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9章:病重的沈局长
    苏铁推着苏莞婷离开监护室。≧   进入电梯后苏铁说:“这位病人相当严重。他是你亲人?”

     抬头看了苏铁一眼,苏莞婷说:“他叫沈卫中,他是我爷爷的学生,我爸这一辈的人都叫他大哥,因此也算是我的伯父了。他是一位英雄啊,他一家都是英雄。”

     苏铁不知道苏莞婷的背景,自然是不清楚她爷爷是何方神圣。

     “十多年前那次突的流行传染病,沈伯母在医疗前线战斗,不幸感染病毒去世。五年前,他的儿子被派到非洲参与维和,在一次救援平民行动中,他为了保护数个妇孺中弹身亡。三个月前,沈伯父还是保城警察局长,在领导一次针对重大跨境贩毒的行动中受到爆炸冲击,行动结束后依然坚持案件后续处理,却没想到那次爆炸留下了这伤害。他家里就剩他自己了。”苏莞婷对沈卫中的情况娓娓道来。

     苏铁心里一沉,果然是一家都是英雄,只不过结局未免太悲惨了,也没想到他竟然是宁静的前任局长。他点点头说:“很值得尊敬。他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情况医院只是降了颅压和清理颅内血块,还没止住颅内出血。这样的伤害不像一般外伤,每清理一次都要冒着生命危险,多一天就加一分危险。医生怎么说?”

     苏莞婷听得一愣,没想到苏铁也对这样的伤病有所了解,很多像苏铁这样年纪的人连颅压是什么都弄不清楚,更何况他只看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苏莞婷心里对苏铁的疑惑多了几分。

     她回应说:“医生也是这样说,目前很难控制复出血。主治医生在脑外科方面很有威望,是政府专门从京城请来的专家,目前他也没太多办法了。按照他的说法,沈伯父就是活下来,这一辈子估计也变成植物人了,他已经让我们做好最坏的打算了。你怎么知道这些?”

     苏铁笑着说:“我看过一些书。苏小姐,你下午能再带我探望一下沈局长吗?或者我能看出些什么?”

     苏莞婷听着这话,猛地抬头看了苏铁一会儿,仿佛看到了希望。好一会儿她才苦笑着说:“看书能帮上什么啊?不过我先感谢你的好意了。重症监护室每天只能允许一次探病,恐怕要明天才带你过去了。”

     苏铁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心里尽管对沈卫中十分的敬重,但对于这样重大的伤病,也不是自己看两眼就能接手的。

     没多久就回到了苏莞婷的病房。苏莞婷把正在充电的手机还给苏铁,他才记起原来手机还在苏莞婷手上。这下可好,电量又满格了,能玩大半天的象棋分散注意力,那么在医院里倒不会太难受。

     告别苏莞婷,苏铁回到自己的病房,打开手机一看,有数条短信息,其中有几条是李平的问候,但有一条却是陌生人的,短信息很简单,就“谢谢”两个字。

     短信息是今天上午送的,苏铁猜想除了宁静,估计没有其他人了。苏铁暗骂一句,立刻把短信息删除,手机上有宁静的短信,自己觉得心里实在堵得慌。

     昨天的一个银行劫案的严重刑事案件,由于宁静的判断顿时间变成一件恐怖事件,在韩湘的果断要求下,军方直接介入主导了这次行动。也由于苏铁在果园里的帮忙和透露的信息,使得军警察没了后顾之忧迅消灭市内的暴徒。银行劫案在保城市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但由于政府低调处理,真实故事却只有为数不多的人了解。

     这次事件引起了华夏军政界的强烈不满,军方已经要求政府考虑对金三角的任坤武装组织进行清理,否则他们这样目中无人的挑衅将会被其他武装势力视为榜样。当然最后的定论还没出来,政府也不打算对外公布这事情。

     但不管怎么样,这次警方的迅判断,政府的果断决策,军警民的完美配合,使得暴徒短时间内无声无息地被消灭掉,除了在银行被枪杀的大堂经理外,军警民还几乎没有伤亡。事情还没完全结束,保城市政府、分军区、警察局就已经得到了各方面高层的高度赞扬,毫无疑问,参与这次事件的人在自己的政治生涯上将会画上重重一笔。

     至于苏铁如何行功论赏,政府目前还没那么快有定论。不过他作为这次事件的关键人物,就像一把打开大门的钥匙一样,所做的贡献实在太大了,在物质的奖励上怎么做都不为过。

     保城市警察局长办公室内,李平端坐在宁静前面,年纪虽然比她大上不少,但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人家是市局的副厅级局长,估计没多久将会按照惯例升任保城副市长。而自己却是保城一个河东区局的科级刑侦队长,级别差了老远。

     虽然同是警察,但自己一年到头估计也见不上局长一面,更别说被她亲自接见了。沈卫中局长在保城待了五年,李平只在一次会议上远远见过他一面。

     “李队长,这次因为你和苏铁联系上,不但让我们在短时间内拔除了潜伏在市区的恐怖暴徒,也让我们短时间内解救苏莞婷。这让我们消除了不稳定因素,也让我们保城的良好形象得以保存。虽说这次行动变成由军方主导,但我们警方也功不可没。而在警方里面,你可是居功至伟。”宁静双手摆在办公桌上平静地说道。

     有了宁静这样的赞扬,李平心里更加忐忑了,说实在的,自己只是瞎猫碰上了苏铁这个活耗子。李平有点紧张地说:“主要是市委市政府以及宁局长的领导,我们警方才得以施展。”

     宁静听着他的回答便笑了一下说:“反正在这次报告中,你的名字将会很响亮就是了。”

     李平一听心里那个酸爽啊,在这样的报告中榜上有名那意味着什么?自己平时没有什么污点,在位也算尽职尽责,目前随着宁静的到任,保城警方估计会出现一些人事变动。看来自己升职加薪指日可待了。在保城这样的副省级城市能升一级顶过其他地市的两级。

     想到这李平突然现苏铁简直是自己的命中贵人,认识不过数天,不但解决了自己一直引以为憾的身体隐疾,还很大可能让自己升官。等忙过这几天一定好好去犒劳他一下。

     在宁静面前当然不敢表露自己的心里话,但李平还是很好奇政府将会怎么对待苏铁,他便旁敲侧击地说了一下:“局长您也知道苏铁那小子才是关键人物……”

     宁静知道李平想问什么,她就说道:“我们不会忘记任何有功的人,警方会如实上报。只是怎么表彰苏铁,那是市政府的决定。看样子你和苏铁很熟络?”

     李平想了一下说:“我也不瞒局长,其实我和苏铁认识也就几天。但说和他熟络那是有点轻了,在我私人角度看,说他是我恩人也不为过。”当下李平边把王小花的案件从头到尾说了一次,也把苏铁为自己治疗隐疾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宁静听着李平说完,一脸的沉思,但脸色不太好看。好一会儿她才说道:“他也说嗅到的?你信吗?”

     李平点点头说:“其实一开始我也不信。只是王小花的案件的确是他通过嗅觉给警方提供了破案的契机。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嗅到我的隐疾……局长,这是真真实实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我这种隐疾除了老婆,没其他人知道,我想不信也不行。”

     宁静心里一阵难受,这句话四年前审问苏铁的时候就已经听过,那个时候自己觉得很荒谬。而昨天又听到一次,只不过苏铁嗅到的不是疾病,而是埋在泥土里的地雷。宁静说:“你应该知道我四年多前侦办过苏铁的强奸案吧?那案子你怎么看?”

     李平见到宁静的脸色不太好看,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触动了她心底最担心的事情。不过现在也只有硬着头皮说下去了:“如果不是那份精斑的dna检验报告,我不信苏铁能干出这样的事。怎么看苏铁都不是这样的人。局长您刚刚也听到了,王小花案件里骚扰受害人的情节,和四年前的案件极为相似,当年苏铁也说受害人身体隐藏有重病。”

     宁静冷笑一下说:“法院定罪讲的是证据,我们提供的那份dna检验报告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他还不信可以申请复检,我支持。”

     李平一听赶忙说:“我的意思不是说那报告有问题。我百分百相信当时局长也是公事公办,我看了一下当时的刑侦记录,看上去局长最开始对苏铁成为嫌疑人还是持有怀疑态度的。其实我也建议苏铁不信的话,申请复检证据。”

     宁静脸色好看一些,她点点头说:“你把王小花案件的报告给我送一份。我对苏铁并无恶意,当然现在我不待见他,他也对我心怀怨恨。但就事论事,我对侦办他在端城的案件问心无愧,他昨天救我一命,我也记下了。另外请李队长帮我一下……”

     李平听宁静没说完,就赶忙说:“请局长指示。”

     宁静接着说:“由于端城的案件,我和苏铁不对头,他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不好出面。所以请李队长帮忙照应他一下,当然是在合情合理合法的范围内。如果是你搞不定的话请告诉我,我会帮忙的。”

     李平赶忙回应道:“说帮忙是言重了。就凭这几天生的事情,对于苏铁的事情在公在私我都会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