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8章:接手救治
    周卿怡和韩湘结束通话,心里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刚刚自己已经见过王南了,听上去曹磊对他的赞誉并非吹捧。现在他都认为无法医治了,苏铁只是在一个监狱医院里待过几年,他哪里来的信心可以接手这个事情?

     她第一时间就是想给苏铁电话,让他终止这次治疗。

     但毕竟自己也是见惯风浪,凡事都会多想前因后果。目前听上去市政府和警察局都同意了苏铁接手。

     一想到这周卿怡马上镇定下来,就算苏铁是狂妄自大之人,但市政府和警察局决不会草率行事,既然他们都决定了,那么他们决策过程中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内幕。即使是沈卫中不幸去世,后果也未必有外人想象的那么严重。

     想通这点,周卿怡心里反而更担心苏铁的枪伤了,她此时也对宁静产生了一点埋怨,苏铁受了枪伤,她作为知情人竟然不让自己知道。

     正好这个时候徐黛眉回来会客室,周卿怡说:“安排一下,我马上要去6军医院。”

     保城6军医院热闹起来。又是在会议室内,苏铁淡定而坐,手上却翻看着一本文件,那是王南对沈卫中的医疗和诊治报告。看上去苏铁这时有点装模作样,不过他实在看得仔细。

     但一群人都神色各异地盯着他。

     高三强的镇定中带着点怀疑;苏莞婷的不安中带着点期盼;而她身旁一位空军制服的威武军人则是神色痛楚,肩章竟然是一麦一星的少将军衔,样貌看上去隐隐有几分和苏莞婷相似。

     终止了沈卫中医疗服务的王南竟然也在列,只是神色中多了几分阴沉。

     “高院长,你知道这是什么决定吗?荒谬荒唐!你对心脑血管以及脑外科不了解,但你起码还是专业的医生。你就相信一条看不见的小虫能把沈卫中的性命拉回来?这是巫术不是医术。”王南低沉着声音冷冷说道,尽管自己已经没义务再处理沈卫中的伤病,但作为一个专业的医生,还是一个主治过沈卫中的医生,他觉得自己有千万个理由去质疑苏铁的医疗方案和院方的决定。

     被自己确诊为无法救治的病人竟然被其他人接手,这本来就让自己很不舒服了,感觉是有人在挑战自己的专业。

     只是没想到苏铁用的是一种闻所未闻的荒谬治疗方案,王南这刻心里有点啼笑皆非,但又感到自己的专业被侮辱了。

     高三强虽然是儒雅的文职军人,但怎么说也是一个师级的军官。自从这王博士来到医院就没正眼看过自己,自己看在他的身份上也就算了。

     但被王南当着数人质问,高三强脸色也非常不好看。只是从医学的角度看,他的质疑不能说没道理。当下高三强便淡淡说道:“这不但是我的决定,也是警察部、市政府以及市警局的决定,并且还是对苏铁进行背景调查后的决定。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专业。王博士你已经终止了医疗服务,我们欢迎你了解新的治疗,但我不认为你有权利提出质疑。”

     苏莞婷愣了一下,她不由得再深深看了一眼埋头阅读医疗报告的苏铁。没想到官方还在这么短时间内对他进行了背景调查,并且还得出一个很正面的看法,否则他们也不会让苏铁接手了。

     “我一个专业医生不能质疑,他一个一无所知的小子又有什么资格看我的医疗报告。就是他是医学院的,到现在估计也没开始读硕。你们是在乱弹琴,不但闹出华夏的医学笑话,还是对专业医生的侮辱,更是对患者的不尊重。你这院长怎么做起来的?真是岂有此理,我要去卫生部投诉你们。”王南越说越气,说道最后一句话,他涨红着脸拍着桌子站起了起来,显然已经是怒极了。

     一直不说话的空军少将看到王南已经出离了愤怒,甚至矛头都对着高三强了。他瞄了一下王南淡淡说:“6军医院属于军管,别去错地方。”

     “你……”王南正想向着少将飙,但一看他肩上的少将臂章,顿时放低声调说:“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无法容忍医疗队伍有如此糊涂的医生。沈卫中的病不是感冒烧。”

     苏莞婷看着苏铁已经看完了医疗报告,就试探地问了一下:“苏铁,什么时候开始?”

     苏铁站了起来笑着说:“马上。”

     王南一听,顿时跳了起来指着苏铁叫道:“苏铁,你真的敢下手?你敢对这事情负责吗?”

     苏铁没有直接回应王南,而是笑着说道:“王医生,你使用水蛭素太晚了。”

     王南脸色一变,在对沈卫中最后一次检查中,的确现早期对病情出现了误判,从而导致自己一直把焦点放在颅内创口和血块。在最后注射水蛭素也是希望能稳定一下病情,以期再次开颅。水蛭素注射是有定量规定的,短期内大量注射只会加快颅内出血甚至是机体溶血。自己是一个著名的脑外科医生,但不是一个著名的心血管医生,现得太晚了,到了那一刻已经无法再补救。

     苏莞婷和那个空军少将不知道苏铁说的水蛭素,但高三强却是一阵讶然看着苏铁。水蛭素并不是普通人都能知道的东西,自己作为医生也只是对其药理略知一二,但具体的应用并不了解,毕竟这不是自己的专业范围。

     苏铁不再理会王南,径直上到沈卫中的重症监护室。

     在监护室里面,苏铁只带着两位护士,让她们按自己要求的比例配好生理盐水加葡萄糖的注射液,然后把带来的蚁蛭皇小心取下,经过酒精消毒后迅放入注射液内。

     最后看着护士给沈卫中进行注射,当确定肉眼难以辨认的蚁蛭皇通过注射器进入沈卫中的体内后,苏铁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他立马让护士停止注射。

     护士好奇地看着苏铁问道:“结束了?”现在如果能让这护士选择的话,她肯定还是站在王南那边。如果这么严重的疾病都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治疗,那还要医生干什么?

     苏铁点点头说:“出去吧。麻烦你们每半小时给我报告一下心电监护仪的读数。

     高三强和苏莞婷以及空军少将还留在会议室里。

     王南却已经拂袖而去。就是苏铁看出自己误判那有能怎样?沈卫中到这个地步了,就是神仙来了也难活命,他就不信那条根本看不清楚的小虫能把沈卫中从阎王爷手里拉回来。

     别人不认识这空军少将,但高三强却是熟悉得很,当年西南战场上的战友、现在西部战区某特种部队的司令苏永山。他只是挂着空军军衔而已,同时他也是苏莞婷的父亲。其实昨天他就已经到达了保城,只是苏铁今天才能见到他。

     苏永山和沈卫中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沈卫中不但是自己父亲喜欢的学生,更是自己的生死战友,一起在西南战场浴火杀敌。在苏家里,沈卫中和自己几个兄弟关系犹如同胞,要不他也不会在手术前把自己的身后事交待给苏家了。

     “老高,那小子什么来头?虽然有多个部门决定让他接手,老实说我也觉得没底,挺难为沈哥!不过他救婷婷一命,不管怎么样我记下了。”苏永山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根烟放在鼻子上深深嗅着。

     苏莞婷也觉得挺好奇的,这也是自己一直想知道答案的问题。特别是官方做了背景调查后就决定让苏铁接手沈伯父的治疗,苏莞婷对他的背景更加感兴趣了。

     高三强抓抓头苦笑着说:“说起来你们不信,这小子在监狱医院待过,据说在里面救了不少犯人,其中也有脑出血的病人,只是没老沈那么严重。他的医术神奇得让其他医生不敢相信。”

     苏莞婷心里咯噔一下,赶忙问道:“他怎么会在监狱医院待过?”

     看着高三强一脸为难的神色,苏永山笑着说:“年轻人犯点事有什么奇怪的?吞吞吐吐干嘛?”

     如果苏莞婷不在场,高三强倒是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但苏莞婷看上去对苏铁印象非常好,她在场的话这话倒不好说了。好一会儿高三强才为难地说:“我说你们不信,那是因为他犯了强奸……”

     “什么?怎么可能?”高三强还没说完,苏莞婷霍地站了起来,脸色通红。那两个字就像一道晴天霹雳,直把自己打得不着北。

     苏永山也一时愣神了,这么多罪名,自己还真的没想到是这个。

     高三强趁这个机会把苏铁从高考后由端城到保城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苏永山才回过神来说道:“十六岁,高考状元,强奸犯,会医术,鼻子很灵。老高你在说故事呢?”

     高三强摇摇头说:“除了年龄,其他的每一宗放在苏铁身上我也不信啊。最离谱的,听说他在监狱里治好一宗艾滋,只是那时里面乱哄哄都来不及记录,最后也以误诊不了了之了,到现在都难辨真假。”

     听着这话,苏永山父女都目瞪口呆看着高三强。这还真的很离谱,如果真的是能治好艾滋,直接让苏铁去瑞典等着诺奖行了。

     但更让他们吃惊的是苏铁竟然回来了。看着他走进会议室,苏永山父女几乎说不出话来。让你去医治垂死病人,怎么说也需要花上大半天好几个小时,但前后不到二十分钟,这是什么意思?

     高三强一脸茫然地问道:“这就结束了?”

     苏铁点头笑着说:“又不是我钻进沈局长体内,我能些干什么?等到明天上午吧。”

     到目前为止还没看到任何希望,苏永山便问道:“小苏,你给我一个实话让我有个准备,你有多大把握?”

     “接手太晚了。我现在没办法回答你!”苏铁回应着。

     没得到苏铁正面的回应,苏永山脸上一阵难过和失望。等到明天上午?这对自己来说那是什么一种感受?每分每秒心里都被揪着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敲门走进一个护士说:“苏铁,你有朋友过来探病,在你病房里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