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仓库里的对话
    我一下子愣住了,老叔不是人?我看着庄先生,很是不解,便问庄先生:“你和娜小姐,还有自称救了我的人,谁说的话才是真的。”

     庄先生一脸茫然,打量了我片刻,说道:“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庄先生推了推眼镜,找了个地方坐定后看着我。

     我愣了愣,庄先生没有对我说什么话吗?我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了庄先生,待庄先生听完后,他面色惨白,二话没说起身走开了。

     我很是不解,看着一旁的瞿帅,问道:“瞿帅,庄先生这是怎么了。”

     瞿帅耸了耸肩,一脸我也不知情的模样说道:“谁知道呢。”

     瞿帅说罢后,也离开了。

     门店内就剩下我和赵德胜,赵德胜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沉默寡言的。平日里,赵德胜的话是最多的,经常会和我说一些段子之类的,可今天不一样了,他不但什么都没有说,好似对于这些东西非常的反感。

     我坐在一旁,无聊的翻看着手机。回到工作岗位后,我的心就没有安稳下去,陈警官那边一直没有消息,老四的父母也没有给我打电话,好似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不过,近日来我看了一本书,是关于人性的,里面讲了很多的东西,我个人觉得还是蛮有意思的,至少对我有了很多的启发。

     自此,我决定要私自的调查这些事情。尤其是关于这家快递公司的事情。

     从老叔的话语中我得知,全民通就是幽冥速递,但是为什么把名字更换了,没有人清楚。

     马奇文是真的死了,还是三十多年前的死人,这一件事情也让我有了点上心。而我,也在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现,我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牵着鼻子走。

     连续一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第八天上午,庄先生一个人在门店内等着,他说瞿帅与赵德胜要去送快件,还剩下几个快件要送,让我去处理一下。我接了快件后,送到了快递单号上的地址,回到门店后,门店内一个人都没有。

     隐约间,我好似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起初,我并没有在意这些,可越听越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声音好似是从门店内传出来的。我起身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声音的发源地,在我隐约听出大概的刹那,声音一下子消失了。

     我心中打起了嘀咕,门店内没有人,但是声音确确实实是从门店内传出来的,总不会是我听错了吧。

     “什么时候回来的?”庄先生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我转身看去,只见庄先生从仓库的方向走了过来,面色阴沉。

     我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刚回来没多久。对了庄先生,我刚才听到有人说话,是从仓库方向传来的。”

     庄先生眉头紧锁,顿了顿,说道:“没有,刚才是我在仓库清点东西。别多想,准备接货吧,这几天要送的快件有很多,等会儿接了货你就放进仓库,等瞿帅回来了我安排他清点。”

     我点点头,回到门店继续玩手机。

     没多久,沙家沟的快件全部送达了,我按照庄先生所说的,将快件搬进仓库。

     这是我第二次进入仓库,第一次的时候是和赵德胜一起的。进入仓库时,我特地的扫了好几眼,与我之前所看到的都不一样,好似是两个不一样的地方。只是,那张证件还存在。

     庄先生走到证件的旁边,拿起证件,擦了擦上面的灰尘,说道:“已经很久没有人进来打扫了,积攒了不少的灰尘了啊。”

     我一愣,乐呵着说:“庄先生,不如我每天都进来打扫吧,毕竟在门店内也没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庄先生看了我一眼,只是说了句快点搬,就出了仓库的门。

     我见庄先生离开,又特地的向着外面看了两眼,确定庄先生不在外面后,我向着里面走了两步。

     刚迈进去两步,那一扇黑漆漆的大铁门再一次的映入我的眼帘。与上次不一样的是,这一次铁门上并没有铁链,且铁门像是有人经常打开过一般。

     我正向着走过去看一看,忽然听到了一声咳嗽,吓得我跑了出去。

     庄先生在之前就已经明确的说,仓库是不能进去的,除非是得到了批准的情况下。虽说我现在是得到了批准,但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去动里面的东西,所以我只能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

     将快件全部搬进仓库后,庄先生锁上仓库的门,离开了。看庄先生的样子,好似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要去处理,我也不好多问,只能回门店休息着。

     临近下班瞿帅才回来,他拿着钥匙去了仓库,而我只好回宿舍,吃了晚饭洗漱一番后,这才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睡的正香最不爽的事情就是被尿憋醒,我迷迷糊糊的披着一件衣服出了宿舍的门,大老远就看见门店的灯还亮着。看了下时间,此时快接近凌晨一点,这么晚了,谁还在门店内。我走进门店,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人,这让我心中略微疑惑,难不成又是那天晚上的情况吗。

     而就在此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仓库的方向传了过来,这声音很是阴森,听得我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上完厕所后,我正想回宿舍休息,对今天晚上所仓库所听到的事情当做没听见,而也在这时,我竟然听到了瞿帅的声音。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以为是听错了。可当我细致的听了后,这才确定我并没有听错,那确确实实是瞿帅的声音。

     这么晚了,瞿帅怎么还没有走,而且此时他还在仓库呢。今天下午送来的快件并不是很多,即便是查件也不会到这么晚。我缩了缩衣服,向着仓库的方向走去,瞿帅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

     “这些事情庄先生很清楚,我只是基层人员,就算你用再高的头衔来压我,也是于事无补的。”

     ……

     “说了我做不到,你为什么要这么偏执。我要回去了,现在已经很晚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也都没有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