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祭拜
    在水易寒骑着战豹回头赶来的时候,穆希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水易寒。

     他看到的不是气势凛然的大将军,而是一个真心爱着自己外孙的老人

     “孩子,你受苦了。”憋了半天,水易寒只是用手抚着穆希的脸,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字千金。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穆希的鼻子酸了起来。他双膝跪地,“外公,孙儿不孝,来晚了,让您担心了!”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快起来,快起来。”

     看着一家团聚,小蝶也感动的落泪了,只是,这感动,很快就变成了伤心。

     “外公,我父母他们,可还好?”

     “他们,是笑着离开的。”

     尽管穆希早已猜到这个结局,但是真的亲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像被揪住了一般疼。

     “我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钱府已经不在了。如果不是官府的人告诉我没有你的尸体,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存在。找到你,是我最后的希望。好在,你回来了。这个仇,我一定会报。”说到最后,水易寒是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出来的。

     “外公,是剑之城的人做的。”

     “你有线索?”

     “没有,只知道这点。”随后,穆希将自己被追杀的事情告诉了水易寒,只是省去了剑侠客出现的情节,将一切功劳归给了王掌柜。

     “这王掌柜,是我们的恩人!他的妻儿,我定好好安排。对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水易寒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连孩子的姓名都不知道。

     “我叫钱多多。”

     “这名字,想必也是不够那混小子取的。”

     “多多,外公现在还有事要忙,等忙完这事,我就带你们回府,明天带你们去祭拜你父母。”

     “一切听从外公安排!”

     “好,那你们随我去一次大雁塔吧!”说罢,水易寒再次召唤出战豹,带着穆希和小蝶,一起前进,赶上了部队。

     -------

     大雁塔,位于长安郡的东北角,高耸入云,一共九层,如金字塔般越高越尖,越高层关押的妖兽越强大。一到六层关押着一到六阶的妖兽,这些怪物主要是用来供习武之人捕捉圈养或者平时修行所用。而七层开始,关押着的就是极具危险性的妖兽。目前大雁塔最高阶的妖兽是第八层关押着的一只名为夜罗刹的八阶妖兽,是水易寒十多年前亲自捉拿的。

     每周一次为7层以上的妖兽加固封印是水易寒的职责。

     今天也不例外,尽管带着钱多多,但是他还是轻松完成了使命。

     这是穆希今生第一次见到八阶的妖兽,尽管只是在结界之外看了一眼,他就感觉自己差点被吞噬,如果不是水易寒关键时刻唤醒了他,他感觉自己的魂都要被勾走了。

     水易寒后来告诉他,夜罗刹的最强技能是夜舞倾城,如果双方实力差距大,可能会直接被勾魂,如果实力相当,定力不够,也很容易产生幻觉,沉睡其中,夜间威力更强。

     在完成了封印之后,水易寒就将穆希和小蝶带回了水府。

     不得不说,水府绝对是一个世外桃源,一入府邸,穆希就感受到了王维所说的“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是什么意思,此刻自己仿佛也沐浴了一场新雨,心旷神怡,心乐之。

     作为将军的外孙,穆希被安排在了一间富丽堂皇的房间。本来小蝶应该去婢女房,但是穆希考虑到今天小蝶刚刚得知钱家灭门的消息,不忍心让她孤独,而且从自己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是由小蝶侍寝的,所以穆希将小蝶留在了自己的房间。

     辗转反侧,一夜难眠。

     第二天,按照计划,水易寒带着穆希和小蝶到了钱不够和水云月的坟前。

     一夜的调整,此时的小蝶和穆希看上去精神多了。

     穆希跪在坟前扣了三个响头,“父亲,母亲,我一定会坚强,我一定会出人头地,为你们报仇,愿你们在上天快乐。”

     “月月,我知道你早已原谅我的棒打鸳鸯,但我此刻却原谅不了自己,如果不是我古板,你怎会远去建邺,若在我身边,又怎会惨死。这一生,我欠你的爱,我会付出在多多的身上,多多很懂事,谢谢你给我的好外孙,我会倾尽全力培养他的,你们放心。”

     这一夜,水易寒将穆希叫到了自己的卧室。

     “多多,你可知道为何你父母为染上杀生之祸。”

     “该来的还是来了”穆希早就想过,外公一定会找他追问,但是他并不打算现在就将神兵的消息透露出去,尤其是现在剑侠客还在沉睡,“孙儿不知,当天孙儿被母亲打晕了,等我醒来之时已经在马车之上了,而母亲只是将这根项链交给了我,要我来找外公。”随即,穆希将水云月的贴身项链拿了出来。

     项链的形状是一只浅蓝色的水瓶型,水易寒看了一眼又递回给了穆希,“月月有心了,这是我当年送给月月的礼物,它其实是一件被动法宝,名曰分水,能吸收部分自身受到的伤害,你带着吧,自身修为越高,能抵挡的伤害越高,带着它我也放心点。”

     “恩,对了,外公,我想到一点,那天追杀我的人,穿着黑色的袍子上,有着羊型的骷髅标记。”

     “羊型骷髅,老夫活了那么久,也不知道存在这样的组织,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去彻查清楚!”

     “外公!孙儿有一事相求!”

     “多多,有什么事就说吧!”

     “我要学武!父母的仇,我亲自来报!”

     “你很像你娘小时候,那时候的她也是这么刚毅。放心吧,这事我会安排妥当的,我和大唐官府的院长有些交情,到时候安排你进去学习剑技。”

     “谢外公!”

     “一家人,谢什么,傻孩子。”

     待穆希离开后,水易寒拿出了笔,在纸上比划着。

     “竟然是你!”水易寒将纸揉成一团,随后,将纸烧为灰烬。

     如果穆希在,一定能够认出水易寒画的竟是追杀他的黑袍男子身上所独有的羊型骷髅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