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34章:暴发户
    “苏小姐,原来服务员没骗我们,你真的在这里!”

     苏铁和苏莞婷详谈甚欢之际,雅间房门被推开,王南捧着一瓶红酒笑吟吟地走了进来。

     他身后跟着一脸阴晴不定的李文山,这倒是让人意外。按照王南的脾性不至于和这样的人走在一起。

     见到这两人苏铁感觉挺诧异的,但苏莞婷却是粉脸一寒,王南这人实在太不讲规矩了。

     华人的交际圈里,在餐厅遇到窜门敬酒并不奇怪,但一般只限相熟的或同一圈子的人,又或者是下级礼节性见上级的人。即使在这个情况下都需要看看对方和谁在一起,否则冒然而来是非常唐突和不礼貌的。

     如果真是那些不太相熟的人但又想拉近关系的话,一般都先打个电话探探口气再决定。

     像王南这样大刺刺地闯进来实在是太失礼了,他不但和苏莞婷“姐弟”俩不相熟,甚至是有隔阂。就这样提着酒瓶过来,和踢馆差不多。。

     可能潜意识里他把苏莞婷看成当红的歌星罢了,歌星并无出奇的地方,甚至还可能是自来熟的交际花。像苏铁这样的人他更是不会放在眼里了。

     不过王南一进来,苏铁就感觉这家伙喝了不少,就连苏莞婷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了。只是看上去这家伙酒量不错,起码还能保持一贯的温文尔雅。

     苏莞婷淡淡地回应一句:“王医生,真巧。”

     “偶然听到服务员说苏小姐在这里用餐,我的脚就不由自主地往这跑了。”王南递上一杯红酒笑着说:“第一当然是要和苏小姐喝一杯,我们做医生的,见到大明星的机会不多。这第二嘛,我要向苏小姐说声抱歉了,毕竟没把沈卫中的病情处置好。”

     苏铁心里笑了一下,即使自己没有特殊的嗅觉,隔着两米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

     想不到他现在说话不但有条有理,听上去还合情合理的。尽管他没有治好沈卫中,但按照目前的情况,只要提到沈卫中,苏莞婷心里还是高兴多于不满的,也基本不介意他的唐突了。

     真的有点佩服这家伙,酒醉人不醉,还算有点酒品。

     伸手不打笑面人,苏莞婷还是很懂得这道理。她接过酒杯脸上多了一丝笑容:“王医生说笑了。我还是很感激王医生对沈伯父的治疗,王医生付出了很多我们都知道。我不懂医学,不过我听说院里对王医生的专业能力还是很推崇备至的。”

     两人轻轻碰杯,王南一饮而尽,苏莞婷却是小抿一口。王南又走到苏铁身边,一边倒酒一边笑着说:“小苏,我也很抱歉没给你信任。你这次可是做了一件大事,不少专家都在找我了解你的治疗方案,可惜我也是两眼一抹黑。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探讨一下。这杯我敬你了,不过你可不能学苏小姐!”说完就把红酒杯推给苏铁。

     王南说得如此客气,但苏铁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他还是接过酒杯说:“王医生过誉了。不过我不能太沾酒,我只能小喝一口了。”

     王南一愣,看了一下苏铁肩上的伤口便笑着说道:“你这伤不轻,但也不至于不能沾酒。苏小姐我就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这样不行。”说完就和苏铁碰了一下杯。

     苏铁说:“和伤口没关系,我的体质就是不能沾酒精。”

     不能沾酒的人是有的,作为医生王南还是知道这个情况,听上去苏铁不像矫情推脱,当下他也不说什么,自己一饮而尽,笑看这苏铁。

     只是没想到苏铁比苏莞婷喝得还少,起码苏莞婷还是小酌一口,他却是红酒触到嘴唇立即停止,就像没喝一样。

     不过看着苏铁歉意一笑,王南心里纵使不舒服,但总算还保持着风度笑呵呵一笑,当作是接受了。

     王南过来虽然略显失礼但还说得过去,李文山却是突兀了。苏铁和苏莞婷又不是傻子,这个时候他和王南一起过来,除了因为李庆伟的病情外,难道是过来道歉的?看着他脸色阴霾一片,就知道这家伙心里对自己还心怀怨恨。

     前戏过后压轴戏出场,王南笑着说道:“小苏也应该知道李总儿子的病情了。昨天小苏和李总有些不愉快,那也是李总爱子心切一时冲动。不过很遗憾,李庆伟的情况我也是束手无策了,李总听说小苏医治了沈卫中,技术了得。就让我把他带过来,一是向小苏道个歉,二是看看小苏有没法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还听说小苏和李庆伟是高中同学,也不是什么外人了。”

     苏莞婷听着嘴角轻轻一撇,她了解的王南心高气傲眼角顶天,自然不是那种能放下身段甘于做和事老的人;医术了得但也绝对不是仁心仁术的医生。沈伯父被苏铁治好,完全抢了他的风头。现在有一宗类似的病例,他自然是想看看苏铁是真的身怀医术,还是撞了****运一不小心让沈伯父活了下来。

     其实自己也更想知道苏铁的能力,以及苏铁是否会出手救助李庆伟。

     李文山走近几步盯着苏铁冷冷问道:“你真的能救庆伟?”

     这话把王南愣了一下,进来前已经让李文山暂时放下身段,有话好好说,没想到就大刺刺地来这么一句。

     听着李文山的质问苏铁心里不爽。如果当初不是他当众侮辱自己,别说李文山过来问了,自己都会主动去看看能否帮上忙。想不到有“其子必有其父”,都是一样的鸟人,又不欠你家的。

     不爽归不爽,但也总不能眼眨眨看着人家就这样完蛋。同窗数年总算有点缘份,在学校时没交情但也确实无仇无怨。当下苏铁便淡淡说道:“不太确定,需要先看一下。我并不是什么情况都能处理。”

     “你们把庆伟气成这样,救过来这事就算了,报酬可以谈。否则我不能让你再进牢一趟,我也告得你全身屎!还有那个陈莉莉。”

     听着这话,王南的酒意马上清醒几分,他心里哀叫一下:这脸丢得可真大。

     本来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地位不想理会这满脸肥油的家伙,但架不住他左请右请以及金额不菲的红包。刚刚一时喝多了点便充大头佛带他过来和苏铁缓和一下,看看能否让李庆伟活命,也顺便试探一下苏铁真实水平。却不知这家伙哪来的底气竟然如此求人救命。这肯定是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事情!

     苏莞婷却是惊得目瞪口呆,她突然觉王南比以前顺眼多了。说虚伪也好做作也好,不管怎么说王南总算是有几分教养。这李文山却是**裸的一副暴户样子,你就是爱子心切也不让这样威胁人家啊。

     苏铁哭笑不得,但心里仅存的一分同情顿时烟消云散,陈莉莉口中的这两父子都不是什么好鸟,既然这样那就这么着吧,等着你告去,又不是没上过法庭,这样都能被你告得进,那自己真他玛的是该死了。

     当下苏铁便笑着说:“那个……李总,第一李庆伟的病真不关我事,第二我不是医生,第三我不是圣人,第四我他玛的不欠你家的。我有无数条理由拒绝你的请求,就是找不到一条能接受的。我把陈莉莉送给李庆伟的话转送给你:老子等着法院传票,不告我你是孬货。”虽说不气,但说到最后苏铁都拍桌而起了。

     李文山听着苏铁这样说,一时间被气得指着他说不出话。王南见状知道不宜久留,当下赶忙说道:“李总今天可能喝多了!”说完推着李文山离开。

     不过李文山是否喝多瞒不过苏铁,他啼笑皆非看着苏莞婷说:“你见过这样的人吗?”

     苏莞婷也是挺意外,她笑着问道:“你会考虑帮他一下吗?说不定真的爱子心切喝多了。”

     苏铁摇摇头说:“起码我现在不考虑了。万一李庆伟好不了,我就真的被他家告得周身屎了。”

     听苏铁说得这么粗俗,苏莞婷瞪了他一眼。不过苏铁说得一点没错,即使没今天这一出,他也完全没必要在缺乏信任情况下去冒这个险。沈伯父的情况不一样,那不完全是私事,而是数个政府重要部门一致同意下才能让苏铁放心出手。

     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苏莞婷便叉开话题说:“我有个朋友的公司在保城创立了医学研究所。小铁,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忙问一下,把你招进去。”

     “真的?”苏铁心里一阵激动,在保城找到工作是自己目前最紧迫的事情,如果是苏莞婷介绍的公司又能差到哪里去?不过一想到是医学研究所,他又有点担心地说:“有可能吗?我这学历说不过去。”

     苏莞婷笑着说道:“可以试试嘛。不过你想往高处走,你就真的需要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了。你也要有心里准备,王南也被他们作为专家顾问招聘过去了,以后可能会经常和他打交道。不过你也可以放心,他不属于管理类的,一般情况下他动不了你。”

     苏铁感激地点点头说:“那就拜托苏小姐了!”

     苏莞婷瞪了他一眼,苏铁才意识到称呼弄错了:“拜托七姐了。”

     “这才是嘛。”苏莞婷满意地说一句。然后她又正色地说道:“小铁,我听说你以前的事情。老实说从这段时间和你的接触,我不太相信。不过法院定案判罪凭的是证据,我不太清楚当初生了什么,所有也不好说太多。我想说的是,能放下就放下,否则你逃不出这个魔障,对你没好处。”

     “谢谢七姐信任。”苏铁说道:“但我想告诉你绝对没那回事。不管能不能放下,但的确生了,不管怎么样我都失去了几年时间,能恢复清白最好,不能也没办法了。一般情况下我不会想到那事情,只是有时候难免有意无意地被触动。”

     苏莞婷点头同意,心里想着回去以后是否需要花点时间再了解那个案件,四年青春失去了,但万一真的是无辜的,清白还是能要回来的。

     “还有一件事情……”苏莞婷又正经地说。

     “嗯?”

     “你还很小,本来很帅很让女人喜欢的,但看上去太老气了。要多笑一点,你不快乐点你身边的人怎么能快乐?再说你还让我给你介绍明星女友呢,我可记下来了哦……”

     苏铁听着哈哈一笑,这七姐还真的很有意思,和她在一起总是觉得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