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第二个取快件的人
    我俩敲定主意,这就准备回去。 ??

     可刚一转身,便看到门店前站着一个人,朦胧的月色下,看不清那人的模样,手中好似拿着什么东西,很长。

     他好似看见了我们,正向着我们所在的方向缓缓赶来。

     “现在该怎么办。”我问瞿帅。

     瞿帅摇头说:“静观其变。”

     我俩往门店的方向走起去,那人往我们的方向走来。

     可正当我们三人要碰在一起的瞬间,我和瞿帅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向着我们走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双眼瞳孔白,他的手中持着一把唐刀,唐刀上沾满了鲜血,上面还有一撮撮白色、灰色的毛,不知道是谁的。我和瞿帅赶紧闪到一边,把路让开。

     在他的左手手腕处还有一条红色的系带,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向他的时候总觉得阴冷十足。

     我俩转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男人,直到他走到了马路的对面,这才稍稍的缓了口气。

     “那个男人该不会是什么杀人犯吧?”我问瞿帅。

     瞿帅摇头,说:“不知道。反正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心里一阵阴冷。”

     连瞿帅都感觉到了阴冷,这此中定是有了蹊跷。  `

     我和瞿帅多留意了一眼,那人走到了马路的对面停了下来,转过身向着我和瞿帅看来。而后转过身向着西面走去。

     回到宿舍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始终想不明白那人是谁,为什么手中会有那样的一把刀。

     我知道杀人犯,但是杀人犯的眼睛并不是这样的。尤其是那把刀,刀上沾有白色和灰色的毛,这些毛很是细短,不像是人身体上的。难不成白色的毛是头?这么想也不对,那毛太细了,细的有些看不清。

     本来因为绣花鞋的事情我就已经够头疼的了,现在又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越想越头疼,索性直接蒙头睡觉。

     翌日,瞿帅将我叫醒,吃了点早饭,就匆匆的赶往门店。

     我们是从门店的后门进入的,刚打开门店的门,我就看见马路对面围满了人,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说:“瞿帅,马路对面好似生了什么事情。”

     瞿帅象征性的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我说:“我过去看看。你先收拾门店吧。”

     瞿帅应了一声,继续收拾门店。

     我走过马路,挤着人群走了进去。§ ??

     当我看见地上躺着一个人时,我的脑袋开始嗡嗡作响。

     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我竟然见过。

     而且,正是昨天晚上我们所看见的那个人。

     我立即赶了回去,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瞿帅,问问瞿帅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

     瞿帅眉头紧锁,看了我一眼,又向着外面看了一眼,问:“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

     我说:“是啊。躺在地上,一动都不动的。刚才我听几个人说,那个人已经死了,而且看样子已经死了好多天了,也不知道是谁丢在这里的。”

     瞿帅点点头,便不在多说了。

     我心中开始有些着急了。

     我是农村人出身,这样的事情我可没有遇见过,莫说是遇见过,即便是碰见类似的事情我都乐意躲的远远的。

     瞿帅顿了顿,说:“你先把这几个东西对一下件,我出去一下。”

     我说:“你要去什么地方?”

     瞿帅说:“宿舍。”

     我应了声,接过瞿帅手中的单子,继续忙活着。

     片刻,瞿帅从宿舍回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什么事儿,说现在要走了,等下赵德胜就回来,并且让我叮嘱赵德胜,把另外三分快件拿过来,今天可能会有人来取。

     我愣了愣,问瞿帅是谁来取快件,瞿帅只是说赵德胜清楚,让我做好自己的本职就可以了。

     我应了声,心中还是忐忑不安。

     昨天晚上我们可是碰见过那人,虽说他的生死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这个人我们见过一次,生怕会因此而与我们牵扯上关系。

     半个小时后,赵德胜赶来,见我一脸愁色,笑道:“我们的小佳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和我说说,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

     我苦笑一声,说道:“不是哪家姑娘,只是最近遇到了好多的事情。”

     赵德胜‘哦’了一声,说:“那应该就是火气太大了。行吧,哥就行行好,今天晚上带你去逍遥快活去。我可告诉你,那里的姑娘个个可都是大腕,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微微一笑,说:“别说笑了。对了,瞿帅让我告诉你,把放在庄先生那里的另外三份快件取过来,你取过来来吗?”

     赵德胜点点头,面色有些难看,说:“取来了。等下你和我一起去搬。对了,你没遇到什么怪事吧?”

     我说:“什么怪事?”

     赵德胜看了我两眼,又摇了摇头说没事。

     我心中有些疑惑,总觉得赵德胜在隐瞒着什么。

     我说:“赵德胜,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赵德胜愣了愣,大笑道:“瞧把你吓得,能有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你没看见不远处有人死了吗,据说啊,这是医院丢失了七天的尸体,真不知道是谁,竟然盗窃了尸体,还给丢在了这个地方。”

     我眉头紧锁,医院丢失了七天的尸体?那个人早就死了?这……我和瞿帅昨天晚上可是还看见这个人自由走动的,难不成赵德胜是在吓唬我的?

     正当这时,门店外走进来一个人,这人身穿一身黑,披头散的,看不清面容。

     赵德胜快步的走了过去,说道:“取件?”

     来人点了点头,赵德胜问了他名字和手机号,然而那个人并没有说话,好似在看着我。

     这目光有些阴森,让我身子有些哆嗦。

     赵德胜又问了几句,那个人才反应过来,半晌才说了一句:“没有。”

     赵德胜又问了一番,那个人说要取的快件什么都没有,并且要取得是三份。

     我眉头紧锁,一个人取三份快件?而且都是没有名字没有地址没有手机号的快件,这怎么都无法让别人不去乱想。

     我多留意了两眼,忽然觉得这个人的有些眼熟,好似在什么地方看见过,尤其是他的那一双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