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4章:一个个废掉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警方目前没有实质行动,他们可能已经猜到我们的目的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应该还在部署中……”

     “没关系,过两天他们就知道没法短期控制局面,到时再让寮国(miandian)政府出面做好人引渡天少……”

     一个穿着迷彩服装、矮小精瘦得像猴子的男人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慢步上了楼顶,短短的两句话也让苏铁确认了这不是一个银行劫案。

     这男人背对着苏铁一直往前踱步,苏铁心里暗暗担心,尽管这个时候天色已黑,但这男人转身的时候,还是很容易现自己躲在楼顶。必须想办法解决这家伙,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和目的,自己已经没退路了。

     “我们也没想到是苏莞婷,我已经通知马哥那边,让他要5亿元,他们也给得起……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我们也没打算放人,用她犒劳一下兄弟们,毕竟辛苦一场了。我也要让那些自以为是的警察知道,他们不是无所不能的……”

     苏铁听着这话,头脑一阵热,他做梦也想不到人质竟然是红遍华夏和东南亚的苏莞婷。虽然记不起她长什么样子,但好几年前就已经对她的名字如雷贯耳了。听上去这群暴徒不但勒索了苏莞婷家里,竟然还早早做好了撕票的打算。

     “好的……放心,我们都是九死一生过来的,目前警方就是知道我们在这里,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这一切尽在掌握中。”

     这猴子挂了电话,正要转身的时候,只觉得身后一阵风传来,自己还没反应,就被一只手捂着嘴巴,随着是腰部一阵酸痛,最后喉咙被一只手捏住,自己几乎听到喉骨碎裂的声音。

     等他被苏铁扶着转过身时,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难以置信地瞪着苏铁,可是全身都得动弹不得,就连喘个气都觉得像躺在钉子床上一样被钉得疼痛。

     “哥们别怪我,我本来想离开的,但你们在下面埋了太多地雷了,我可没这胆子再下去……”苏铁拍拍这猴子的干枯瘦脸笑着说。

     开弓没有回头箭。

     苏铁缴了他的手机,某牌子的高档货。苏铁想把这手机调成震动,免得万一别人打电话过来,这玩意能随时暴露自己的位置。

     可是打开手机屏幕的时候苏铁有点傻眼了。自己坐了几年牢出来都知道这款手机的指纹解锁功能,这货竟然不使用。这下好了,现在这家伙都几乎变成植物人了,哪里还能告诉自己开机密码。

     苏铁狠狠拍了一下这家伙脑袋:“你猪头啊?用指纹会死啊?”

     不过这货身受重伤动弹不得,但看上去还是挺犟,眼里竟然露出一丝嘲讽看着苏铁。

     苏铁愣了一下,摸摸嘴笑着说:“看来是我错怪你了,你们这样的高危职业的确不适合用指纹。既然你眼睛会动,那么我说一个数字对了的话你就眨眨眼,开机了我就让你舒舒服服睡几个小时,否则你会现活着也是很难受的事情,听懂就眨眨眼。”

     这猴子竟然还很配合地眨眨眼。,苏铁此刻觉得他顺眼多了。

     套他密码很顺利,但苏铁就要输入第六个数字的时候,他感觉太顺利了,这猴子看上去不是软骨头。他盯了一下这家伙的眼睛十多秒,看着他的猴脸从兴奋变得失落,然后是惊骇。

     苏铁暗自捏了一把汗,已经猜想到最后输入密码的后果了。没出意外的话这栋楼房会乱成一团,一群荷枪实弹的匪徒将会冲上楼顶把自己打成马蜂窝。

     现在智能手机太厉害了!也不知是这些人太狡猾还是自己太没经验!

     没有再输入最后一位数字,苏铁也再不敢相信这家伙,他一把捏着猴子的脖子笑着说:“你最好祈祷事情快点结束!后面的时间将会是你这辈子最痛苦的一场噩梦!”

     说完后向他两边肋部重重的各打一掌,猴子的瘦脸马上扭曲,喉咙不出声音,但嘴里的唾沫集聚在一起滋滋作响,没多久两眼就布满红丝,从眼珠中央向四周扩散。也不再管他了,苏铁收起他的手机,把这猴子扔上楼道的小门楼顶部,他有信心这家伙在未来数小时内身体移动不过三十寸。

     顺着楼梯小心翼翼往走下去,还没下到二楼就听到一阵嘈杂的电视声音,中间夹着一阵阵清脆的撞击声。在楼梯栏杆边上,苏铁探出双眼看着厅里的情况,几乎没气歪自己的鼻子。

     玛的,恐怖分子也能过得如此潇洒!

     苏铁看到厅里只有三个人,一个光头黑人和一个金碧眼白人正在打着桌球。苏铁看了黑人打了几杆,枪法还可以。那白人握着一瓶啤酒边喝边骂,这风度不适合桌球运动。

     最后一个看上去是华人,孤零零坐在沙上看着华夏足球级联赛,真不敢恭维他的品味。

     只不过沙旁边竖着几支冲锋枪,这倒让苏铁头皮有点毛。

     再扫视了一下厅里,好几个房间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当看到斜对着楼梯的一个房间时,苏铁浑身一阵激动,透过门框他竟然看到了苏莞婷的半个身影。

     苏铁侧着身子打量了一下苏莞婷,她坐在椅子上被反绑双手,整个人失魂落魄一样低着头,完全没注意到苏铁的出现。苏铁从裤袋里摸出一毛钱的纸币捏成小球,轻轻一弹,小球直飞到苏莞婷脚下。

     苏莞婷猛地抬起头,看到苏铁手指摆着嘴上做一个嘘的噤声动作。她眼里刷地冒出泪花,也不知道是过度惊恐还是感激。若不是亲身经历,估计她也不敢相信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会前来搭救自己。

     苏铁用手指指着两边看不到的房间,嘴里慢慢做着一个“有人吗”的嘴型。对面的苏莞婷还算醒目,连忙摇了摇头。这让苏铁松了一口气,想想办法还是很容易解决厅里的三个暴徒。

     但不可能毫无声色地解决他们,必须分而破之。苏铁抬头扫视了一眼,看到楼梯转角墙壁上的电箱,突然灵光一现。

     他赶忙回到楼顶,把躺在小门楼顶上的猴子扶下来,再把他推到楼顶最远角的一处,让他半个身子趴在水泥栏杆上,就像闷骚地看风景一样。

     苏铁再回到楼道里,把电阀总闸关上。苏铁知道这一招是有危险的,很容易引起匪徒们的疑心。不过好在总闸在顶层的楼道里,估计他们也没想到有人无声无息地爬了上来。

     果然,总闸一关,整栋楼灯光一暗,楼道里顿时变得伸手不见五指,楼下一阵轰动,二楼里的匪徒一阵叫骂,但听上去没有起什么疑心。

     苏铁在灯光变暗的一刹那,转身跑回楼顶,继续隐藏在小门楼顶部。没几秒钟,楼房灯光再次亮起,楼下顿时变得安静很多。看上去匪徒没也没生出太大的疑心。

     听着楼梯的脚步声传来,应该还是有人上来了。果不出其然,刚刚在看足球比赛的匪徒持着冲锋枪警惕地走上顶层。

     “鬼哥,你在喂蚊子啊?”他看到前面的猴子趴在栏杆上,疑心全消,但还不忘记打起趣来。

     但这叫鬼哥的猴子没有任何回应,站姿也很风骚,看得很入神。

     他的声音在苏铁听来有点耳熟,再看了一下他的身材,苏铁基本确定这家伙就是在银行杀人并且劫持苏莞婷的那个暴徒,最后还开枪击伤了自己的左臂膀,不过好在福大命大,枪伤不算轻但现在已经止血了,就是行动起来相当疼痛。

     上来楼顶的匪徒实在有点纳闷鬼哥的全神贯注,他便轻步走过去想看看是什么吸引了鬼哥。没走几步他就遭受了和鬼哥一样的命运。

     当他看到苏铁的时候,眼里比鬼哥当时看到苏铁的样子多了几分惊恐,毕竟他在银行和苏铁打过交道,实在想不通苏铁怎么能找到这个地方,还能不知不觉地钻进了自己老窝。他第一反应是苏铁应是苏莞婷的保镖,早知道这样,在银行里拼尽老命也要干掉他了。

     现在一切都迟了,他也终于如愿以偿地和鬼哥一起看着风景,啥都没有的风景。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鬼哥的瘦脸扭曲得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鬼怪,在阴阴的夜色下显得特别狰狞恐怖,嘴里充满了唾液,滋滋作响的声音就像吸血鬼吸血出来的。

     不过苏铁也没为难他,拍拍他的脑瓜,然后解除他带来的武器,再慢慢探回楼道里。

     关电闸的小聪明只能使用一次,苏铁不敢再造次。对面的苏莞婷看到苏铁一个人回来,神色顿时放松了不少。

     过了好一阵,白人意识到刚刚还在看球赛的同伴去打开电阀,都好几分钟了还没有下来,前一阵上去接电话的鬼哥也同样没踪影,这多少让他感到纳闷。他向黑人同伴抛个眼色,两人提起枪械直往顶层走。

     苏铁心里嘿嘿一笑,只要上到三楼,想怎么拿捏都行,能把你从圆整成方的。

     不出所料,两个外国人上到三楼,看到鬼哥和开电阀的家伙安安静静地趴在栏杆上看风景,心里大为放心。

     解决这两个壮实的家伙估计会弄出一点动静。

     苏铁看着这两匪徒往鬼哥那边走,便从裤兜里掏出两颗子弹,右手重重地扬了两下,手臂带起的一阵风声惊动了他们。

     但等他们回过头来的时候,两颗细小的子弹就像砖头一样沉重击在他们脑门上。两人闷哼一声应声倒地,沉重的躯体和枪械落地响起了一阵沉闷的声音,可是在这空旷的楼顶显得十分微弱,楼下那几个暴徒正热火朝天地弄着他们的龙凤狼美味呢,哪里会注意到这样的声响?

     苏铁跳下来,依样画葫芦地把这两匪徒弄得动弹不得,再把他们搬到鬼哥身边看风景。

     苏铁拍拍手,心里一阵痛快,解决问题过程麻烦,但结局就这么简单。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