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请帮我开门!
    没有人!

     还是没有人回应我!

     我全身的汗毛开始竖了起来。◎  ?№ №№?

     我听过一个故事。这则故事是有关于卫生间的。故事生在一所大学,一名男学生深夜想上卫生间,但是宿舍卫生间马桶堵上了,披上衣服去了公共厕所。那所大学的公共厕所距离宿舍有些远,三伏天的日子可是很燥热的,他擦着汗水进了厕所。

     大学城到了晚上厕所里静悄悄的,男学生卯足了劲儿向着厕所内部走着。

     厕所里有装灯,但是过了午夜十二点厕所里的灯都会熄灭。

     此时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但厕所里的灯还是亮着的。

     他探着脑袋望了望,没有一个人,略微松了口气迈步而进。

     这种厕所的结构是一个坑一块挡板,挡板用白瓷砖修建而成。这学生脱下裤子正要蹲下,耳边传来一声‘噗’响,他打了一个激灵,站起身环看四周,没有一个人。

     男学生开始慌了,站在坑边环看四周,除了自己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刚才的声响不是自己弄出来的,这里又没有人,那会是谁弄出来的?

     男学生不敢多想了,毕竟有关于大学闹鬼的事情是数不胜数的。

     他蹲下身子想要尽快的解决自己的问题,刚刚拉出了一条,就觉得不对劲了。 ?

     好似堵住了一般,如果当真是大便的话,是绝对可以掉下去的。但是没有,他向着身子看去,只见一只血淋淋的血手插了进去……

     我听到这个故事后,连续七八天不敢去卫生间,哪怕是去卫生间,我的眼睛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下方,甚至多次脑补出有东西插进去的画面。

     此时的状况虽然不一样,可对于我而言性质是差不多的。况且,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很多人都说,凌晨是最容易生一些事情的时间。

     一些,很不乐观的事情。

     慌张中,我摸出手机,摁了几下,手机都没有反应,虽说卫生间没有开灯,但在黑夜中人的眼睛是可以看到东西的。

     我看见,我手中所拿着的手机有些毛毛的,好似有一只手压在了手机上面。

     我记得有人说过,越是遇到坏事的时候,越是需要冷静,只有冷静才能确保自身的安全。

     又再一次的摸了摸门把手,转动了几下,咔嚓咔嚓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清脆的响着,唯独房门没有打开。

     突然。

     脑袋像是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

     我心中咯噔一声,立即认识到事情的完全性不对劲。

     且,卫生间内开始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

     这水声好似是噪音,不停的干扰着我的精神。?¤?  我知道,如果我再不承认这不是鬼所为,恐怕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去解释这一切的。

     都说鬼怕人,遇到鬼的时候不能大声的叫喊,因为叫喊的时候会泄露阳气,一旦阳气泄露,这个人将会死。

     我是个农村人,不相信有鬼是不可能的,但我不相信叫喊会泄露了阳气。在我们唐家家族中遇到了过很多起撞鬼的事例,这些事例都生在我二伯、二叔、奶奶、我爸我妈的身上,他们对我说过,如果真的遇见了鬼,要骂出来,人在侮辱一些东西的时候杀气最重。

     所谓鬼怕屠夫,兴许是这样的道理。

     我壮了壮胆子,深深的吸了口气,大声叫骂了起来。

     心中不停的打怵,因为我在害怕,我害怕这种做法会没有作用,如果真的没有作用,是不是说我要死在这个地方。

     我很害怕死亡,一旦死了那么什么都没有了,我还很年轻,我还有很多的豪情壮志没有去完成,哪怕是缥缈的白日梦。

     卫生间的灯开始闪烁了起来,我的眉头也变得紧蹙。

     啪!

     脑袋又被拍了一下,这一下很疼!

     “卧槽?”我大骂一声,下半句还没有说出口就感觉胸口闷,眼前的东西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

     一直到,我完全的失去了意识。

     迷糊间,好似有人在拍我的脑袋,我想要睁开眼去看,可用再大的力气都无法睁开眼睛,且手脚都没有了直觉。四周冷冷清清的,唯一有的感觉便是身下的冰冷。

     难道,我死了吗?

     此时我所在的地方,就是传说中的地狱?奥?为什么我去的地方不是天堂?地狱是什么样子的?真想看看……

     我又开始苦笑了起来。

     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

     十分钟过后,我开始感觉到我的手脚,眼睛也可以睁开了。

     爬起身子,我这才看清楚,此时的我躺在卫生间门前十米处,夜空灰蒙蒙的,月亮也看的不是很清楚。

     我正向着卫生间走去,忽然,一道灯光向着我打来。

     我遮着灯光,疑虑的问:“谁?是谁在那里?”

     “是我。救你的人。”

     一个柔弱的声音。

     是个女孩子。

     我侧耳听去,她的手电筒光度很强,在这种强光下我无法睁开眼睛。我尽可能的不让那些灯光透过手照到我的眼睛,说道:“你能不能把灯关了。”

     “地狱真美!不是吗?有灯,才会很温暖,为什么要关掉。”

     柔弱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浑身一颤……地狱……真美……

     我真的死了?这里是地狱?

     我说:“为什么?”

     她说:“你该死。”

     我说:“我该死?”

     她说:“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

     我说:“什么事情?”

     她说:“我不知道。”

     我愣了愣,这个人是谁,她想要做些什么。还有,我该死是因为做了不应该的事情,我做了什么事情?

     生前,我承认我并非是安分守己的人,但我也没有做出伤害谁的事情,那么这个不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我没谈过恋爱,这恐怕说不上。我不叛逆,是个孝顺的儿子。我不打架,害怕疼痛……

     “请帮我开门!”

     忽然,我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很是空灵,像是从那个女人的方向传来的。

     我愣了愣,遮着灯光问:“你在说什么?”

     她说:“那并不是我!”

     我说:“那是谁?”

     她说:“你不应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