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1:动手能解决的问题就不要动口
    “你才是小人,你全家都是小人!”陈秋平手指高立骂道。

     “三位小人,你们私闯民宅,这可是犯罪!看在同学一场的面子上,我就不报警了,说吧,你们有何贵干?!”高立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知道,既然他们敢从围墙跳进来,家里的线路可能已被剪断,甚至已经布置高频干扰器在附近,他根本无法通过手机或脑信报警求助。

     谁叫他家里没钱,净是些不靠谱的防卫系统和无线网络系统!如果有钱,可以买天盾警队的家庭监控系统,这些系统直接和天盾警队在各个区的区分队联网,如果遭遇干扰或者破坏会自动报警,一分钟内,附近的天盾警队分队人员就会赶来。

     “也没什么事,我们就是想拿回那10吨量矿石,你知道的,那是属于我们的东西。”陈秋平趾高气扬的说道。

     “我就有点不明白了,属于你们的东西怎么会在我家?是你们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把自己的东西随便丢人家家里去?”高立讽刺道。

     “别在这里装傻,敢诈骗我们10吨量矿石,你胆子不小呀你!说实在的,你就算有10吨量矿石,又有什么用呢?不能加工成量原石,一样毫无用处,只能当一堆废品丢在哪个角落。你难道不知道,整个欢乐星,所有的量矿石加工场全在陈家的掌握之下?”陈秋平昂着头,叉着腰,不可一世的说。

     “不过,就他这智商,说不定还真不知道!哈哈……”李经理嘲笑道。

     “难怪,我今天跑了好几个地方,就是找不到愿意为我加工量矿石的加工厂。原来是你在捣鬼!”高立听陈秋平说的这些,发现陈家在欢乐星的势力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谁叫他只有这具躯体七天多的记忆?

     高立呼叫小黑,通过脑信呼叫了N次,均没有任何回应!

     “既然陈家的势力在欢乐星如此之大,如果大到能一手遮天,那自己岂不是很危险?!”

     “看来暂时不能让他们知道量矿石已经全部被他给小黑吸引光了,需要多绕点话题,拖延点时间。”

     “希望小黑能躲藏好,不要出来。”

     高立有点担心的想道。

     “知道我在捣鬼,知道你买的量矿石不经过加工,根本无法利用,还纠结什么?赶紧告诉我们量矿石在哪里,将他们交还给我,这样的话,我们还是同学,我顶多收你100万劳务费和精神损失费,还会退500万给你的。”陈秋平伸出右手,拇指在中指食指上来回滑动做出数钱的动作,阴笑着说道。

     就这样一来一回就要收100万劳务费和精神损失费,可见陈秋平是贪婪无耻到了极点!

     “喔,不好意思,我也想不起我将他们放在哪里了!要不你们找找?!”

     “你……我们好心好意给你说明利害你不听,难道非要我们动手不成?”

     “陈少,不用跟他废话了,这种人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撞南墙不回头!”李经理捋起袖子,一副一言不和就干的样子!

     “那是,既然动手能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动口,别怪哥不给你们机会,你们三个人,给你们三次单挑我的机会,要是赢两次及两次以上,就算你们赢,要是输两次或三次,那就算你们输,要是我输了,我原赌服输,肯定将那量矿石全退回给你们!但要是我赢了,你们就得遵守赌约给我立刻滚蛋消失!”高立想起刚刚还学了菜刀大法来的,目前这境况,高立越示弱,他们三人越来可能冲上来直接****,所以他必须强硬起来!然后设法分化他们,各个击破!——虽然他心里也很没谱!

     “KAO,就按你说的,还耍横,保镖,给我****!”李经理见高立如此无视他们三个,心里有点虚了,于是叫保镖先上去探探高立的底子。

     牛高马大的保镖听了李经理的命令,直接跳了出来,此时保镖在手关节和足关节处,豁然出现两圈忽闪忽灭的有筷子粗细的红色的圆环,从红色闪光圆环粗细看,该保镖应该属于武徒高级武者!

     “退下!谁让你上了?这是我和他的恩怨,你们俩退一边去,我要亲自教教我这位同学怎么做人!”陈秋平直挺挺站着,摆出一个很MAN的姿势吼道。

     陈秋平对高立是知根知底,学校每次体技课,高立是经常站一边看,什么速度测验、敏捷测验、力量测验经常都是第一,不过是倒数第一那种!

     说实在的,高立在他眼里就是一木讷老实的胆小鬼。今天上午在量矿石这件事上,让高立这么摆一道,他心里很不爽,一直想逮着机会在哪里找回面子呢!他清楚的记得,武者测试时,高立根本没通过,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高立只是普通凡人一个,而他陈秋平,可是通过武者测试的,更重要的,他有在家族的练武城测试过,他现在是一名武徒中级武者。那么,按这样的情况的话,在打架这方面,陈秋平是完全可以碾压高立的!

     既然打架无法避免,这么好的装逼找回面子的机会,陈秋平可不想错过!

     陈秋平歪着脑袋昂着头,一副很叼的样子,慢悠悠的朝高立走去。

     高立心里很紧张,下午练了几个钟头菜刀大法,虽然越练越有精气神,越练越顺手,但没有实战经验,心里没底。

     就陈秋平走过来这几十秒钟,高立就感觉手心冒汗。

     陈秋平越来越近,高立不知道要摆个什么招式迎战,只能呆站着。

     高立这样无所谓,陈秋平反而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两人只有两米距离时,陈秋平手足关节处也慢慢凝结出若有若无的红环,仔细一看并不比刚才的保镖凝结的红环细多少。

     站在一旁的李经理和保镖两人看到陈秋平手足处凝结出的红环,随即露出惊讶的表情。

     李经理也是快奔四的人了,但仍旧停留着高级武徒的层级上,只能说是一个比普通人厉害的打手,保镖也一样,也是一名高级武徒,虽然只有20多岁,但是他16岁通过武者测试成为武徒后,经过近十年才勉强晋升到高级武徒,而眼前的陈秋平,才15岁多一点,就已经是中级武徒,可见陈秋平很有修炼天赋。

     而眼前的高立,强敌近身,竟然还没有做出反应,没有运劲凝结出手足魂环,应该不是一名武者,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就这样还敢叫嚣要和我们三人单挑!这不是找死吗?李经理心里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