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认亲
    清晨的长安郡褪去了夜晚的珠光宝气,穿上了一身别样的素装。

     街边的店铺陆陆续续打开了大门,等待着每天的第一单生意。

     吆喝的小贩开始润喉,带着“神机妙算”竖幅的算命先生也开始泄露天机了。

     长安郡有几座著名的府邸,其中最奢华的必然是城主府了。但是,如果说到最别具匠心的,当属将军府。

     当年老城主在位时,为了感谢水易寒为剑之城的忠心耿耿与战功赫赫特地找园林大师为水易寒打造了一座巨大的园林,后将其命名为水府,赐给水易寒。

     水易寒除了战斗最大的爱好就是花鸟,平时在水府中也是乐得清闲。

     百姓们也都十分爱戴他们的将军水易寒。因为在水易寒成为将军起,剑之城就再也没有被妖兽袭击过,太平美满乃大兴。所以长安郡甚至剑之城的百姓们都将水府称为将军府。一日为将,终生为将。

     “公子,我们要每天都在这里等吗?”

     “对,我现在不相信任何人,我只能等外公现身。”

     将军府外,穆希和小蝶正躲在一个视野极佳的小角落中,这个地方能够观察到将军府门口的一举一动。

     昨日傍晚刚到长安郡的他们,在客栈休息了一晚之后,大清早就来到了这边,等待水易寒的出现。

     “可是,要是老老爷不出现呢。”

     “不会的,我跟街坊打听过,外公每周都会去一次大雁塔,检查封印。”

     “大雁塔?那是什么?”

     “大雁塔是剑之城关押妖兽的地方,一般7阶以上的妖兽(妖兽一共10阶,每阶10级,也为100级)很难杀死,就会被封印到大雁塔中,为了防止他们破印而出,外公每周都会去加固一下封印。”

     “原来如此,公子你真厉害!”

     穆希只是笑笑回应了小蝶,本来就不是小孩子了,只不过一直不愿长大的穆希,如今已不敢懈怠这世间的一切。

     一晌贪欢,时间煮雨。

     或许是从抵达长安开始穆希从未停歇,不知不觉间穆希就睡了过去。

     靠着石雕而睡的穆希脑袋一上一下,给人一种时刻就要倒下的感觉。

     “砰”

     这一次,穆希的脑袋撞在了石雕上。

     “啊啊啊,疼疼疼疼。”穆希一下子醒了过来。

     但是立刻,他忘记了疼痛,顺便叫醒了小蝶。

     小蝶一脸懵逼的醒过来时,看到了将军府的大门口,不禁惊呼,“这,这是?”

     “想必是了!”

     将军府口队如长龙,领头的是一位年轻的身穿铠甲的士兵骑在一匹骏马之上。而他的身后是一辆马车,车门口有2位士兵站着,仿佛在等待什么人。

     不一会儿,领头士兵跳下了骏马,单膝跪地,双手作揖。

     将军府门打开,走出了一位神采奕奕的老人,身穿盔甲,腰佩宝剑,气势夺人。戴着盔看不到头发,但看着已经发白的胡子,想必头发也已苍白。

     “将军!”

     近百人的小部队同时出声,声势浩大。

     老人一步踏上了马车,声音虽轻却底气十足,“出发。”

     一声令下,领头男子再次跳上马,带领着部队前进。

     “小蝶,我们走!”

     ------

     “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的孙儿,你在哪里,是否还平安。你娘脾气像我,又臭又硬,即使心知肚明,却不肯认输,。不然怎么我们怎么会那么多年了都未曾联系,真像断绝了父女关系一般,到死都没有告诉我你的诞生啊。如今我不知道你长何样,叫什么名。要不是我派人在建邺郡打听,都不知道你的存在,更不知道你是男是女。”

     在外从不流泪,沉着果敢的水易寒这一个月来都为外孙的事情烦恼着,甚至失去了一往的冷静。

     “你知道吗,你的父母都已经被人杀害了。如果你还活着,我一定要找到你!”老年丧女,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的打击,都没有让水易寒慌乱。

     但是一个多月的寻找外孙之旅,迟迟没有进展,让他开始手足无措,此时的他眼中竟然有些发热。

     “吁~~”领头男子停住了身下的骏马,部队也随之而停。

     “挡路者何人,将军办事,速速离开。”领头男子的声音十分洪亮。

     “我要见将军!请大人通报!”跪在部队面前的自然就是穆希和小蝶。

     领头男子看清挡路人的相貌,才少许温柔了些,毕竟还是个孩子,“小朋友,请不要胡闹,挡在车前很危险,万一马脱缰了,就不好了!”

     “我要面见将军!”穆希又坚决的重复了一遍。

     “发生什么了?”这时,从思绪中出来的水易寒探出了脑袋,问了问车夫情况。

     “好像有人拦路,说要面见将军。”

     “通报一声,支走吧,不要动武,每次都有那么多人拦车,让魏青云自行处理吧。”说完,水易寒又将脑袋缩回了车内。

     领头男子自然就是魏青云了,在得到了将军的指令后,他便开始下驱逐令了。然而眼前的小孩还是无动于衷。

     他转而开始与小蝶交流,“这位姑娘,请将这位小朋友带走,时间不等人,若再不走,我们只能送你们走了。”

     小蝶看了眼穆希,最终选择了无声的回应,低头跪着。

     “来人,送他们走。”

     “是!”

     队列中跑出两名士兵,一人抱起一个孩子,走到了街边,为大部队腾出了行动的空间。

     大部队重新启动,穆希在士兵的怀中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小小的身躯怎可能撼动士兵的力量。

     看着马车从身前经过,微风吹起的莲子让他看到了静坐车内的水易寒。

     一时间,有感而生。

     “外公,外公,我是钱多多,我爹叫钱不够,我娘叫水云月!是我啊,我是你的外孙。”穆希冲着部队,大声的喊叫。

     但是他的叫声在大部队行进的脚步声中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外公,是我啊。”穆希的声音越来越轻,大部队已从他的眼前掠过,之前抱着他的士兵也已离开。

     “公子,我们。。。”

     “走,追上去。不能就这么放弃!”

     部队的速度并不是10岁的穆希可以追上的,踏着整齐的步伐,部队早已远去。但是此时的水易寒却总感觉心里堵得慌,不明所以。

     他拉开了车帘,“刚刚拦路的是何人?”

     “回禀将军,好像是个10来岁的孩子。将军您平时都不关心这些啊,今儿怎么。。”

     士兵的话还没说完,因为他转头看向水易寒的时候发现此刻的水易寒神色大变。

     “我去去就来!”说完,水易寒踏出马车,疾走而去。

     此时的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心堵的原因,是感应!血脉的感应让他心烦意乱。

     他有些迫不及待,他感觉这一次,一定能见到他的外孙!

     他呼唤出了他的坐骑,暗影战豹,骑豹而去。

     暗影战豹感受到了主人的急切,健步如飞。

     三息之后,水易寒收回了坐骑,缓缓前进,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想要去摸摸眼前少年的脸庞。

     一眼的对视,仿佛过了千百年的轮回。

     明亮的眼眸、高挺的鼻子、洁白的肌肤如此一般无二,让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这一次他不用确认。

     早已确信。

     十多年前的一次断绝,换来的却是永世的阴阳相隔。

     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孩子是她唯一的骨肉,水易寒老泪纵横。可能,这是铁汉今生唯一一次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