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09章:关你鸟事
    韩湘看着气呼呼的周卿怡钻进宾利房车里,她在车里没有听见外面的声音,可是从周卿怡的反应来看,这位高高在上的保城传奇女强人,很明显倒追男人失败了。≧

     苏铁算你还识相!

     韩湘总算觉得苏铁并非一无是处。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一下:“苏铁说什么了?”

     在公,自己是周卿怡公司的法律顾问;在私,却和宁静一样是她的死党闺蜜。再说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不问一下今天都没心情开会了。

     “他说他是芋头我是鱼子酱。”说完周卿怡热泪满眶,扑在韩湘肩上大哭起来。

     芋头?鱼子酱?韩湘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不过看着周卿怡泛着的泪光,她很识相地捂着小嘴。

     “这家伙还有点自知之明。”她暗暗念一下道。

     堂堂的保城天骄集团大总裁倒追男人失败,在车里哭得一塌糊涂。传出去比自己被苏铁拒绝成为他的辩护律师还好笑。好在车里的女司机是周卿怡贴身保镖,估计天下能知道的也就她们几个了。

     尽管韩湘很想笑,但现在哪里敢笑。她只得轻轻拍着周卿怡说:“好了好了,也不怕人笑话。我觉得你俩也不可能。男人又没死绝,何况活成你这样,有没男人不重要。”

     周卿怡抬起头来,泪花中泛着坚毅:“不可能?我能走到今天就是把很多不可能变成了现实。我就非要把芋头和鱼子酱混在一起做成美食。”

     韩湘惊得摸摸周卿怡的额头说:“老天!你脑子烧坏了?你是不甘心?不服气?还是真的入了他的魔障?你可要想清楚。”

     周卿怡不接韩湘的话茬说:“是死党就帮我做三个事情。第一,找到他住哪里。第二,找个私家侦探,把他家三代和从小到大都认识的人都给我挖清楚。第三,他来保城估计是找失散的妹妹,也找侦探给我挖出来。我先给你一百万经费,不够再说。”

     韩湘一头金星黑线交替直冒:“我的周女士,你追男人怎么老摊上我啊,把我倒贴出去算什么……”

     “好像你的律师事务所在和我们谈新合同,听说你们要求提高费用……”

     “好吧,你赢了。有钱还真的了不起!”韩湘真的无语了。

     虽然没找到工作了,但残害小花的凶徒落网了,自己也洗清了嫌疑。还有就是和周卿怡说清楚了,最后她都骂出来了,还能不清楚?这天总算过得舒心。

     在出租房里睡了这辈子中最美的一觉后,一早起来,苏铁在濑粉店点了一份烧鹅濑粉,还特意加了一个烧鹅头。

     可是鹅头还没啃完,李平就一阵风的扑进来,扔下五十元后拉着苏铁把他塞进车里的副驾座。

     这也难怪李平猴急。早上六点就给苏铁电话问清楚位置,城中村车子又开不进去,他就在外面转悠了近一个小时。

     “我顶你个肺,不会开车啊?抢着去死啊?”李平看着外面堵塞的街道破口大骂。

     副驾上的苏铁觉得很好笑,明明是他抢道。

     “你急啥?都好几年了也不差这点时间。”苏铁笑着说。

     “你办出狱手续时啥心情?”李平满脸红光,显然已经把苏铁当作能治好他的人了。

     苏铁哑然失笑,虽然不是一回事,但从心里的感受上看的确有点类似。

     李平看了他一眼说:“我抽时间看了一下你四年前的事,老实说和小花的有点雷同,特别是骚扰受害人这一情节,你也说当时的受害人身体有疾病。不同的就是最后那受害人体内有你的生物样本,还是精子这东西。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信吗?”苏铁白了他一下说。

     “不信。除非有人陷害你,在精子检验报告上动了手脚。但这案子是宁局长负责的,我相信她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情。听说她很快就来保城了。”

     苏铁点点头说:“所以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宁静这人怎么样?”这个问题其实他也问过周卿怡。

     李平瞪了他一眼,显然已经看出苏铁对宁静的不忿。

     “刚直不阿,黑白分明,铁面无私,明察秋毫。她的名头在岭南省乃至全国都是排得上名的。还年轻,才33岁,警察一线人脉很深,和我们的市长韩潇一样前途无量啊。韩市长你认识吧?就韩律师的亲姐。”

     苏铁一愣,还奇怪当时在电视上看到韩潇时觉得眼熟呢,但嘴里却说:“我怎么会认识她,天地的距离。”

     “哥们啊,听我一句。从证据上看四年前那事儿你脱不了干系。现在公安局还保留物证,你不信可以去申请重新检验dna,我可以想办法帮你。但不管怎么样,千万别再走弯路了,你还很年轻。”

     两人一路聊天,时间过得倒也很快。去到李平居住的小区,李平连推带撞地把苏铁弄进家门。这是一个很温馨整洁的家,看上去李平老婆没少花时间在家里。

     “要不我先去洗个澡?”李平红着脸问。

     “我靠,你别搞得我们像在做那些非法交易好不好?把针和酒精灯取给我,在床上躺着。”

     李平一边把针盒和酒精灯取出来一边咕哝着:“我不也是没做过,没经验吗……”

     苏铁真的无语了,看着他取来的针灸针也就只能叹一口气。几乎所有型号的针都给买回来了,估计花了好几千大洋。医者仁心,也就体谅一下吧。

     “我顶你个肺,你脱裤子干什么?我让你脱了吗?”苏铁看着李平在床上把裤子脱下来,真的是想把手上的针全给扎进去。要不是及时叫住,估计连内裤都给脱了。

     李平纳闷道:“医那个地方不脱裤子脱什么。”

     “行!对不起,李大警官,都怪我没说清楚。现在你把上衣撩起来卧躺床上两手伸开,我不让你动你就死死的给我定住。否则一不小心变成阴阳人可别怪我。”

     李平一听赶紧照做,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现在就是往他身上泼开水估计都能一动不动的。

     “你伤的不是子孙根,而是腰部经脉,血气堵塞筋脉无力……算了,反正你也不明白。刚刚开始很痛,忍住就是了。”

     我草!你说很痛,没说腰部以下都很痛。命根子都像被割掉一样,脚底板就像是刀刮着。要不是刚刚苏铁的话,李平还真的忍不住摸一下,确认命根子是否还活着。

     不过身体有这么剧烈的变化,李平反而安定了很多,感觉没信错人。

     没多久房里一阵烟雾弥散,李平感觉腰部以下失去了知觉,只有脚底板一阵的热,才能依稀让自己觉得下半身还在。最后是感觉苏铁用两根针分别刺在脚底中央。就是自己再一无所知,也知道那个地方叫涌泉穴。

     良久,苏铁才拍拍他小腿说:“起来吧。”

     “完事了?”李平爬了起来纳闷着,他看着苏铁大汗淋漓,眼神散,全身就像虚脱了一样。也不知道他弄了什么,竟然搞得如此疲惫。

     “再不完事我就要去医院了。想不到你年轻时身体还真硬朗。”

     李平有点自豪说:“那当然,想当年我在警队也是一把好手。当年要不是追上那逃犯,也不至于落下现在的病根子。”他又狐疑地一问:“真的完事了?好像没啥变化。”

     “靠,你对着我有啥变化?有才恐怖。想想你最喜欢的女明星,有多下流就想得多下流。”苏铁笑着说,这个时候脸色总算好了一点,

     “波多野结衣!”李平不暇思索地说出一个名字。

     “谁?听上去像东瀛人。”

     李平目瞪口呆看着苏铁,好一会儿才笑着说:“别告诉我你不认识她。”

     苏铁摆摆手,懒得理他:“爱谁谁。给我弄杯水。”

     “哎呀我勒个去,哥们你得多嫩啊?你和这时代格格不入啊。连我这中年人年都随口能说出一两个东瀛女明星……”

     苏铁不管他,一个牛饮把茶水喝完说:“我让你帮忙的事别忘了,这对我非常重要。”

     “我一个唾液一个钉子,明天我就给你查去,不过你也得点耐心,你给的资料太少了。”

     “我等得起,你出手我就很感激了。”

     李平老脸一红,眼珠一转说:“你是我老李家的恩人,怎么说也要请你吃顿饭,但今天不太合适。要不你先回去?改天再请……”

     看着他猪哥情的样子,苏铁那里还坐得下去:“悠着点。嫂子受不了别怪我,哈哈哈……”

     在等电梯的时候,苏铁突然想到李平家里的针灸针,都是好东西啊,他收着也白白生锈了,还不如自己给点钱买走,说不定以后还用得着。

     谁知刚到李平家门前,就听的他在里面咆哮着:“老婆快回来。对,立刻!马上!还上啥班?天塌下来也先回家再说……”

     苏铁一阵莞尔,情的男人也挺可怕的。今天就不打扰人家了。

     给李平治病时间不长,但针灸花了不少精力,苏铁一回到出租屋倒头大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想来的时候想到前天美容院给了两万块,这总不能一直放在出租屋里。

     苏铁来到附近的银行取号办理存款,号码219号。但人实在太多了,柜台就那么两个工作人员办理业务。直到半个小时后才看到218号上去,这都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