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半截手指
    透过丝,我现这人的瞳孔略微白。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顿时想到了昨天晚上我和瞿帅遇见的那人。

     冷汗,顿时布满了我的额头。

     我大叫了一声“赵德胜,别动!”

     赵德胜被我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了一跳,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指着那人,颤颤巍巍的说道:“你知道马路对面死的那个人吗?”

     赵德胜眉头紧锁,说:“唐佳乐,你在说什么呢,什么马路对面死了的那个人。”

     我说:“马路对面死了的那个人,我和瞿帅昨天晚上遇见了。他的瞳孔白,像是得了一种怪病,左手系有一条红色系带。你再看看这个人,他的瞳孔也白,左手……左手的系带呢?”

     也就在刚才,我看到他的左手有红色的系带,但我再次看去时,那条红色的系带不见了。

     那人微微一笑,向着我走来,说道:“小兄弟怕是认错了人,我这双眼睛打小就这样。至于你说什么红色系带,我从来都不会带这种东西。”

     他在靠近我的时候,我总能感觉到有一股阴冷的气息向着我弥漫而来。

     我眉头紧锁,盯看着他片刻。

     这人总是给我一种感觉,他不是活人。

     “唐佳乐,你不要闹了,这个人没有问题的。?¤ 放心吧。”赵德胜走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我看着赵德胜,这才略微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我的心里面总是有些不安稳。

     赵德胜让我陪他将另外三个快件拿进来,并且交给他。

     为了安心一点,我特地跑出去看了一眼,马路对面早已经收拾干净了。不过,地上有一撮撮毛,我将其收好后回到门店,然而那人早已经离开了。

     我问赵德胜,“赵德胜,那个人走了?”

     赵德胜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儿,神经兮兮的。”

     我说:“赵德胜,你听我说,那个人有问题。我和瞿帅昨天晚上看到他了,他……”

     赵德胜阻断我的话语,说:行了,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对了,你看着门店,我要出去一趟。

     我应了声。

     接下来的两天,我心里面总是不踏实,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生,而且,是关于那四份快件的。

     第四天,上午十点,门店进来两人。

     这两人,正是之前的小女孩和两天前来的那个男人。

     赵德胜迎前而上,问:“邮件还是取件。”

     两人异口同声说邮件。

     我愣了愣,快的跑出后门叫来瞿帅,告诉瞿帅前两天的那个男人又来了。

     之前的事情,我也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瞿帅,瞿帅的反应很是平静,似乎对于这件事情好似早就知道了一般。

     但当瞿帅听到那人又回来了,脸色突然大变,快的跑回了门店。

     赵德胜正在进行询问地址,这两个人好似对于地址一窍不通。

     瞿帅说:“赵德胜,你跟我过来一下。”

     赵德胜愣了愣,见瞿帅脸色有些古怪,便跟着出去了。

     我问瞿帅我要不要跟着出去,瞿帅摇摇头,让我先弄清楚这两个人要把快件邮寄到什么地方。

     前前后后问了这两人几次,这两人好似对于我的问题完全不感冒般,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一句话都没有说。

     片刻,瞿帅与赵德胜回来。

     瞿帅说:“唐佳乐,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你先回宿舍一趟,帮我拿一样东西过来,在我床铺下面。”

     我说:“瞿帅,你们……”

     瞿帅说:“是一个红色的木盒子,巴掌大小。”

     我应了声,只好跑一趟。

     来到宿舍后,我找了一番才在瞿帅的床铺下面找到了那个红色的木盒子。

     不过,我也找到了另外一样东西。

     绣花鞋。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

     之前,我问过瞿帅绣花鞋的去向,瞿帅说这双绣花鞋他拿走了,并没有留在宿舍内。

     但是此时。

     忽然,宿舍的门被推开了。

     我心中一紧,正要爬出去,一双裹了白布的脚映入我的眼帘。

     废除裹脚的说法不一,虽说现代还有人裹脚,但我可以断定,沙家沟是绝对没有一个女人会裹脚。

     我眯着眼打量着那双脚,又看了看一旁的绣花鞋,仿佛这双鞋子的主人正是不远处的那双脚。

     我心中开始寒,因为那双脚像极了宫廷剧中那些宫女们的脚,它太让人感到害怕了。

     那双脚,开始向着我在的方向走来,我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动了起来,度非常之快。

     走到瞿帅的床边后,那双脚就再也没有动过了。

     我趴在地上不敢动,生怕惊到了这人。

     忽然,那双腿微微的弯曲了一下,像是要趴在地上看床下面。

     冷汗,不停的溢出。

     我脑补了无数个画面,看到的都不是一个活人。

     而是电视剧中那一张张古朴的脸,流血的脸。

     一张,死人脸。

     “唐佳乐,我让你取个东西,你怎么这么长时间。”门外,响起了瞿帅的声音。

     我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我向着门外看去,真希望能够看到瞿帅。

     果不其然,走进来的确确实实是瞿帅,而我也松了一口气。

     可我等了数秒,瞿帅在进来后就不再说话了,如同一具尸体般站在那里。

     我向着一旁看去,那个裹了脚的人已经不在了。

     我想了想,既然是瞿帅的声音,那么我走出去,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况且此时又是大白天。

     刚刚露出个脑袋,就看见一个塑料模特站在门前。

     我完全爬了出去,正当我要跑出去时,那个塑料模特出一声声清脆的咔咔咔的声响。

     我眉头紧锁,静静的看着。

     那个模特忽然动了一下,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整个模特完全炸开了。

     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忽然觉的屁股下面好似有什么东西硌了我一下,我用手去摸,软软的湿湿的。

     拿起来一看,只见一根半截手指映入我的眼中,手指还在不停的向下滴血。

     一丝丝的冷风吹过,我哆嗦着身子,耳边响起一声声沙沙沙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上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