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尸体神秘消失
    当我走入老四的房间时,我现老四的目光并非是看向天花板的,而是看向门口。

     老大听到我的话语后,向着老四看去,顿时吓了一跳。

     老大说:“不对!我现老四已经死亡时,老四是看向天花板的,他的嘴并没有那么小,有这么大。”

     老大说着,长大了自己的嘴。

     我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报警吧。”

     老大点点头,拿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十分钟后警察赶到了,他们封锁了现场,向我们询问了当时的情况。法医对老四的尸体进行了检查,期间也对我们进行一些检查。

     一系列做完后,警察告诉我们,老四已经死亡四个小时了,并且询问我们四个小时之前各自都在做什么。

     我将自己当时的情况告诉了警察,至于老大,他结结巴巴了半天才说清楚。从老大的状态来看,他好似很紧张。

     警察将我和老大带到了警局,录了口供就将我们放了出来。

     对于老四的死,我觉得有些奇怪,当天并没有买火车票离开,而是在宾馆又住了一个晚上,并且要求住在老四的房间。??  当时并没有立即入住,老四的房间有警察在进行排查。不过我又想了想,决定换一间房间,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住进老四死的房间,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老大与我不同,他离开警局后就买票离开了这座城市。用老大的话语来说,这座城市很邪,邪的让他怎么都无法睡下。

     这段时间生了太多的事情,趁着今天不回去我特地的整理了一下。从一个多月前的那一份快件至今,一连串匪夷所思的事情在我的身上连续生。

     坐在椅子上,我的脑袋很是空洞,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去想些什么。这样的状态一直到了深夜两点,我看了看时间,这才躺在床上睡下。

     第二天很早就起了床,吃了早饭,一切都好似又恢复了平常的宁静。

     我决定,今天买票回去。

     老四的突如其来的死亡,地方警局一定会联系老四的家属,虽说我们是和老四一同住进宾馆的,但是我个人认为老四的死和我们没有直接性的关系。

     当我来到火车站时,大老远就看见老大站在火车站前,好似在等着什么人一般。

     我快步的走了过去,说道:“老大,你没有走吗?”

     老大看我来了,慌张地说道:“我,我钱包丢了,钱包里面放着火车票。??  而且我手机也不见了。”

     我说:“怎么可能会丢,你是不是落在了警局?”

     老大摇摇头,说:“这不可能!我走的时候还特地的检查了一下,当时这些东西还在身上。买完票,我吃了点东西在候车厅等车,期间就去了一趟厕所,等到了检票时间时,我才现钱包和手机全都不见了。”

     我说:“是不是遇到了扒手。这里面扒手还是很多的。”

     老大说:“我去火车站调了监控,监控中并没有人接近我,钱包和手机总不可能不翼而飞吧?”

     我说:“别着急。我不知道有钱吗,你可以先用汽车离开这里。”

     说着,我从身上拿出钱包,抽出四五张一百块钱递给老大。自从上了班后,我的钱包再也不是干瘪的。

     老大并没有借过钱,他哆嗦着身子,颤巍巍的说道:“三子,我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生。”

     我笑了笑,说:“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啊,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我这话刚刚说完,手机就响了。

     这个号码很陌生,我想了想,还是接通了。

     对面传来一个男人沉稳的声音,“你好,请问是唐佳乐吗?我们见过的,昨天的陈警官,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聊聊。”

     我愣了愣,说:“我在火车站。”

     陈警官说:“先别急着上车,我马上叫人过去接你。对了,你的那个老大有没有在你的身边,也有事情要和他说。”

     我说:“在的。你们过来吧。”

     十分钟后,一辆警车驶入了火车站,一名警员下了车,看见我和老大后,就说:“陈警官让我来接你们。嘿,真是有意思,这次的案子看来是要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我愣了愣,问:“生了什么事情吗?”

     警员现自己说错了话,摇了摇头,只是说了句:等见到了陈警官,就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老大拉了拉我的衣服,小声的说道:“三子,我觉得要出事。”

     我点点头,不知道为何,这种感觉在此时变得非常的强烈,而且,我隐约的感觉到是和已经死掉的老四有关系。

     上了车,来到警局后,陈警官将我们带进了他的办公室,让我们先坐下,问:“昨天晚上,你们没有生什么事情吧。”

     我有些不解,说:“昨天我倒是没遇到什么事情,但是老大他的钱包和手机丢了。”

     陈警官点点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的钱包和一部手机,说道:“昨天晚上是我在值班的,这些东西是在死者的口袋中现的。”

     老大快站了起来,惊叫道:“在老四的口袋里?这怎么可能,昨天我买票的时候,钱包和手机还在身上,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老四的身上。”

     陈警官摇摇头,说:“这也是我想不通的。我看了昨天晚上的监控,死者在的房间并没有人进去过。”

     我说:“是不是搞错了?”

     老大说:“我自己的钱包和手机,我怎么可能会弄错。”

     老大说着,拿起钱包,打开后继续说:“你们看,这就是我买的火车票,这上面还有我的身份证,这些东西总不可能错吧。”

     我看着略微黑的火车票,火车票像是被火烧了一下般。

     我说:“确实是你的。但是……”

     老大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傻笑了起来,说:“是不是老四知道我要离开,所以才会做出这些事情?”

     陈警官笑了笑,说道:“我们不弘扬迷信。这种说法是不能成立的。不过,既然这些东西是你的,那么,还有一件严重的事情要和你们说。”

     我说:“陈警官,还有什么严重的事情?”

     陈警官点点头,说道:“你们口中的那个老四,尸体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