牛逼你就去破案啊,妈的,对,老子就是威胁你,我操,滚犊子……”袁海一下子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谁啊?”郭海军一边玩着钢笔一边说道。

     “妈的,还不是那些只会哇哇乱叫的大佬爷们,以为任何事就动动嘴就解决了。嘿,我说你大爷的,能不能不玩我的钢笔,进口货,很贵的。”

     可是袁海话音刚落,就只听“哐当”一声,郭海军一个没拿稳,钢笔掉到了地上。

     ……

     “好吧。”袁海砸吧砸吧嘴,“其实我也想换一支新的了。”

     “嘿嘿。”郭海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忙说道:“中午请你吃饭,中午请你吃饭。”

     “是吗?”袁海的嘴角划过一丝邪笑。

     郭海军也不傻,一看到袁海这表情,就知道自己今天是要被坑残了。

     “那走吧。”说着袁海拉起郭海军就往外走。

     “不是,不是,我开玩笑的,喂……”

     某私人医疗中心

     “先生,请出示您的身份证。”一位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对着一位穿着黑西装的青年人说道。

     青年人个子不高,也就一米八几,带着黑色的眼镜,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

     护士接过证件,看见上面写着艾永飞。

     “艾先生,您好,这里是私人医疗中心,请问您有邀请函或者会员卡吗?”

     叫艾永飞的男子拿出一张粉红色的邀请函递了过去。

     护士在电脑上做了记录,“请您到更衣室换我们经过消毒后的衣物,我们会有保安带您进去。”

     “这么麻烦?”艾永飞问道。

     “不好意思先生,这里是私人医疗会所,所以……”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因为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噗”的一声轻响,一颗子弹通过消音器射入了他的眉心处,一旁的保安还没反应过来,又只听几声轻微的响动,在场的另外两名护士和保安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因为是私人医疗中心的缘故,大厅里没有什么人,艾永飞冷哼一声,推开了通往医疗中心内部的大门。

     “噗噗噗……”每一声轻微的枪响都代表着一个保安或者一个保镖的倒地。

     艾永飞最后站在了一扇门前,嘴角划过一丝冷笑,推开房门,里面的设施不像是一般医院里的一样,反而像是五星级宾馆的单间,一个一米七左右的中年那只真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听到有人开门进来,睁开了双眼,猛然间,他的瞳孔收缩,“你……你要干什么?”

     可是艾永飞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微微紧了紧食指,扣动了扳机……

     十分钟过后,十几辆消防车快速驶入这家私人疗养院,熊熊大火在所有的消防队员都目瞪口呆。

     “看什么看,快救火。”消防队长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