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十一
    摩天大楼的天台上,黑色风衣男子的风衣被吹得“呼呼”作响。

     艾永飞沉默着站在他的后面,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思索着黑色风衣男子刚刚说的话。

     “本拉登是炮弹?”艾永飞开口问道。

     “是的,我把康俊啸他们知道的告诉你了不知道的也告诉你了,希望你能理解。”

     “哈哈~~~”艾永飞惨笑两声,“理解?我不理解又能怎样?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还有一件事要你去做。”黑色风衣男子继续说道。

     “什么事?”

     “沈辉,岳震阳和唐启双那三个小子被齐振生给扣了,我们不好直接出手,因为这关系到‘鼹鼠’行动。”

     黑色风衣男子说到这里不再说话,等着艾永飞的回答。

     “我知道了。”艾永飞转身准备离开。

     黑色风衣男子的声音在艾永飞的身后响起,“感谢你为国家所做的一切。”

     艾永飞停住了脚步,冷冷说道:“我帮你们做这一切不是为了什么狗屁国家利益,只是为了还你能让我拥有今天的实力,为了还你能让我走到今天的情!”

     黑色风衣男子没有说话,脚步声渐渐远去,艾永飞消失了,消失在了摩天大楼的顶部。

     黑色风衣男子嘴角不经意间抽搐了一下,低声喃喃道:“难道真的是我们错了吗?”

     中国某处的一处大山中

     一座偌大的庄园坐落在大山深处,这座庄园足足占地了一百多公顷。以庄园为中心半径十公里的范围内再也没有任何人烟,庄园内部有一个飞机场,足足可以停下五十架大型客机。每一处别墅、小楼的顶部都有一到三个不等的停机坪,上百个哨塔矗立在这上百公顷的土地上,每个哨塔上的布防人员都很均匀,一名狙击手和一名机枪手。狙击手统一配备八八式狙击步枪,机枪手都拿的是M60通用机枪。上千名身穿自制迷彩服的士兵在巡逻,手中统一配备的都是AK47突击步枪,腰间别着P266手枪,清一色的统一装备,三人一组在不同的区域内来回巡逻,当然也有固定的岗哨,只不过很难分辨哪些是固定哨,哪些是流动哨。

     浓郁的草丛密林之中,艾永飞穿着深绿色的迷彩服,脚蹬丛林作战靴,手中拿着M4A1突击步枪,腰间别了一把沙漠之鹰,左腿上绑着虎牙格斗军刀,可谓是全副武装的趴在密林之中。

     拿着望远镜观察情况的艾永飞小声骂了一句:“妈的,真会给老子找事干!”

     夜幕降临,一队外围的三人流动哨向艾永飞缓缓靠近,艾永飞拔出了最腿上的虎牙格斗军刀,出其不意的无声杀掉三个敌人他还是有信心的。

     可操蛋的是,那三个家伙偏偏就在离艾永飞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抽起了烟,一边抽烟一边闲聊,其中一个说道:“妈的,这么晚了还要我们巡逻,真是苦死我们了。”

     “就是就是。”另外一个也附和道:“就是,最近巡逻兵力增强了一倍,真不知道上面怎么这么胆小怕事了。”

     艾永飞心里冷哼着想着,胆小怕事,齐振生那个老不死的也是因该怕了,要是被岳震阳他们的老爹老妈知道自己的儿子被关在这儿,估计不出一天时间,几个集团军就要来这集结报道了,搞不好还得来几个飞行大队。

     一个士兵继续说道:“这样的事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真是累死了。”

     “就是……”

     艾永飞又听了老半天,觉得他们说得都是一些没用的废话,再听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拿出装着消音器的沙漠之鹰,三声轻微的响动,眼前的三个人相继倒在了地上。

     艾永飞是一阵无语啊,他不知道这帮家伙是真垃圾还是完全没有戒备心,自己从开枪放倒第一个人到放倒最后一个人自己可是整整用了两秒钟啊,都放了这么多水了他们还是毫无还手之力,这齐振生都招的是一帮什么垃圾?!

     把那三具尸体稍微做了一下掩藏,艾永飞便向着庄园的深处摸索而去。

     他并不知道岳震阳、沈辉和唐启双三个家伙到底被关在哪栋别墅里面,这么多地儿,怎么找?还真会给老子出难题!

     配合着一架无人机,心跳检测仪,红外装置,在上百公顷的庄园内四处寻找,突然,艾永飞控制着无人机在一栋别墅的上空停了下来,三个红色的热源聚拢在一间房间里,没有武器,别墅外围有上百名士兵在巡逻,艾永飞之所以发现这有问题,是因为在这上百人之中,大多数是固定哨,来回走动的流动哨非常少,是一个典型的环形防御工事。

     别墅内有将近五十个流动哨,只不过他们都没有配备主武器,从热成像仪上并看不出来他们的身上有没有枪。

     在那三个红色热源房间的房门前,有两个热源站在那里没有动。

     无人机又飞了一圈,其他的房子中没有一栋是像眼前这栋防守这么严密的。

     “一群傻逼。”艾永飞一边看着无人机传回来的画面一边小声骂道:“你们是觉得自己有多厉害,连做个掩饰都不会,真是一群傻逼,是个人都可以找出目标来。”

     艾永飞收起平板电脑,快速向那栋别墅的方向摸索而去,一路上,干掉了七组流动哨,三十二个固定哨以及十三组哨塔的士兵,全部都是无声作战,说句实话,这真的很累,为了不被其他的移动哨卡发现,艾永飞往往为了解决一个人要连带把那个家伙周围的其他人全部都收拾了。

     不过齐振生的手下毕竟不全都是蠢货,很快就有人发现了有流动哨和固定哨莫名其妙的消失,消息也很快就传到了齐恒的耳中。

     齐恒满脸阴沉,“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潜伏者?你们都是饭桶吗?”

     “对不起老大,我们马上去找。”一个黑衣保镖站在齐恒的面前说道。

     “戒严别墅,不许任何人出入别墅,把别墅周围的探照灯全部打开,每扇窗户前都要站人,通知直升机到别墅顶部的停机坪,让那三个小子上天。”

     “这……这样妥当吗?”黑衣保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敌人入侵,最好的办法并不是转移目标而是保护起来,您要转移目标,这……”

     “如果这是军方的公开行动怎么办?你想过没有,要是等他们控制了飞机场,我们就等着被包饺子吧,你别忘了,那三个小子的老爹老妈,要是发起飙来,就是调来十几个集团军的兵力都不足为奇。”

     “是老大,我马上去安排。”黑衣保镖恭敬的答道。

     “安排十架一样的直升机混淆视听,十架飞机上都要装反侦测面板。”

     “是。”黑衣保镖说着转身离去,去安排任务了。

     齐恒站起身,对一旁的保镖一挥手,带头向关押岳震阳他们的房间走去。

     二十几个保镖排成两列跟在齐恒的身后,穿着统一的黑色西装,打着黑色的领带,场面那叫一个壮观啊!

     打开房门,齐恒也没有废话,还没等岳震阳三人反应过来,就把他们全部弄晕了过去,这样让他们失去了行动能力,转移的风险系数就会下降很多。

     二十几个保镖两个人抬一个,想着别墅楼顶的停机坪走去。

     十架贝尔407直升机依次降落在了别墅顶部的停机坪上,然后依次飞走。

     躲在几百米开外观察的艾永飞是惊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卧槽,齐振生那个老不死的这么有钱?!看来要找个时间敲诈他一笔才行!

     为什么下巴要掉地上啦呢?

     原因就是——尼玛,这一架就要USD3330000,大家知道USD是啥货币的简称吗?欧元啊!3330000欧元一架,这齐振生也太他妈的有钱了,不找时间敲诈他一笔怎么行?

     艾永飞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