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全民通的秘密
    老头子说:“跟我来。”

     我一愣,看着老头子离开的背影,我还在想着老头子之前说的话。

     老头子转过身,说道:“跟上我啊,你在想什么呢。”

     我说:“去哪儿?”

     老头子打量了我片刻,说道:“你还是不相信我?告诉你,我这是为了救你得命,不然我才懒得搭理你这臭小子。”

     老头子说着,又走了回来,一把将我脖子里面的牙齿项链抽了出来,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这上面的牙齿代表着你,你死了,这牙齿就会完全的破碎,现在只是裂了一条裂纹。还不知道吗,他们这是要害死你。”

     我想了想,说道:“我还是不太明白,我和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害了我。”

     老头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你怎么这么不开窍。你和我来,到我那里,听我慢慢说。”

     我想了想,点点头,跟在老头子的身后。

     老头子带我走进一片小树林,隐隐中,在小树林的深处看到了一栋房子,是一栋木房子。

     老头子推开门,给我倒了一碗水,我道了声谢,急忙问道:“我比较关心全民通的事情。”

     老头子说:“别着急,你先喝了这碗水。”

     我仰头将水喝完,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老头子微微笑了笑,说道:“年轻人,不要太过于心急。看你的样子,你不是闽江人吧。”

     我点点头,说:“我是沙家沟的。”

     老头子说:“难怪你的身上会有南坡子的土味。说起来,我们还真是有缘,我并非是闽江人,南坡子是在我的老家,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至于有多少年,大概是四十多年前吧,那个时候,我和你一样,什么都不懂,也是做了一名快递员。那个时候啊,我们快递公司的名字叫做幽冥速递。”

     我说:“幽冥速递?真是奇怪,竟然有人会给自己的公司取这样的名字。”

     老头子说:“那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后来,我离开了那家快递公司,之后我也在找那家快递公司,不过一直都找不到了,好似那家快递公司只是我的一段梦,不过那段梦太过于真实了。”

     我说:“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老头子说:“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已经好多年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了,都已经忘记了。你就叫我老叔吧。”

     我说:“老叔?这称谓还真是奇怪。”

     老叔继续说道:“我在寻找幽冥速递的这几年,偶然间发现了一家名为全民通的快递公司,这家快递公司的规章制度与我当年在的幽冥速递的制度一模一样。甚至有一些人的名字都是一样的。”

     我说:“老叔,你的意思是说,幽冥速递就是全民通速递?”

     老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是这样吧。这也只是我的一种推测,具体的,还是需要进行测试的。对了,说起快递公司,你第一次应聘的时候,都遇到过什么样的事情。”

     我说:“当时,庄先生让我送了一份快件,不过后来那件快件又自己回来了。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老叔点点头,沉吟了片刻,说道:“这样的事情我也遇到过。”

     我愣了愣,老叔也遇到过?我开始有了一种想法,之前老叔说幽冥速递与全民通速递的规章制度一样,是不是说幽冥速递就是全民通速递?

     毕竟,四十年前对于快递的名称是很不在意的,而四十年后,随着时代的改革,很多的称谓都变了很大的变化。比如说当年很有名的一家餐饮连锁店,因为名字的问题而后来更改了。

     我把第一次送快件的事情从头至尾的给老叔讲了一次,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后背生汗。老叔也是不经意间的点头蹙眉,好似对于这些事情很了解,又好似很不理解。

     片刻,老叔说道:“你还记得当时的地址吗。”

     我说:“记得。当然记得。”

     老叔说:“我们明天就去看看。”

     我问:“老叔,去那里做什么,那里可是居民楼啊。”

     老叔说:“明天你就会知道了。对了,这里在之前,也有一个全民通的站点,不过那里面有监控,想要进去很难。但是前段时间来了一个人,好似是将这里的监控关了,我正打算今天过去看看的。你今天晚上就陪我过去看看吧。”

     我说:“现在不可以吗?”

     老叔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遇到你之前,我并没没有对这样的一家快递公司进行怀疑。但是现在,我不得不开始怀疑这家快递公司了。所以,我需要进行准备。”

     到晚上八点的这段时间,老叔一直都在准备。老叔的房子很是古老,除了一些常用的吃喝用品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我躺在老叔的床上睡了一觉,七点多的时候老叔将我叫了起来,他煮了饭,是简单的面疙瘩汤。

     我吃了一点后,老叔就准备前往这里的全民通站点。

     从老叔的房子到全民通的站点需要二十分钟的徒步步行,此时天色已经大黑,我和老叔用了半个多小时才抵达站点。

     站点并没有我想象的豪华,而是一间破旧的宅子,一面的墙壁已经破裂了,裂开了一条可以一个人通过的缝隙。

     因为正门已经上了锁,我和老叔只好走缝隙。老叔先进去,我将他的装备递给他后,这才走了进去。

     走进宅子后,顿时一股阴冷之气扑面而来,我哆嗦着身子,说道:“这里怎么这么冷。”

     老叔说:“不清楚,这里面应该有什么秘密吧。”

     老叔走向了正堂,打着手电筒推开门,尘土从里面弥漫而来,呛得我一个劲儿的打喷嚏。

     老叔的手电筒在里面照射了一圈,最终停在了正堂的正中央位置。在正堂的正中央位置摆放着一口棺材,这口棺材不是木棺材,而是一口石棺,看棺材的外形怕是有些年月了。

     我说:“这里怎么会有一口棺材。”

     老叔将手电筒放到了一旁,说道:“别多问,先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吧。”

     我点点头,走过去帮老叔打开棺材。

     没几下的功夫,棺材被我们掀开,老叔拿着手电筒向着里面照射了一下,顿时一个人映入了我的脸庞。

     当我看清楚那个人的面容时,我的身体一颤。

     只见马奇文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材中,嘴中不知道被塞了什么东西,一团黑色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