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厕所里的拍手声
    我的心凉到了谷底。

     因为这个梦它太真实了,真实到梦中的眼球都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多种办法都使用了,眼球好似长在了掌心一般。我开始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回忆梦中的所有片段。

     马奇文在梦中,盒子中有一件对他至关重要的东西。我在梦中将盒子打开了,盒子中有一颗眼球,我惊醒,眼球出现在我的掌心中。

     现代有一种说法,叫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是我对马奇文太过于思念了吗?

     我在房间内找了一圈,房门、窗户都没有被撬开的痕迹,也就是说这颗眼球不是恶作剧。

     我又观察了一下,用手捏了捏,并且与我自己的眼球进行了对比,果不其然,在我掌心的眼球是真的。

     我不仅想到一个东西:周公解梦。

     打开手机查找了一番,周公解梦中对于梦到眼睛且又是死人的眼睛是没有的,那么这颗突然出现的眼球是什么样的寓意?它是不是真的和马奇文有什么关联?

     这一夜,我又没有睡安稳,只要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我会有一种不感觉的想法,这种不安全的来源自那只眼球。

     第二天,我又是顶着黑眼圈上班的。?

     瞿帅与赵德胜两人请假,庄先生又去了总部,只有我一个人送快件。上午送完六份快件后,中午刚吃完饭整个人困得不行,脑袋里嗡嗡作响,脸红胀,且右手掌心处时不时的有几下异样。

     我们送快递的,都习惯手上带着手套,我也不例外。带上手套后,我的右手好似肿了一般,肥肥大大的,样子很是难看。

     按照快递单上的时间,要求是今天下班前全部送达,而我手中还有四份快件,这四份快件的地址都不是很详细,只是标记了路口,并且注上几点几点会有人接收。

     且这四份快件都很奇怪,地址竟然在同一条街道,之间的距离相差不过几百米。但是,时间竟然是一致的,这就让我有些犯难。毕竟,全民通快递此时只有我一个人,如果将四份快件同时送达是不可能的。

     也就在此时,庄先生给我打来电话,他说,有四份快件暂时不要送达,这四份快件有问题,并且叮嘱我千万不要将这四份快件送到仓库,放在门店的东南角足矣。

     我愣了愣,不过还是照做了。

     今天下午也没什么生意,我在门店内看着店,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朦胧间,我听到了拍手声,这种声音距离我很近,不到百米。

     我迷迷糊糊的起了身,揉了揉眼四处看了片刻,都没有看见是谁在拍手,而且大白天的,外面行人也不是不少,指不定是谁闲来无聊拍手的吧。 ??

     也就没去在意,继续趴在桌子上休息。

     足足过去了一个小时,这拍手声都没有停止,啪啪啪的声音让我有些心烦意乱,怎么都无法安心的休息。

     我站起身在门店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声音的源地,并且在门店的门前看了一圈,也没有看见有什么奇怪的人在拍手。

     而且,当我站在门店的门前时,这种拍手的声音变得十分的淡,好似走远了一般。

     可是,当我走回门店,啪啪啪的拍手声又变得聒噪起来。

     我之前在门店内找了一番,并没有找到这声音的源处。但是此时,我可以更加的断定,这个声音的源处一定是在门店内,在一个我所不知道的地方。

     我走走停停,根据声音的强弱进行辨别,可当我临近厕所的时候,那啪啪啪的声音戛然而止,门店恢复了平静。

     看着厕所的门,我心中开始猜测,拍手声是否是从厕所里传出来的?

     推开门,我探着脑袋看了一圈,厕所内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我想多了?

     距离下班还有一小会儿的时间,我把门店打扫了一下,并且按照庄先生所言,将四份快件放置在门店的东南角,锁上门,因为实在是太累了,索性今天晚饭就不吃了,回到宿舍后就睡着了。

     深夜两点,我被饿醒了。

     想着出去买点吃的,可太晚了,出去吃又有点不实惠,虽然我的月工资蛮高的,但乱消费的话,再多的工资都不足矣败。我在宿舍内找了找,找到了一桶泡面,还有一根香肠,倒入水泡了后,忽然有些尿急。

     拿着手电筒,我快的跑向厕所,打开门解开裤袋掏出家伙刚开始排水,寂静的四周开始响起了第一声啪。

     这种声音十分的微弱,但我还是听了出来。

     我拿着手电筒在四周照了一圈,什么都没有看见。

     提好裤子,正想要离开,忽然肚子开始闹腾了起来。

     坐在马桶上,我奋力的释放着,忽然,厕所内又响起了一声拍手声,拍手声距离我很近,好似就在我的身后,或者是身侧,我拿着手电筒看了一圈,什么都没有现。

     我的心开始有些毛了。

     白天,确确实实是听到了拍手声,但是没有找到声音的源处。现在,拍手声又一次的响起,而且可以很断定的说,拍手声的源处就在厕所内。

     且,就在此时我所坐的马桶旁边。

     我的心,开始砰砰砰的乱跳起来,精神开始越来越紧张。

     我的右手,掌心处的那只眼球又开始不停的眨动起来,每一下的眨动都好似是有什么东西在挑拨。

     我顾不得那么多,三两下擦完屁股,提裤子就要走,拍手声变得越来越聒噪,越来越大声,且每一下都好似十分重的拍击。

     拉动门把手,可奈何我用处多大的力气,这门把手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我的心,凉了一大截。

     在此时,我的脑海中回忆出一部分人对我的劝阻。

     他们说,不要在这家快递公司上班了。

     但是,这些人都只是话说一半,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上班。我现在,逐渐的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这个地方不干净。

     我咬紧牙关,拿着手电筒四处照了照,叫喊道:“谁?究竟是谁?不要装神弄鬼的,我知道你在这里。”

     可奈何我叫喊了很多次,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而且,我也无法拉动门把手。

     我开始意料到,事情的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