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09:叫小黑,才能衬托我的美
    高立因为急着要小黑教武技,所以提着菜刀,就过去了,没想过自己刚才根本拿不动菜刀。

     突然发现自己的力气大了这么多,顿时兴奋起来!

     看来这菜刀大法还是有点厉害的呀!

     才仅仅是呼吸吐纳了几下,就能轻易拿起根本拿不动的菜刀?

     “别傻了,刚才是因为菜刀没认主,不久前你不是咬了它一口吗?它认主了,你拿它,当然就轻了,要是其他人,一样是很难拿动它的!”小黑在打击高立的时候,永远阴魂不散!

     “那我用它砍你时,它是重还是轻呢?”高立死死盯着不知从哪里滚出来的小黑石,狠狠的说道。

     “别……有话好好说,当然是重的,你提着它可能觉得只有二三斤,但你砍一刀下去,力量保守估计有一两百斤!”

     “一两百斤?有这么厉害?那我用它去切菜,岂不是大材小用了?”高立精神又恢复了一点。

     “切菜时,他只是菜刀,砍野兽时,他是武器!它会随用途自动调节力道的!行啦行啦,做顿好饭菜去吧,真罗嗦!”小黑不耐烦了。

     “看在这把菜刀这么神奇的份上,我暂时先做顿好吃的给你。——我倒是看你怎么吃!”

     厨房,高立利索的摘菜、切菜,然后架上锅,点燃了火……

     卧室,小黑默念几声咒语,一个球形滚落到水床上。接着,球上突起好几个小圆点,突起越来越大,慢慢的,竟然变成了两只手、两只脚以及一个圆圆的小脑袋……

     咕噜噜……小圆球高昂着头,发出饿极的声音。

     “只是想向这个世界打声招呼罢了,为什么是这个声音?太不科学了!本小姐虽然喜欢吃,但不至于这么有饿相呀!”一个小萝莉的声音响起,似乎对刚才的声音很不满!

     “哎,管它呢,先睡一觉再说吧,要不等会怎么吃呀!”这个小萝莉竟然是小黑化身的!

     一个小时不到,高立做了三个菜,一个鱼头豆腐汤,白色香浓的汤冒出丝丝热气;一个红烧荔子,金黄的荔块撒上青葱,让人忍不住吞口水;一个青椒炒五花肉,轻微的辣味刺激下,让人垂涎欲滴。

     而在这一个小时,躺在床上的小黑,却几乎几分钟长一次个子……一个多小时,竟然从巴掌大长到了一个五六岁女孩那么大的个子。——高立的家无端端就这么多了一个萝莉。

     “菜好了,开饭了!”高立大声吆喝一声,他感觉这样很不公平,他永远不知道小黑在哪里!

     “呀,有好吃的啊!各位观众,我要闪亮登场了!”娇嫩的声音响起,高立听了很是震惊,屋里什么时候进人了?而且进的是一个萝莉!

     然后,一个娇小的身影蹦蹦跳跳从卧室出来了!

     一头金黄的头发、碧绿的眼睛、高挑的鼻子、小巧的嘴巴、尖尖的下巴,奇怪的是,她头上两侧长了一对毛茸茸的耳朵。

     如果不是刚才那活跃的身影以及娇滴滴的声音显示这只是一个小萝莉,高立铁定以为自己遇到什么怪物了!

     “你……你是小黑?”高立怀疑的问道。

     “是呀,不可以吗?我不变成人形,怎么吃呀!”小黑歪头歪脑说道。——果然三句话不离吃!

     “不是,我是觉得你这金黄的头发和如脂的肤色,完全不黑呀,怎么能叫小黑!”

     “叫小黑,才能衬托我的美,你懂个屁呀你!”

     高立完全石化了!

     听这语气,这就有点像小黑了!

     “上酒上酒,有好菜岂能无酒!”小黑嚷嚷道,完全没有小萝莉的形象。

     高立早有准备,从桌下拿上来一瓶糯米酒给小黑面前的杯子满上。

     “不能光我一个人喝,这多没意思,来,你也来一瓶……”

     “不不,我喝一杯就好,等会咱们还有正事要谈!”高立伸手阻止道。他从没有见一个小屁孩子如此贪杯嗜酒!更重要的是,好不容易逮住正身,这次一定要让这小师傅教他几招,能从一块小黑石头化身成一个小萝莉,这本身就是了不起的功夫了!这已经颠覆了高立的三观了!所以高立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喝酒是大事,什么事也得大事优先、正事靠边!等我喝好了,才能教你厉害的武技呀,你看你这体质,没有多少武力,只能先学点武技防身!”

     没有武力……这戳中了高立心里的痛处!

     “行,那咱们一醉方休!”高立还不信喝不过这个小屁孩!

     一杯酒下肚,小黑那粉嫩嫩的脸上冒出两团红晕……

     二杯……三杯……十杯……

     两人不知道喝了多少,到最后高立喝得分不出东南西北了,几乎是瘫坐在地上要睡过去了。

     “起来,该练习武技了。”萝莉的尖叫声响起,将高立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惊醒过来。

     “菜刀大法第一式,砍式,就一招,以力破力,简单、直接、干脆!这是技法,你先看着,然后把这几根灵兽骨头斩碎了,煲骨头汤喝吧!”小黑不知道从哪里掏出几根足有人头大小,长一米左右的大骨头,丢给了高立。然后向卧室走去。

     “啊?砍……砍骨头?”高立醉了有点糊涂了,小黑这么说,他感觉自己又糊涂了几分。

     小黑没理他,进了卧室,门都没关,高立还准备问,却听到里面传来咕噜噜的声音!

     不错,你没听错,是咕噜噜的睡觉声音!

     这是吃货的象征!——睡觉时打的不是呼噜,而是咕噜!

     高立感觉小黑在他心中的形象又立体了几分。

     高立糊涂了一下,不久还是提起了菜刀,来到大骨头前。

     吐气、吐气,丹田下沉,吸气,吸气……高立按技法所说吐纳气,然后,举起、瞄准、落下,铛的一声……菜刀像是砍在铁板上一样。

     “这怎么砍?”菜刀反震产生的疼痛,让高立又清醒了一分。

     举起、瞄准、落下……一次、两次、三次……不知道练习了多久,高立只感觉手掌像火烧一般,手臂更像是断了不是自己的一样!

     右手不行了左手,左手不行了双手,双手不行了再换右手……

     汗水如雨般滴下,滴落到灵兽大骨头上……

     铛咚……不知道砍了多久之后,突然砍骨头的声音有了一点变化,高立认真一看,骨头竟然裂开了一点缝隙。

     高立不知道,在骨头裂开后,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灵气飘散开来,虽然只有少许的飘进高立的呼吸里,但就是这一点点的飘散的灵气,进入高立身体后,开始慢慢聚集,然后引领高立体内的气体前行,四处游走……

     骨头砍完了,高立却完全感觉不到累了,继续按上面演试的招式练习。

     一个字,就是砍;一个招,就是砍!

     砍到后面,高立感觉浑身充满了精气神,竟然开始边砍边吼!

     嗨呵!砍!

     嗨呵!我砍!

     嗨呵!砍砍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