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涉谈
    瞿帅说:“这是掺杂了鲜血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  ”

     娜小姐说:“庄先生还不打算回来?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庄先生不会来控场,还真是……”

     瞿帅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我看着他们两人,说道:“瞿帅,既然这不是鲜血,那会是什么。”

     瞿帅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四周,又恢复了平静。

     片刻过后,娜小姐点了一支烟,说道:“瞿帅,带着你们的小伙计回去吧。你就不怕沙家沟出了什么岔子?”

     瞿帅笑了笑,道了谢拉着我便离开了。

     我想了想,决定先不回去。

     老大和老四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老四的父母在知道老四死亡后,也正在赶往这里的路上,估计今天晚上就会抵达,所以我必须要留下来接应。

     而且,现在又出现了一个较为棘手的问题。

     老四的尸体不见了,我必须在陈警官他们找到老四的尸体前稳住老四的父母。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瞿帅,瞿帅并没有多说,而是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

     这是一条项链,项链串着的竟然是一颗牙齿,牙齿已经黑了,隐隐中还能闻到一股的恶臭味,也不知道瞿帅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烂牙。

     我说:“这是什么,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瞿帅说:“庄先生交代的。他今天晚上回来,既然你不回来,我自然是要将这个东西交给你。”

     我应了一声,与瞿帅分开后我回到了宾馆,开了房间洗了个澡,正准备睡下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我打开门一看,是一个穿着妖娆的姑娘,对着我抛了个媚眼,妩媚的说道:“小帅哥,要不要玩玩?不爽不要钱的哟!”

     “不要。”

     说罢,我立即将门关上了。

     躺在床上,本来浓郁的困意也变得淡薄了,且脖子上的那串牙齿项链又散着浓郁的恶臭味,让我险些儿将今天晚上吃的饭吐出来。

     熬了半个钟头才有了睡意,正当我要睡着的时候,房门又被敲响了。

     我起身开门,破口大骂道:“你有没完没完?说了我不找小姐,你这是怎么这么喜欢作践自己。”

     “兴致不错嘛。和赵德胜学的?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庄先生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

     我被吓了一跳,看到庄先生站在门前,一脸的邪笑。

     我说:“庄先生,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庄先生笑着说:“我没有回沙家沟,怕你出事,换了车票赶来闽江。对了,进去说。”

     我点点头,让庄先生进来,将门关上后就跟在庄先生的身后。

     庄先生走到了窗户边,冷哼一声:“什么东西。”

     说罢挥了挥手,像是在赶跑什么东西一般。

     我一愣,就问怎么了,是不是这里面有蚊子。

     庄先生说没事儿,让我坐下,有事情要和我说。

     我的心中略微的悸动了起来,我有一种感觉,庄先生要说的事情关于全民通递的事情。

     我说:“庄先生,你是不是想说全民通递的事情?”

     庄先生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是,也不是。你应该看见了瞿帅的另外一面了吧。”

     我说:“哪一面?道士那一面?”

     庄先生郑重的点点头,说:“你也看到了,我们并非是一家正轨的快递公司,我还不能告诉你我们是什么人,但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我们所做的事情都不会加害于你,反之会保护你的性命,甚至是你的家人。”

     我的身子一颤,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庄先生是一个恐怖的人,恐怖到让我想要远离他,想要辞职。

     庄先生继续说:“那四份快件你都签收了吧?是不是也打开了一件?”

     我说:“是的。有一个箱子里面是血罐头。瞿帅应该和你说了吧。”

     庄先生说:“说了。那些东西,明天拿到娜小姐那里,让她给你邮寄回去。所有的费用我来报销。现在,我要问你一句,你要不要成为我们。”

     我说:“什么我们?庄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庄先生笑了笑,说:“你有没有想过加入我们,不只是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快递员。”

     我一愣,苦笑道:“庄先生,你就别挖苦我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加入你们?这可别了,那天看到瞿帅穿着袍子,我都吓了一大跳,加入你们,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庄先生点点头,站起身,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我现在要叮嘱你,无论生了什么事情,你都要第一时间通知瞿帅,尤其是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心中一颤,庄先生说到了一个敏锐的话题,我快的问:“庄先生,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庄先生微微一笑,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鬼有没有,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有。而且,你的房间里面就有一只,不过已经被我赶跑了,今天晚上或许就不会来找你了,除非……”

     我急忙问:“除非什么……”

     庄先生说:“除非,你已经死了!等等,把你的左手给我看看。”

     我点点头,将左手伸了出来。

     庄先生眉头紧锁,在我的掌心上轻轻的点了点,我的掌心开始微微的烫了起来,一条红色的肉眼可见细纹快的裂出,一只眼睛愕然的从我的掌心睁大,转动着看着四周。

     庄先生的面色苍白,他快的问道:“你是不是去了南坡子?是谁带你去的?你认识吗?瞿帅认识吗?”

     我说:“怎么了,南坡子怎么了?”

     庄先生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南坡子,那是一个死人村,里面没有一个活人,你去南坡子做什么?找死吗?”

     我说:“你离开的那个晚上,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她叫做风雅,她说认识庄先生,是来救我的。之后,我昏倒了,昏了两天,是她带我去南坡子的。从瞿帅和风雅眼神对接的程度来看,他们应该是认识吧。”

     庄先生一脸狐疑的看着我,疑惑的说道:“瞿帅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叫风雅的女孩子。瞿帅跟了我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听他提起过。听着,日出日落,让手心正对着太阳,晒上七天,这只眼珠子就会消失。你差点就被害死了,你知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