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7:滚,谁跟你花前月下
    这时候周呱呱会很尴尬,但她不否认也不回应,一切如常,因为她知道,高立并不太了解喜欢这个概念!

     而如果对感情和人性稍理解一点的人都知道,周呱呱是不可能喜欢高立的,高立的呆和木讷,周呱呱的娇艳和聪慧,这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周呱呱怎么会喜欢高立?

     她如此照顾高立,仅仅因为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仅仅因为高立父母对周呱呱父母有恩,她所做的一切,都只为替父母还恩,只为一份责任!

     而高立竟然认为周呱呱喜欢她,还如此肯定和确定。

     这也是陈秋平一直对高立有成见、一直要整高立的原因之一!

     “这个……我的记忆并不是很完整,说句实在的,按我以前的智商,你肯定不是喜欢我,是因为其他的,比如责任、比如承诺,都有可能!不管怎么样,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么多风风雨雨!”高立诚恳的回答道。

     “不可能,什么原因会让一个人突然就变化这么大?”周呱呱心里惊奇的想道。“难道是因为那个雷电?他不是说失忆了吗?怎么突然又有了一些记忆?”

     “把一份蛋糕切成8份,然后分给8个人,但蛋糕盒里还必须有一份,怎么切?”周呱呱不死心,刚才是情商题,这次出了个逻辑题目。

     “按正常切,最后一份连同蛋糕盒一起送给他!这样就能让蛋糕盒里还有一份。”

     “好吧,我相信以前那个高立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眼前的事情你如何解释。”周呱呱明显平静了一些,但和未成年人喝酒这事,是特没有道德品行的行为,她不打算放过,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一两句说不清楚,我是在有雷电的那天晚上遇到过她,她一个人在那种极端天气躲在一个屋檐下,后来我就遭遇雷电,醒来后,你走没多久,我就回想起这件事,跑回去在那里找到了这个小女孩子,她说她无亲无顾,不知道家在哪里,我只有收留她。她本来就喝酒的,趁我不注意时将家里仅有的三瓶酒喝了个精光,还几次三番请求我买酒给她喝……不知道你后来去过我家没有,我家里现在有很多酒瓶,有大部分是她喝的,至于她为什么这么能喝,我也不知道!反正没酒喝,她就很暴躁!我……我也是没办法!”高立编了个故事说道。

     刚说完,小黑似乎听到高立说的话一样,非常配合的大叫道:“酒,酒在哪里,继续干呀!”

     “这怎么可能?我还在想呢,你家里怎么会突然多了这么多酒瓶,这也是我担心你的原因之一,所以我才没上学,不顾一切的想找到你,怕你有什么意外。”周呱呱深情的说道。

     这让高立非常感动!

     “哈哈,精彩,我也没上学,不顾一切的要找到他,也怕他出意外,他要是出了意外,我找谁报仇去?!”话音刚落下,几个壮汉从不同角落闪现身影,将高立等人合围在中间,然后,陈秋平趾高气扬、气势汹汹的从大门走了进来。

     “陈秋平?你来干什么?你和高立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成为了仇人?”周呱呱很不解的望了两人一眼说道。

     高立瞪着陈秋平缓缓走到面前不远处,眼光瞄了四周的壮汉一眼,个个牛高马大,似乎都是初级武士武者。

     “这该如何是好?!”

     陈秋平也仔细打量了一下高立,似乎在寻找什么,高立知道,他寻找的肯定就是那把菜刀!菜刀在小黑的存储空间里躺着呢!

     “我来干什么?当然是来寻仇!胆子不小,昨天骗我10吨量矿石不说,竟然还砍断我保镖的一只手,得罪了陈家,还想拍拍屁股就走人,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今天,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我就不姓陈!”陈秋平声色俱厉,恶狠狠的说道。

     本来陈秋平是找高立要回他的10吨量矿石,夺了他的那把超厉害的无名菜刀,顺便打断他手脚,让他长长记性,今天碰巧遇到周呱呱也在,在这种荒郊野外,陈秋平色心起了,他打算连周呱呱也要一起占了。

     “陈秋平你今天脑子被门夹了是不是?就他能骗你10吨量矿石?还能砍断你保镖一只手?!你找碴也得找个稍微合理一点的理由吧!”周呱呱再次拦在了高立前面,大声质问道。

     “是不是属实,你问问高立就知道了!”陈秋平指了指高立,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一副一切皆在掌控中的样子!

     “高立,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周呱呱想道刚才高立的表现,有点半信半疑了!

     “量矿石是公平买卖,付了钱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哪有货卖出还要回去的道理?至于砍断一只狗腿,这很合理,狗跑到我家里来咬人,难道还不允许我关门打狗?”

     “你……你放屁,你这是诈骗,什么公平买卖?你当我没读过书?”陈秋平急了,语无伦次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读过书,但你要这么便宜卖给我,大家同学一场,我怎么好意思不要呢?!”高立得意的说道。

     “陈少,咱们跟他废话什么,直接砍了他手脚,抢了他的刀,顺便将这美人绑了就是,大好时光,可不能浪费在这口舌上面!嘿嘿……”站陈秋平旁边的壮汉最为高大,长了一张又圆又凶悍的脸,脸上还有一个刀疤在,似乎是这三个壮汉的领队。

     “你们敢!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伤人绑人,还有没有王法?陈秋平,咱们好歹同学一场,你当真要这样做?你脑子是真被门夹了吗?这种事也做得出来?!”周呱呱手指着陈秋平,愤怒的问道。

     周呱呱知道陈秋平一直对他心怀不轨,没想到他竟然真敢下手,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她心里真有点慌张了!

     啪……陈秋平扬手给了壮汉一巴掌。“什么时候轮到你张嘴放屁了!不懂规矩!”

     “周小姐,误会误会,你别听下面的人瞎说,你也知道,我非常的倾慕你,只希望周小姐你能赏脸,咱们今晚在这里花前月下、一醉方休!至于高立,他的事,咱们暂时可以先放一边,也可以在酒桌上,一边喝一边谈这事也是没问题的吗!”陈秋平一脸淫笑的说道。

     “滚,谁跟你花前月下、一醉方休,你也不照照镜子!”周呱呱恶心的说道。

     “既然周小姐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陈秋平不顾同学情面了!给我上,将他们全绑了,男的如有反抗,往死里打,这一大一小的少女和萝莉,就要好生招待,千万不要伤着了,这会影响今晚的情趣的!呵呵……”陈秋平一脸****的望着周呱呱,极为无耻的说道。

     壮汉听到命令,开始一步一步向高立和周呱呱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