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8章:重症病人
    “混蛋,你干什么?”宁静回过神来的时候,却现苏铁沉重地压在自己身上。  又羞又急之下,宁静一膝盖狠狠地顶在苏铁腹部。

     苏铁被她顶到一边抱着肚子惨叫,然后只听得啪啪两声,脸上顿时被宁静狠狠抽了两下。勃然大怒之下,苏铁一把拉起她喝道:“都说你胸大无怒还真的没错。你再走过去试试,再拉着你老子算是你生的。”

     宁静突然意识到苏铁曾经警告过警方院子里埋有地雷,如果刚刚那一脚踏下去,现在自己可能已经变成肉块了。苏铁救了自己一命,此刻被他骂得都不知道怎么还口。

     “嘶!”苏铁痛苦呻吟一声,一手捂着左肩上的枪伤,鲜血慢慢从手指中渗出。救了宁静一命,倒是让自己的伤口再次裂开,顿时被痛得头皮麻。充什么英雄?早知道就让她一脚踩上去,让两人的恩怨在爆炸中烟消云散。

     听到声响的田迪和盖增军也从厨房里跑了出来,他们得知生什么事情后都是面色一变。不过他们也搞不明白苏铁为什么确定那儿就有地雷。

     没想到这班暴徒如此狼毒,竟然在接近核心活动区的地方都埋有地雷。现在不是问太多问题的时候了,想到这班暴徒是从金三角丛林里出来的,什么阴毒的事情都干的出来,要怪就怪自己排雷兵也是刚刚到达,还没有进入排雷任务状态。

     盖增军马上命令排雷兵进入院子进行探测。如果这巴掌大的地方没弄清楚哪儿有地雷的话,这里简直是寸步难行。

     在宁静刚刚踏足的位置附近,随着探雷器上蜂鸣的声音响起,众人都觉得冷汗直冒。这边暴徒简直太阴险了,胆子也肥了。他们分明是等着警察和军队来踩陷阱。即使军队提前找到这个地方,也不太可能很快攻下这个院落,除非是使用迫击炮和火箭等重型武器。不过等军队现需要使用这些重型武器应对的时候,可能已经损失惨重了。

     如果不是苏铁的警告,军队可能真会吃上重重的一记闷棍。

     盖增军一脸纳闷地问着苏铁:“你怎么可能知道?你能看到地底下面?”

     苏铁伤口重新开裂,此刻痛苦万分,心里早就把这盖团长和宁静骂一百遍了,罗哩罗嗦的,就不知道先救治自己。不过这好像也不能全怪他们,谁让自己贪嘴留下来,否则哪里会再趟这浑水。

     “我嗅到的,你信吗?”苏铁惨白的脸色露出一丝笑容笑着说。

     盖增军脸上一阵讶然,但不管怎么说苏铁也的确是准确定位地雷的位置。他见苏铁的伤口已经流血不止,就不再追问下去,当下马上命令医护兵护送苏铁上军车,一边止血一边送往保城6军医院。

     保城6军医院,直属岭南省军区的师级单位,随着军队的一系列改革,这个医院已经不再对外提供服务,而是全天候为军队提供免费服务,以及有限度地为军人家属提供服务。尽管如此,这个医院还是具有相当高的医疗水平,特别是在烧伤、骨科、神经外科等享誉岭南,因此不少人还是能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到这里接受治疗。

     当然,对于军队经常接触的损伤,他们也有特别设立的野战外科接受伤员的治疗。对于受到枪击伤害的病人来说,这里是最好、最专业的医院。

     苏铁的枪伤不重但也不轻,特别是为了救宁静受到二次伤害,不但平添了许多痛苦,失血过多也让自己头晕目眩。被送到医院后马上被转入手术室,直到手术完毕都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由于自幼习武练就的特殊体质,次日一早起来,苏铁马上恢复了神采。

     对于苏铁来说,医院可能是除了家、学校和监狱之外,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毕竟自己也在少管所的医院里待过几年。

     但医院却又是自己最不愿意待的地方,整个空间里充斥着各种疾病的怪味,有轻有重。如果是在少管所的医院里,自己还能名正言顺地施以援手;但在外面的医院里却是爱莫能助,即使自己有能力把病人医好,也没法让他们接受自己的治疗。

     这个病房看上去并不像自己熟知的普通病房,而是一个单人间公寓式病房,里面一应俱全。苏铁简单洗簌完毕,正想着要不要尽早离开这里,但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打开门一看,竟然是苏莞婷,想不到她也是在这个医院。

     苏莞婷一脸嫣然,看上去不但已经被注射了抗毒血清,她也早已经从昨天的恐惧中恢复了过来,神采奕奕。只是脚部有伤,目前只能坐在轮椅,她一手扶着餐盒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苏铁不由得暗暗赞一下。以前曾在不少杂志封面和电视节目上见过盛装打扮的苏莞婷,但此刻看着她清艳容颜,不施半点脂粉,雪白红嫩的脸蛋似温玉雕琢而成、嫣红小唇犹若嫩红樱桃、细长睫毛彷如柳叶,黑白分明的星眸中闪着一丝淡淡的烟岚,恍如一片秋水隐藏着万千风韵。只是她身上穿着淡蓝的病服,身材纤瘦,让人平添了几分油然而生的怜意。

     很美!不但很美,她一出现伴随着阵阵的异香,让苏铁觉得周围充斥着疾病味道的空间变得像开满茉莉花的野外林间。

     “没半天,就忘记我了?”苏莞婷看着苏铁愣愣的站在门里看着自己,俏脸上露出一阵隐含着笑意的佯嗔。

     苏铁一阵讪笑,连忙把她推了进来笑说:“我只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看上去你已经打了血清,不至于要做轮椅啊”

     苏莞婷把餐盒放在桌子上说:“我也觉得不需要,可是还有点痛,我也拗不过那些人。我让人做了些早餐,也给你送了一份。”

     她打开餐盒,一阵香甜的味道顿时钻入苏铁的鼻子,肚子里面有了咕咕的叫声。苏铁也不客气了,抓起勺子抱着餐盒大口大口吃着。富贵人家的东西就是不一样,一个小早餐都能做得如此精细美味。

     苏莞婷看着苏铁狼吞虎咽,又好气又好笑:“有没人和你抢。难道比昨天那个什么龙凤狼还好?”

     “当然是这个好。那些野味只能偶尔过过瘾,哪能当饭吃?谢谢你啊,要是你的歌迷见到我吃了你的东西,估计眼神都能杀死我”苏铁笑着说道。

     听上去苏铁并不是自己的歌迷。作为红遍天的歌星来说,当面知道这样的事情,苏莞婷心里难免有几分失落:“你不是我的歌迷?为什么不是啊?这可要改。”

     苏铁哈哈一笑,没想到苏莞婷竟然如此敏感。他笑着说:“我天生没有艺术细胞。不过你唱得真好听,我可是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你了,我以前的同学十有**是你歌迷。”

     “这还差不多。对了,你做什么的?看上去你应还在大学啊。但功夫厉害,又能医治毒蛇咬伤,这又不像一般大学生能干的。你家里人呢?你受到严重伤害竟然也不过来看一下。”苏莞婷再次对苏铁的身份产生了兴趣。

     “我暂时失业,以前跟了以为师傅学会点手艺,上不了台面。家里……就一个妹妹,也暂时不在身边。”苏铁也不知道怎么对她说自己的事情,一是两人还不至于熟络到那个程度,再说真的把自己以前的故事说出来,难免这歌星摔门而去,这就相当尴尬了。

     苏莞婷觉得这家伙没棱没角的,但就总是有些心事藏在心里。听他没兴趣透露太多,自己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

     她看着苏铁吃完了早餐就说:“既然吃完了就走走吧,顺便帮我一个忙,送我去重症监护室,我想去探望一位病人。”

     这事举手之劳,再说能和这异香美人待在一起简直是享受。

     一路上苏铁推着苏莞婷至上顶层的重症监护室,不禁暗暗吃惊。除了少管所的监狱医院,自己几乎没去过别的医院了。但一路上透过门窗看到这里病房中的环境和各种仪器,苏铁不禁暗暗感叹以前的监狱医院和6军医院相比,简直就是破落的房子。

     正常来说,如果不是亲属是不能进入监护室探望的,更别说是像苏铁这样的外人了。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苏铁竟然被允许进去,可能是苏莞婷行动不便需要协助吧。

     经过一些手续和消毒后,苏铁和苏莞婷进入监护室见着探望的病人。是一位约5o多岁的男子,脑袋被白纱布包裹着,身体插着各种医疗小管和检测仪器。旁边的多参数监护仪出滴滴的声音,苏铁能看懂上面的读数,虽然还有明显的生命体征,但看上去已经非常危险了。

     苏铁心里一阵难受。这是一位颅内出血十分严重的病人,已经做过脑部手术,但病情依然没有缓解的迹象,可以说已经一脚踏在鬼门关了。

     这样的脑部手术不像其他一般的外科手术,如果第一次手术不成功或者没有好转迹象,那几乎是没有挽回的余地。这样的手术对于病人是**的折磨,对医生是精力的折磨,但对于病人亲属来说,那就是一个精神**和精力上煎熬。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这样的手术和治疗可以使得一个小康之家破产。

     苏铁突然想到李庆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去医院检查。如果还没去的话那就麻烦大了。

     苏莞婷眼里露出一阵难过和痛惜,看上去她是非常尊重这位长辈。只是在监护室里苏铁不好问什么问题。看了几分钟,苏莞婷叹了一口气,让苏铁推着她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