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第四章

     格瑞斯穿着睡裙走出浴室的时候,贝内特先生已经半靠在床头等着她。他浅棕色的头发还有一些湿润,看来他应该是到一楼的公共浴室洗了澡。

     他应该也很期待,这个新婚之夜。

     确认了这点格瑞斯微微镇定了些,脑子又正常活动起来。她的前任对这种事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但纸上谈兵也是知道的。满十六岁成年后,前任的家庭教师就给她普及过这方面的知识,虽然比不上现代的资讯那么发达,但起码也不是纯白如纸。

     看到站定在浴室门口穿着睡裙清丽无比,蔚蓝色眼睛扑闪扑闪显得很不安的格瑞斯,贝内特先生对着她伸出了左手沙哑的说:“过来,我的格瑞斯。”

     虽然是命令的语气,语调却带着性感和蛊惑。贝内特先生没有系紧的浴袍微微敞开,并不贲张的胸肌上有着稀疏的毛发,晶莹的几点水珠点映其中,让格瑞斯双手紧握放在胸前,喉部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

     “贝内特夫人害羞了吗?”贝内特先生下床几个大步走到她身边,懒腰将她横抱起来,低哑的说道,“那就让贝内特先生为你服务好了。”

     抬手环住他的脖子,格瑞斯将脸埋进他胸膛里,口鼻间呼出的热气让他的身体僵硬了下。

     抱住格瑞斯走回大床边,他动作温柔的将她放了下去,黑眸里盛满了柔情的看着她:“我的贝内特夫人,不要害羞,我们是夫妻。”

     “我……我才没有害羞!”话说这么说,格瑞斯脸上的红色已经发展到了备有被睡裙包裹住的脖颈,让贝内特先生低沉的笑了起来。

     将床边桌子上的蜡烛座灯吹熄,他回身压在了她身上。

     “口是心非的贝内特夫人。”

     呢喃消失在了紧紧贴在一起的薄唇和樱唇之间,贝内特先生张开嘴轻轻要牙齿咬着她的红唇,然后伸出舌在她的唇上舔/吮着,醇厚沙哑的声音带上了几许干涩诱哄着说。

     “张开嘴,我的格瑞斯,让我亲亲你可爱的小舌,嗯?”

     这句话让之前能为吃到贝内特先生这样的美男,而激动得浑身都发红的格瑞斯真的脸红了起来。

     她在现代的几任男友都是正宗的东方人,就算在情/事上再怎么狂野,在话语间也不会这么放得开。再加上她的出身和教养摆在那里,那些男人也不敢这么放肆。

     但不可否认,贝内特先生这句话让她整个都火热了起来。所以说在情/事上,她其实也是一个闷骚吗?

     昏昏沉沉的张开嘴,她将贝内特先生火热的舌迎了进来。他卷住她的舌勾缠着,舌尖上传来的酥麻感,让她忍不住轻吟出声,下腹最为私密的地方也开始变得火热而又空虚。

     这具身体真是太敏感了,格瑞斯恍惚的想。敏感的身体加上成熟的灵魂,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剧。本来还想装装青涩小姑娘的她在贝内特先生的亲吻下直接丢盔弃甲,他身上带着淡淡青草味的男性气息让她失去控制开始给予他回应。

     喘息着结束了这个吻,贝内特先生小看着他怀里蓝眸半阖娇喘不已的格瑞斯:“我的格瑞斯宝贝真热情,真是太棒了!”

     他低头轻柔的吻着她的额,她轻颤的长长眼睫毛,酡红的脸,被他吻得有些红肿翕张的樱唇……他没有停止,一直向下,到了她纤长白皙的脖颈间的时候他加重了力道,留下了一颗颗红色的印记。

     格瑞斯开始扭动起来,她没有想到这具身体居然跟她之前的一样,脖子和肩膀这里尤其的敏感,贝内特先生的吻让她感觉到一阵阵的刺痛和麻痒。她能感到私密的地方已经湿润,她越来越兴奋。

     当身上的男人用他修长的手指解开她睡裙上的扣子,让她的胸部与他坦诚相对并被他的薄唇亲吻的时候,她只能躺在他身下发出一阵阵*蚀骨的呻/吟。

     “就是这样,我的格瑞斯,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妻子情难自禁的声音让贝内特先生的欲/望更加强烈,想到她是因为他才变成这样,他就更想多听听她的声音,多感受她,让她真正成为只属于他的女人。

     这是他的女人。

     贝内特先生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一点,格瑞斯是属于他的女人,是他缺失的那一根肋骨。

     他的动作更加的火热,他要她和他一样彻底沉醉在一起。

     朦胧的月光穿过落地窗户前并不厚重的窗帘打在大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两具身体上,激烈的喘息轻吟和模糊的呢喃让闻者忍不住脸红。尖锐的痛呼声突然在房间里响起,让这旖旎的魔法微微被打破,只是很快,男人温柔怜惜的动作和声音低沉的诱哄让魔法再次继续。

     “我的宝贝,我的格瑞斯,你是我的。”

     ****

     当鸟鸣声传来的时候,格瑞斯睁开她酸涩难当的眼。阳台落地窗前的窗帘已经被拉开,俏皮的阳光打在地板上,一道挺立的身影沐浴在金光中,像是降临的天使一样。

     天使转过头看了过来,对她展开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我吵醒你了,格瑞斯?”

     “塞西尔?”格瑞斯的声音有点沙哑。昨晚贝内特先生的疯狂终于让她牢牢的记住了这个名字,在那激情的时刻,他一直让她不停的呼唤他的名字。

     “是我,我的格瑞斯宝贝。”穿着浴袍的贝内特先生走了过来俯身给了她一个早安吻,“要起床了吗?”

     “嗯。”格瑞斯点了点头,挣扎着想要坐起身,结果下/身一阵尖锐的疼痛传来让她忍不住冷“嘶”了一声。

     贝内特先生扶住了她,带着笑意说:“我很抱歉,格瑞斯宝贝,昨晚我失控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的贝内特夫人那么的热情,让我只想用力爱她。”

     “塞西尔!”格瑞斯恼羞成怒的唤道。

     她不该被男色迷惑,忘了她现在这具身体才十六岁还不满十七岁,忘了她昨晚还是初次承宠,忘了她现在是在欧洲,而欧洲男人的体格和那方面都偏大。这具身体虽然也是白种人,但和其他女人相比也相应显得娇小。

     所以,格瑞斯悲剧了,热情回应享受了一夜的结果,就是现在浑身酸疼下身刺痛。

     熟女心少女身的贝内特夫人伤不起啊!

     “我让仆人给我们准备热水。”贝内特先生将床帐全部放下让外面看不清床上的情景,才拿起床头上的摇铃摇了起来。

     脚步很快声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

     “先生有什么吩咐?”昨天帮格瑞斯换衣服的希尔走了进来。

     “将浴室清理一下,准备好热水,我和夫人要沐浴。”

     “是。”

     鞠躬行礼之后希尔走了出去,很快唤来几个女仆忙碌了起来。不得不说她们很有效率,十分钟后,热水已经准备好。

     “你们都下去吧。”

     待她们走出房间带上房门后,贝内特先生才掀开被子,将赤/裸的格瑞斯抱了起来走进浴室放进了盛满热水的锡制浴缸里,语调戏谑而又暧昧的说:“贝内特夫人,让你的贝内特先生为你服务。”

     当两人坐在一楼餐厅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多分钟后,如果不是因为她那里实在是肿痛得厉害,贝内特先生克制着没有再真正做什么,估计他们这一上午都得在卧室里渡过了!

     饥肠辘辘的格瑞斯这个时候也来不及挑剔食物的不合口味,她动作优雅速度却很快的吃着盘子里的煎蛋,偶尔端起盘子边还带有腥味刚挤出不久的新鲜牛奶喝一口。直到一块简单一杯牛奶下去觉得胃里没那么空的时候,她才满足的叹息了一声,开始慢条斯理的吃起盘里的香肠。

     “看来我真的将我的贝内特夫人给饿坏了。”贝内特先生挑眉语带深意的说,惹来格瑞斯一个妩媚的瞪视。

     “今天的阳光还不错,我想邀请贝内特夫人早餐过后和我一起去农场还有周围逛逛,可以吗?”贝内特先生看到格瑞斯吃完煎蛋和香肠就放下了刀叉后皱了皱眉。

     他端过她身前的盘子将剩下的食物放入他的里面,又将他没有动过的煎蛋放到她的盘子里,退回了她的身前。看来爱德华说他的妻子有些挑食是真的,他得让厨师注意一点。

     贝内特先生的这一举动让格瑞斯愣住了,她突然明白了昨晚他所说的“我们是夫妻”在他心里代表着什么。这明明是很不得体的举动,却让她心里暖暖的。都说欧洲男人大男人主义比中国还厉害,可他却注意到了她吃东西的小细节。

     格瑞斯呆怔的模样逗笑了贝内特先生,他对她眨了眨眼:“格瑞斯,这餐桌上现在只有我们夫妻,等以后有了小贝内特先生和贝内特小姐我们就不能随便再这么做了。”

     莞尔一笑,格瑞斯拿起刀叉开始吃贝内特先生放到她盘子里煎蛋。虽然没有说话,但她显然对贝内特先生不体面的举动很是满意。

     夫妻一起的第一顿早餐当然也是和谐而又温馨的,除了一旁被吓坏了的仆人。

     他们的先生和夫人,未免也太亲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