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终章
    岳震阳那三个小子也被逮住了,三个保镖在带着他们逃离现场的时候,被国安的特工逮了个正着,不过那三个保镖毕竟也是专业的,见到事情已经没有了转机,在第一时间,果断的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岳震阳,沈辉还有唐启双这三个二世祖当然是忍不下这口气,一见到自己的爹妈就对齐振生是破口大骂,几个部长来关心一下,他们是连着那几个部长一起骂,至于骂得内容,那是什么都有,唐启双甚至来了一句:“妈的,齐振生那个王八蛋长的太他妈磕碜了,出来吓人你们都不管?!”

     斯特凡娜和德维尔被一枪爆头的事情马上传遍了整个地下世界,所有的组织都想找出是哪位大神能一枪爆了头,当然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每个组织都把自己的人事部骂的狗屁不是,各个人事部的主管都滚回家写检讨去了,妈的,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人才你妈的竟然不知道?!真是白给你们发工资了。而阮竟豪他们,因为是第一批接触现场的人,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们连夜赶回了炮弹在中国的分部。

     两天以后

     艾永飞西装革履的坐在一张真皮沙发上,面前摆着一块澳洲极品牛扒,桌上还放着一杯红酒。

     面色淡然看着眼前高档而又简单的早餐,早餐吃牛排?!这倒是十分的少见,不是他搞非主流,也不是他搞杀马特,而是他知道,这一顿饭,可能是最后一顿饭了,几个星期前他才知道了这究竟是他妈的怎么回事,这就是一个局,不管是谁,齐家也好,炮弹也好,甚至是国安部,夜月,甚至是龙泽成的整个七二九集团军在内,都是这盘局中的棋子而已。

     苦涩的笑了一下,慢慢的抬起手,拿起了自己面前的刀叉。

     炮弹秘密训练基地——中国分部

     刘文翔和阮竟豪正坐在办公室中吃着饭,一边吃一边讲话。

     “现在是更乱了,哪冒出来的这么一个家伙,把斯特凡娜和德维尔一枪爆了头?!真是牛逼残了。”

     阮竟豪笑了笑,“高手在民间嘛,有什么好稀奇的,我们不是没被发现到过现场吗?”

     “也是……”刘文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觉得那个神秘人会被哪个组织先找到?”

     “小丑吧……”阮竟豪想了想说道,“斯特凡娜和德维尔都是他们的人,他们应该会全力找到那个神秘人。”

     刘文翔赞同的点了点头,“那你觉得是小丑牛逼,还是那个神秘人牛逼?”

     “那得看谁家的后台硬了!”阮竟豪说着就笑了起来,“这个时代,谁他妈不是看后台的?”

     “哈哈哈……”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可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了刺耳的警报声。

     齐振生面色阴沉的坐在奔驰轿车内,齐恒坐在前排开着车行驶在大街上,最近发生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对他有利的,突然,齐恒一脚把杀手踩到了底,一个身穿西装的青年人出现在了奔驰轿车前。

     “怎么了?”齐振生看向前窗,霎时间,他的脸色变了,艾永飞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齐恒想倒车离开,但是这一次,他那精湛的车技没有派上用场,因为,一旁行驶的大大小小的汽车瞬间把他的奔驰轿车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下来吧。”艾永飞面带微笑的说道。

     齐恒打开车门走了下去,面对着艾永飞。

     两股强大的气势碰撞在了一起,齐恒看了艾永飞好一会,才开口道:“艾永飞,你果然是国安的人,欧阳俐之,你也下来吧。”

     但是并没有一扇车门打开。

     齐恒见没什么反应,耸了耸肩,“你们敢围我,就不敢告诉我你们的身份吗?看来你们还是怕,一群仗势欺人的垃圾!”

     艾永飞笑着,看齐恒说完了,拿出了一个引爆器,齐恒的眼角狂跳,不过很快,齐恒便镇定了下来,“你想同归于尽?这种场面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你是国安的人,你们这样做,觉得能把我们打压下去吗?”

     艾永飞终于开口了:“没错,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国家针对你们的行动,你们也有办法查出我的身份,只要证实了我的身份,就算是齐振生死了,你们也有理由让齐家继续存在下去,继续飞扬跋扈。”

     “你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你应该知道……”

     艾永飞没等齐恒说完,就接过了他的话:“即使国家把我的身份隐藏的再好,但是只要有痕迹,就不安全,你们也有能力查到,但是,如果……杀死你们的是一个死人了?”

     “什么?”齐恒有一些没搞懂艾永飞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艾永飞突然狂笑了起来,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你知道吗,我当初走上这条路只是为了把那群该死的老师送进地狱,我原本以为等复仇之后就能全身而退,然后过上安稳的日子,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的这一切都是被设计好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老爹,竟然是他妈的国安部的副部长!”艾永飞嘶吼起来,左手伸向自己的面部,用力撕扯起来。

     惊恐的一幕出现了,艾永飞的整张脸扭曲了起来,鼻子,眼睛,嘴巴都挤在了一起,紧接着,一张人皮面具被撕了下来,面具下的那张面孔让站在对面的齐恒和坐在车中的齐振生都是惊愕万分!

     林浩?!

     “齐振生,该结束了!”一声嘶吼过后,林浩猛地按下了手中的红色按钮。

     “怎么回事?”

     刘文翔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到了窗边,只看见窗外,一大批身穿军装的士兵正对着炮弹中国分部发动进攻。

     “这里怎么会暴露?阮竟豪,启动紧急预案。”

     可是并没有人回答他。

     刘文翔疑惑的转过头,紧接着,他的眼角狂跳,心中的惊愕之感溢于言表,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的脑袋。

     这个房间中就只有两个人,拿枪指着他的不是阮竟豪还能是谁?!

     阮竟豪面色平静,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手中握着沙漠之鹰自卫手枪,眼神复杂的看着刘文翔。

     门后的房门猛地被撞开,陈宇德带着夜月队员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除了陈宇德之外,所有人都是一愣,紧接着,范小松他们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把枪口从阮竟豪身上移开,齐齐指向刘文翔,在出发前,陈宇德跟他们说过,他们在炮弹的卧底,身穿黑色风衣,手拿沙漠之鹰自卫手枪,不管他们看到的是谁,都不要惊讶,因为,他的的确确是打入炮弹多年的卧底!

     陈宇德走到阮竟豪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结束了,该回家了。”

     两行泪水顺着阮竟豪的脸颊流了下来,陈宇德继续说道:“康俊啸将军让我告诉你一件不幸的事情,艾永飞,死了。”

     突然,阮竟豪双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

     陈宇德赶忙把他扶了起来,“老阮,怎么了?”

     “死的不是艾永飞,死的是——林浩。”

     陈宇德的动作僵住了,因为声音很小,所以只有他听见了。

     雷星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陈队长,局势控制住了。”

     三天以后

     康俊啸老将军的办公室

     阮竟豪和陈宇德身穿军装站在他的办公桌前。

     两个人都没有军衔。

     三天以前

     炮弹杀手组织中国分部被全灭,刘文翔,陈源,方泉哲这些顶级杀手全部落网,当然,作为国际顶级杀手的他们肯定是抓不到活的,包括刘文翔在内,即使被枪指着,他也从容不迫的咬破了藏在牙齿中的毒药胶囊。

     康俊啸看着报告,从他的脸上就不难看出,整件事情的结局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你们坐吧,我有几个问题要问。”

     阮竟豪坐了下来,陈宇德却没有,他站在了阮竟豪的身后。

     康俊啸搂着自己的太阳穴,“解释一下,林浩艾永飞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浩就是艾永飞,艾永飞就是林浩。”阮竟豪的回答很简洁。

     “具体解释一下行吗,还有,十年前我们攻打的那个小岛又是怎么回事?”

     “我帮林浩设的局。”

     “目的呢?”

     “让你们认为他死了。”

     “可是我们明明看到他被炸弹炸死了?”

     “镜头晃动的时候,我们把林浩掉包了,人皮面具又不是只有一张。”

     “你为什么要让我们以为他死了?”

     “如果不让你们认为他死了,你们会让他回去复仇吗?!”

     康俊啸一时语塞。

     阮竟豪接着说道:“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只能告诉你,炮弹的中国分部被灭了,即使他们要翻身,那也要很长一段时间,另外,这是我的辞职报告。”说着,阮竟豪递上去一张纸,“我不想干了。”

     “为什么?”康俊啸十分吃惊的看着阮竟豪。

     “不适合了。”

     “怎么不适合?”

     “我已经没有什么荣誉感和神圣感了。”阮竟豪咽了一口口水,“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特勤打入炮弹就我和林浩能活着吗?”阮竟豪看着康俊啸似乎是在等他回答,不过康俊啸许久都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完全没有了一名将军的威严。

     阮竟豪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因为我和林浩都做到了一件所有特勤都做不到的事情。”

     康俊啸抬起了头,十分无力的吐出两个字,“什么?”

     “杀戮!我们杀了很多的无辜的人,杀了很多老百姓和不该死的人,人命在我们的眼中已经淡薄,我们的世界已经没有了正义和邪恶之分,这也是我为什么要辞职的原因。”

     “你排了那么大一个局,就是为了帮林浩复仇?”

     “不单单是,还为了夜月和鼹鼠行动的开展,如果齐振生不死,你们拿什么去灭了齐家?”

     “我明白了。”康俊啸苦笑一下,“一开始你就没有打算告诉我们真相,你掌控了夜月和鼹鼠的指挥权,因为你是唯一打入炮弹的卧底,所以你确信我们一定会听你的,所以你才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让我们配合你去攻击小岛,对吗?”

     “你们也这样做了。”阮竟豪回答的很冷淡,“还有一件事,我觉得一场卧底行动的指挥官并不应该是在家里呆着啥事不干的那群大老爷们,而应该是卧底本人。”

     康俊啸没有说话。

     阮竟豪拿起了桌上的钢笔,递到了康俊啸的面前,“签字吧。”

     康俊啸握着钢笔的手在微微颤抖,“你确定要离开吗?”

     “我确定。”阮竟豪回答的十分坚定。

     “我可以调你去干特警,武警,你要什么单位,我都可以……”

     阮竟豪摇了摇头,“我觉得你应该跟教育部长谈一谈,要是林浩不是林副部长的儿子,这一整场都不是一个局,那么,教育部,还有那所学校早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你们觉得是在培育国家的栋梁?哼,现在还有多少老师把学生的尊严放在眼中,这种人渣培养出来的不是差生,不是栋梁,他们是在培养一群罪犯,高智商的罪犯,严重点的,培养出来的就是像林浩那样的精英杀手,我非常建议你去跟教育部长说说,把这类连学生尊严都不放在眼中的人渣撤了。”

     阮竟豪拿起了康俊啸签完字的文件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停住了脚步,重新回过头来看了康俊啸一眼,“给你一个衷心建议,如果你们做得很好,那么这个世界上哪还会有罪犯?学生从小就把套话学的一样一样的,长期以往,贪官哪是你们除得尽的,要打贪官就从老师打起,让他们别来这一套一套的去教坏学生,让他们不去贪学生家长的钱,是他们不按照国家规定收钱补课,学生们都不是傻子!如果这群老师能做得正直光明,中国哪还会有那么多贪官?!”

     阮竟豪说完也不等康俊啸说话,就径直走了出去。

     沉默了许久,康俊啸问陈宇德道:“真的是我们错了吗?”

     陈宇德笑了,道:“我曾经问林浩,问他认为什么人的权利最大,他告诉我是人民公仆,我问他老师是你的朋友吗,他告诉我,他们是学习的奴隶,我也问过他他的那一套拍马屁的功夫是跟谁学的,他告诉我是老师,因为一个学生,如果不拍好老师的马屁,你根本就混不下去!”

     说完,陈宇德敬了一个军礼后,也退了出去。

     某处墓地之中

     阮竟豪身穿一身白色礼服,手中拿着三束白色的花,面前是三座墓碑:林浩的父亲,林浩,林浩的母亲。

     将三束花放在三座墓碑前,眼中有着泪水在打转,“对不起,林副部长.......”

     二十多年前

     一家孤儿院内

     阮竟豪被带到了一位中年男子面前,护师对着林志勇说道:“他就是我们这里最闹腾的。”

     林志勇蹲了下来,慈祥的看着阮竟豪,“小朋友,愿不愿意和叔叔玩一个游戏啊?”

     “什么游戏?”阮竟豪用着稚嫩的声音问道。

     “我问你,你爱你的祖国吗?”

     “祖国……”阮竟豪把手指头放进嘴里咬了咬,稚嫩的说道:“我愿意为我的祖国付出一切。”

     “那叔叔跟你玩一个游戏……”

     “那我玩赢了有什么奖励吗?”

     “你要什么奖励呢?”

     “我想成为一名中国军人!”

     然而,这个有些一玩就是几十年,如今,这场游戏结束了,而这个游戏的开局者,却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个游戏有赢家吗?当然有,炮弹被灭了,齐家被灭了,但是曾经的那一个小小的奖励还在吗?

     当我们认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最本质的东西却被忽略了,我们只顾着往前冲,只顾着我们最终的结果,而当我们看到结果后,那样的结果还是我们出发时说期待的本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