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0章:沈卫中的病情
    李平走后,宁静有点失神地坐在座位上,仔细回忆着苏铁在端城的案件。 ≥ 那是自己在端城侦办的第一个案件,平心而论,宁静还是自认为做得很仔细和谨慎的。单从这案件看,苏铁毫无疑问是罪有应得。

     只是苏铁在保城也牵涉到类似的案件。如果把这两个案件摆在一起看,其中相似的情节却让端城的案件疑窦顿生。职业的敏感性让宁静无法忽略这个疑点。

     如果端城的案件不是苏铁所为,那么受害人体内现苏铁精子以及床单上现苏铁的精斑,这又怎么解释呢?

     如果说有人从苏铁身上不知不觉取到这样的东西那实在太可怕了,再说在苏铁周围也没现谁有这样的动机去陷害他,能这样陷害一个人不可能是突产生的想法,而是需要经过很久的布局以及选取时机才能实现。

     除了苏铁被陷害的微小可能外,宁静脑海中突然产生两个更可怕更不可思议的想法。苏铁可能是双重人格患者;再荒谬的一点,苏铁可能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想到这些宁静不禁觉得心烦意乱、头脑欲裂。

     保城6军医院的病房里,苏铁本想安安静静地玩手机象棋,但一想到重症监护室里危在旦夕的沈卫中,心里又是一阵莫名的难受。

     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够悲催的了,和沈卫中相比又好像啥都不是。起码自己还能安稳地活下去,还有一个妹妹,虽然素未谋面,毕竟在世上也算是有亲人。沈卫中一家恪尽职守、为国为民却最后落得家破人亡。有谁能比这一家的遭遇更悲惨?

     苏铁忍不住再去找苏莞婷,希望下午能再去看看沈卫中,虽然不一定能解决他的伤病,但起码给自己一个机会去尝试。

     来到苏婉婷的病房,里面已经有一个客人了,看上去是个医生,年纪三十多岁,高挺的身材穿着一身洁白的大白褂,显得仪表不凡,器宇轩昂,满脸隐隐带着傲气的自信使得他看上去意气风、踌躇满志。

     看着有客来访,苏铁正想打招呼后离去,不过苏婉婷看到苏铁却是眼前一亮,她赶忙说道:“苏铁,你来得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王南医生,他也是沈伯父的主治医生。”

     没想到沈卫中的主治医生竟然如此年轻。苏铁点点头笑着说:“您好,我是苏铁。”

     王南淡淡地点点头说:“就是你用草药给苏小姐处理毒蛇咬伤?你这样有点病急乱投医了,怎么可以胡乱使用未经证实和检验的草药?如果出了什么副作用你负责得起?”

     苏铁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他看着苏婉婷脸色尴尬,显然她也没料到王南抛出一连串的质问。

     能接手沈卫中这样重要的病人,还能主刀开颅手术,王南也的确有一些傲气的资本。不过你有能力不代表可以连基本的礼节都不顾。苏铁心里觉得大大不爽。

     没等苏铁回应,苏婉婷忙着说:“苏铁的草药为我争取了很大的治疗时间。如果不是他,估计我现在都生死不明呢。”

     王南嘴角一笑:“婉婷,我没有责怪小苏的意思。只是职业的专业程度让我习惯了小心对付每一个病人。华夏人使用的草药都只是根据经验去对症下药,不但经不起验证,一小心就会造成很大的恶果。我建议你还是尽快做一下身体和血液检查……”

     没等王南说完,苏婉婷冷冷打断他:“王医生,我心里有数。还要很多病人等着你去帮助,你就先去忙吧。另外你以后叫我苏小姐或苏女士会比较恰当一点。”

     王南眼神一阵阴冷,脸上阴晴不定。他看了一下苏铁,好一会儿才说:“那好,我先去忙。苏小姐,你在这里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我虽然这里请来帮忙的医生,但还是能说上几句话。”

     看着王南不欢而去,苏铁也有点尴尬,毕竟自己不知道这家伙和苏婉婷是什么关系。他只得笑了一下说:“对不起,打扰你们了。王医生看上去很专业。”

     苏婉婷摆摆手说:“没关系。王南的确是华夏相当有威望的脑外科医生,听说在亚洲乃至世界上都有不小的名气,要不也不会让他主治沈伯父了。就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以前我就听过他名字,不过也是昨天来医院才认识他的。对了,你找我有事?”

     苏铁点点头,怀着试探的目的说:“还是关于沈局长。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让我再去看他一下,最好能今天。”

     苏婉婷满脸狐疑神色,上午苏铁就说过能帮助看一下沈卫中的病情。那时自己口里虽然不置可否,但内心还是不相信苏铁能帮上什么忙。治疗毒蛇咬伤,经验能帮上很大的忙;相比之下,颅内出血这样的伤病则需要更多的专业能力。

     不管怎么看,苏铁都不可能具有这样的专业能力。

     苏铁接着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忙,但我很敬佩沈局长,如果能做点什么的话,总算也是好事。”

     苏婉婷说:“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沈伯父的病情实在太重大了,就连王南这样的专业医生都束手无策,我只是怕有了希望后再失望。不过去看他一下倒不是问题,只是今天真的不行了,这个医院的规矩我不能违反。明天一早我去找你。”

     听到苏婉婷都这样说了,苏铁也点头表示感谢,反正也不差这点时间。

     第二天九点,也是苏铁刚刚起来洗簌完毕,苏婉婷依约而至,同样是坐着轮椅抱着餐盒。

     苏铁看苏婉婷和自己差不多,也几乎没人探望,就不知道她每天早上从那里弄到这般美味的早餐。不过人家是大明星,这自然不用她去操心。

     苏铁急不及待了,三两下吃完早餐,推着苏婉婷上去重症监护室,在探病登记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王南。

     “苏小姐,Icu(重症监护室简称)不是一般的地方,我还是建议探病的时候尽量减少不必要人员,有一点意外都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王南看了苏铁一眼,对着苏婉婷不满意地说了一句。

     虽然王南的语气不太好,但他说的也有道理,苏婉婷没有太大的反应,当下便不愠不火地说:“谢谢提示。我行动不便,需要苏铁的帮忙。再说他也想来探视一下,看看能否帮上沈局长。”

     王南哑然失笑地说:“小苏的心意很好,不过我和专家组都没太大办法,他能帮上什么?今天沈局长颅压有较大回升,创口附近也有血块重新凝聚的迹象。我觉得很不乐观,待会我主持专家组会议,再商定一下新的治疗方案,目前看上去我们需要尽快二次开颅手术。”

     苏铁倒吸了一口冷气,在脑袋做两次手术意味着什么,还是在间隔时间很短的情况下做的?即使对医学一无所知的人也知道这手术的凶险程度,这不亚于用生命作为绳子和阎王爷拔河比赛。王南胆子挺大的,不过以他的专业水平,这应该不是无的放矢的想法。

     苏铁不想在这些无聊的话题扯下去,赶紧说道:“我们就是进去看看,很快离开。”说完就推着苏婉婷进入监护室。看着苏铁的背影,王南嘴角一阵冷笑,转身离去。

     苏婉婷隐含泪花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沈卫中,这个人和自己家族也算是渊源颇深了,和自己父亲以及叔伯犹如亲兄弟。自己小时候没少被他们夫妻抱着逗弄,想不到现在一个牺牲在医疗前线,另一个又命在旦夕。

     这个人不是爷爷最出色的学生,却是爷爷最喜欢的学生之一。性格火爆,为人忠义,正直清明,爱憎分明。凭着他是爷爷的学生,他本可以在官场上走得更远。

     只是由于多年前的那次西南战争,他一怒之下枪决了几个恶贯满盈的俘虏,因为这事情导致他一直难以升迁。直到五年前,他五十岁的时候才升任保城的警察局长,没出意外的话他也将会在这个职位上退休。

     苏铁不知道苏婉婷心潮起伏,他看着旁边的医疗仪器好一阵,从读数上看,沈卫中的确活不了几天了,二次开颅手术可能是王南尽下人事罢了。如果是一般家庭的话可能早已放弃治疗。

     苏铁又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监护室的气味,严格来说是在感受沈卫中身体的气味。

     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沈卫中脑袋里不但脑叶的旧创口还在出血,在豆纹动脉等几个部位也出现破裂渗血,这是高血压脑出血最常见的类型。

     看上去沈卫中并不是一个健康的人。现代都市的中老年人都多少有一些身体毛病,例如三高。只是沈卫中长期在警察一线,压力更大,生活更加紊乱,因此他的这些毛病就特别严重一点。

     即使不是因为那次爆炸冲击引起脑出血,他如果再不及时停职接受治疗,身体内隐藏的不健康因素也迟早会导致脑出血,只是后果不至于这般迅猛罢了,还能接受保守治疗。

     与其说是爆炸冲击导致颅内出血,还不如说是这个爆炸冲击加快和加重了本身就很可能出现的脑出血。

     目前的颅内出血只是一个结果罢了。在沈卫中这个年纪下的血管硬化和堵塞,如果不尽早解决身体机能的毛病,脑部出血将很难解决。

     解决高血压和血管问题却是需要花不少时间。沈卫中目前这个状况,很难接受保守的方式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