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0:我们家围墙防君子不防小人
    陈秋平没回家,而是直接在矿场等。他自信一天之内,高立就会回来求他!

     “陈少,听你这么说高立这么二,能想到是你跟量矿石加工工厂打了招呼,不给他订制量原石吗?”李经理谄笑着担心的问道。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样的傻货,脑瓜子会不会不开窍,根本想不到我会在量矿石加工的环节给他下套呢!”陈秋平拍拍大腿醒悟道。

     “你看咱们都等了差不多一天了,还没有任何风声,要不要咱们派人去打探一下?”

     “这样也好,那你去他家里查探一下,有什么消息及时脑信通知我,我好另做安排。”陈秋平不爽的挥挥手,示意李经理赶紧出去查探消息。

     “好,陈少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李经理察觉到陈秋平的不快,识相的匆忙出了办公室。

     陈秋平目视李经理离开,“FUCK!”不满的骂了一声,然后双脚往大班台上一放,打了个响指,有节奏而又搞怪的音乐响起来……

     “摩羯一生只有两件事,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

     得到摩羯就能得天下,但你以为天下那么好得吗?

     如果我爱你,你不用追,如果我讨厌你,你追也没有用。

     我在不喜欢的人面前是霸道总裁,在喜欢的人面前就是公司保洁。。。

     帮你***帮你擦鞋都没问题。。。

     面对感情,你进三步,我进一步,你退一步,我退一万步。。。?”

     陈秋平正听得爽呢,一边听一边哼着,身体还随着音乐有节奏的抽动……却看到李经理灰头土地脸的回到了办公室。

     “FUCK,不是叫你去查探消息吗?你怎么又回来了?!”陈秋平吼道。

     “我叫他回来的,怎么?你有意见?!”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办公室陈秋平坐的大班台前的会客椅上,一个中年人无声无息的坐在了上面。普通人根本看不到这身影是如何出现的,这就是武者的厉害之处,快如闪电!

     陈秋平一听这声音,立刻将大班台上的腿放了下去,然后老老实实的坐直了。“爸,您怎么来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哪知道是您叫他回来的!”中年人是陈秋平的父亲陈雷军。

     “怎么?一天了屁股还没擦干净?我来了是不是坏了你的好事?!”陈雷军沉声训斥道。

     “爸,您说的什么跟什么呀,我又没上厕所……擦什么屁股呀!”陈秋平有点心虚的说道。

     “你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10吨量矿石,600万批发价出售,好大的手笔呀!”

     “爸——您……您都知道啦?!都怪这李经理,上班时间开小差出去鬼混,孩儿在矿场玩,见没人谈生意,就私自做主和人做了笔生意,没想到闯出这么大的祸,孩儿知错了,还望父亲责罚!”

     旁边的李经理听陈秋平将过失全推脱到他头上,紧张得额头上汗水直流,屏息低头静立,大气都不敢出,心里头却将这陈秋平大少爷咒骂了无数遍!

     “畜生!你既然知道我都知道了,还敢将事情推脱到李经理身上?知错不改、罪加一等!你这是要气死你爹我呀你!”

     “陈总,您别生气,都怪我不好,这事不能怨少爷,是我工作时间玩忽职守,才导致这批货损失惨重,我们已经想办法补救了,只是刚想去处理这事,您就来了。”李经理硬着头皮将此事扛下来,他知道,这件事发生了,不管怎么样,这经理位置他是保不住了,而且陈雷军如此精明的人,当然知道事情的过错在自己的儿子身上,他的错在于没有在场帮助和提醒陈秋平,自己把事情扛下来了,至少能在陈秋平那里留下好印象。

     “行啦,你也别替他说话了,既然事情发生了,你们也在想办法处理,是好事,我来呢,一是想告诉你们,这事情我知道了;二是事情既然发生了,你们就好好处理,别让人家觉得我陈家好欺负,在欢乐星这块地盘上,还没人敢在陈家面前撒野!所以,你们就放手去将事情处理圆满就好!我会在后面支持你们的!就这样,我回去了,等你们的好消息!”陈雷军说完,身影一闪,消失在办公室。

     陈雷军在来的路上,还在想要如何处理这件事。后来,属下传来消息,说是将陈秋平骗倒的是他的一个有点木讷老实的同学,而且是没有通过武徒测试的,这对陈秋平的打击就有点大了,这是他陈家的子孙,他当然不能让他受这种窝囊气!想到他马上就要去绿星际区历练,他觉得这是一个让自己儿子练手的好机会!

     对方是一个有点木讷老实的人,而且是没有通过武徒测试的,不管是文也好还是武也好,陈秋平完全有碾压对方的实力!

     之所以让他骗去了10吨量矿石,陈秋平可能还是吃了以为对方木讷老实的亏,但通过这件事,陈秋平应该能明白人不可貌相了。

     所以,陈雷军决定让陈秋平自己处理这件事。

     不但没被处罚,还有了陈雷军撑腰,陈秋平顿时感觉信心指数爆棚!

     “还查探什么消息,咱们就直接上门,晓明利害,如果高立识趣,咱们把量矿石拉回来就得了,是他先骑在我头上拉屎,要是他不知进退,就别怪我心狠手辣!”陈秋平拧紧拳头,恶狠狠的说道!

     这个世界是武力世界,很多时候是用拳头讲道理的,在紫星际区和蓝星际区相对好一些,紫星际区是帝国首都星际区,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自然更讲究法制和法治,蓝星际区也是各行省的省府,执法监督力度也非常严格,但在青星际区,因为人口庞大、分布广泛、种族混杂,所以法制相对滞后或者没有执行力,有些行星区的星长,一手遮天、贪污腐化;也有些是靠该星际区各行星的家族管控和自律,而一旦得罪这些行星的家族,该家族要某人消失或要监禁某人,就完全是靠武力和实力说话了!

     “陈少英明,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如果对方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咱们就对他不客气!”李经理附和道。

     于是,陈秋平、李经理,再加上陈家给陈秋平配的一名武徒级高级武者保镖三人气势汹汹的往高家赶去。

     高家

     练习了一晚上,高立冲完凉,正准备歇息。

     这时却传来滴滴的门铃声。

     “这么晚了,谁还会来?我并没有什么朋友呀!”高立一边嘀咕,一边朝监控看去。

     “陈秋平?李经理?这么晚了,兴师问罪来了?”高立有点犹豫要不要开门。

     “来者不善呀,看来还是不理他们的好!”高立决定不给他们开门!

     陈秋平三人爬上围墙,轻轻一跃,就跳到高立面前三米处的院子里,然后指着高立说:“我就知道你这胆小鬼会拒绝开门,不过你家围墙没有任何防护,你不开门,我们自然有办法进来。”

     “我们家围墙防君子不防小人!”看到三人闯了进来,高立不能示弱,针锋相对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