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严刑逼供
     张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楚城他们脸色都变了,这张恒难道回来就是为了琳儿,跟前几天的绑架案有关?张恒也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脸色大变。

     “张恒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罗丹烟急问道。

     “你就听我一次,把琳儿交给我,我保证他们不会伤害琳儿,只要你到时候按他们说的去做。”张恒假装真诚的说道。

     罗丹烟恨张恒,恨他不辞而别,恨他不负责任,恨他懦弱无为,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为了利益,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都说虎毒不食子。这畜生连豺狼都不如,她现在是彻底死心了。

     “他们到底是谁?”楚城眼神凌厉逼问道。

     “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告诉你?”张恒冷笑道。

     楚城像看白痴一样鄙视了一眼张恒,转头对罗丹烟说道:“你带琳儿先进房间,他交给我处理。”

     虽然恨他,但是毕竟曾经爱过,毕竟对方是女儿的父亲,要对他下手,罗丹烟还是心生不忍,眼中犹犹豫豫。

     哎,楚城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放心,我会留他狗命。”

     罗丹烟想了想,欲言又止。

     楚城继续说道:“我也不会让他断手断脚。”

     她这才点了点头,抱着琳儿往里屋走去。楚城示意阿珍跟上去保护她们母女俩。

     “妈妈,你不要难过,我以后再也不哭了,再也不要爸爸了,我就要妈妈,而且我现在已经有了楚城爸爸了。”琳儿声音稚嫩的安慰着罗丹烟。

     罗丹烟无奈的笑了笑,摸着她的头说道:“什么楚城爸爸,那是楚城哥哥。”

     “就是楚城爸爸,他刚才亲了妈妈,我看到了,他要对妈妈负责。”琳儿扬了扬下巴说道。

     “………………”

     琳儿的话让罗丹烟脸微微一红,想起两人刚才接吻的画面,心中对楚城有一丝异样的感觉。

     楚城则差点被口水呛住,亲一下就要负责了?这代价太高了吧?而且那时还是我的初吻好不好,我更吃亏,是你老妈应该对我负责,额,好像是一个意思。

     “………………”

     “范先生,带他上车!”楚城像看死人一般看着张恒。

     范汉风点了点头,他早就想弄他的,走过来直接扣住张恒的手,张恒这种普通人根本动弹不得。

     “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张恒这下慌了,“丹烟快救我啊,我是琳儿的爸爸!”

     “如果我是你,我会乖乖的闭上嘴巴,免的受更大的罪。”

     “楚城是吧?我什么都不要,罗丹烟是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放我一把。”张恒哀求着说道。

     楚城从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说道:“收起你那恶心的样子,看着就恶心,等下你乖乖交代,可以少受点罪。”

     咔嚓一声楚城直接卸了他的下巴,疼得他泪水直冒。

     张恒被拖上车之后,七拐八拐的开进了郊外的一间私人小农庄。门口歪歪扭扭挂着个牌子,四字已经腐朽掉两字,里面杂草丛生,毫无人气,荒废了许久。

     看着这般荒凉没有人烟的地方,张恒心里越想越慌乱,他们不会像杀人灭口吧?

     继续往里面走,在里面的一个偏房门前停了下来。张恒被带进屋内绑在了椅子上,下巴被楚城合了回去。

     “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犯法的,光天化日之下,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们也一个都跑不了。”张恒忍着疼痛叫嚷的说道,不让对方有点忌惮,今天可就要走远了。

     楚城鄙视的笑了笑,搬个椅子坐在张恒面前,拍了拍他的脸说道:“说吧,谁指使你的?”

     “哪有人指使我,我刚才是气蒙了胡说八道的。”张恒硬着脖子说道。

     他哪里敢说,说出了楚城想要的东西都不知道还能不能保住性命,别看对方刚刚说了不会要他性命,谁知道真假。而且说出来就算楚城不要他性命,另外一方也不会饶过他。

     啪!

     楚城干脆的一耳光刮过去,单纯肉体的力量,五个手指印清清楚楚的挂在张恒脸上,嘴角流出鲜血,火辣辣的疼。

     “说,是谁?”楚城冷冷的问道。

     “呸!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张恒吐了一口血沫子,阴狠的说道。

     啪……啪……啪……

     又是几巴掌,每一巴掌下去都打的张恒眼冒金星,整个脸都已经肿的跟猪头一样。他终于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傻傻的答应他们来做这件事。如果真的这么容易的话,他们不会自己来吗?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楚城在张恒的身上擦了擦手,眼里满是鄙视厌恶。

     “你不放了我,我是不会说的。”张恒不是个硬气的人,但是也知道这是自己唯一谈判的筹码,一直咬着牙没有坦白。

     楚城笑了笑,说道:“你没有跟我谈判的资格,还有以后不要口无遮拦,不是什么人你都得罪的起。”

     楚城掌心翻出一根细小的银针,“这个叫子母逆齿针,这上面满满都是倒钩,在射入人体后会从母钩内再弹出一根根倒钩尖刺,然后再拉回去,再弹出来,再拉回去,这样来回三次直到钩烂你身上的臭肉。”

     楚城的话让范汉风膀胱一紧,我的乖乖,一根小小的银针竟然这般恐怖,想想被银针射中的感觉都觉得头皮发麻,楚公子到底什么来历,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东西。

     “你想做什么?”张恒这时候开始慌了,如果这针真的有对方说的那般恐怖,他是一点都不想尝试。

     “你马上就知道了。”楚城笑着压住张恒的手,把银针一点一点的直直的刺入他的食指当中。

     “啊……啊……你这魔鬼。”

     疼的张恒撕心裂肺,青筋暴起,一股尿骚味散发出来,他竟然疼的尿裤子了。

     楚城又拿出了一根新的银针,在张恒面前晃了晃,摇摇头说道:“这么好的东西用在你的身上真的是浪费了。”

     “放过我吧,我都说,我都说!”张恒终于心态崩溃,失声痛哭起来,“看在我是琳儿爸爸份上放我一马,我都说。”

     楚城收起了银针,他其实也没打算用,刚才用了一根就心痛死了,这东西他存货不多。

     “早点说不就不用受这般皮肉之苦了吗?”楚城点了张恒的麻痹筋,暂时缓解了他的疼痛,张恒开始一五一十的坦白。

     二十分钟过后,“……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张恒脸色苍白的说道。

     “范先生,给他解绑,我们走!”

     “帮我把手指里的针取出来啊!”张恒艰难的说道。

     “取不出来了,切了吧!”楚城冷漠的说道。

     切了?忙活了这么久,受了这么多苦,得到的结果就是这样吗?难道自己以后就要少一个手指?张恒他心里翻起滔天的恨,为什么你们都要处处与我为敌,看不起我,折磨我,他把所有的恨都怪罪在了楚城的身上。

     如果不是他,今天他就可以完成任务,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如果不是他,自己就不会受这般痛苦的折磨。他狠毒的看着楚城的后背。

     楚城感受到张恒狠毒的目光,顿了顿脚步。

     “公子,斩草需除根。你答应了二小姐留他一命不便出手,要不让老朽代劳吧。到时候小姐怨我也好恨我也罢,有公子在,我也可以告老还乡了。”范汉风在他旁边说道。

     楚城想了想,“算了,我们回去吧!”

     看着远去的楚城,张恒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心里狠狠的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