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四份快件再次出现
    老大再次起身,惊叫道:“你说什么?老四?老四的尸体不见了?”

     陈警官重重的点点头,沉吟了片刻,继续说道:“正是因为你们老四的尸体不见了,我们才通知你们的。? 经过我们的判断,老大你的嫌疑最大。”

     我说:“陈警官,你说这些话可有证据?”

     我看向老大,老大一脸惊慌的站在原地,豆大的汗珠在额头溢出。

     陈警官摇了摇头,说:“我暂时还没有找到证据。”

     我说:“警察不都是用证据来说话的吗,没有证据,你怎么说是我们老大做的?”

     老大说:“对对对,三子说的没错。”

     陈警官微微一笑,说:“我调了那天晚上的监控,唐佳乐你回了房间后,老大就进入了老四的房间,一个多小时后才出来。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足够他做什么的。而且,我们法医经过鉴定,老四的死亡时间是四个小时。”

     我说:“现老四死的时候,是早上十点,根据时间的推算,老四死亡的时间是在早上六点。就算老大在老四的房间待了一个多小时,老大出来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多,剩下的时间老大总不可能再次进入吧。”

     陈警官点点头,说:“我明白你想说什么。??? ◎№ ?  在医学方面,有一种药物,可以让人在限定的时间内死亡,如果……”

     我说:“陈警官,你不觉得你说的这些都很可笑吗?老大老四和我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大家是什么样的性子,彼此之间都非常的清楚。换句话来说,就算老大和老四之间有什么矛盾,老大也不至于杀了老四。我说的对吗,老大?”

     我说完后,将目光转到了老大的身上。

     老大一阵慌张,说道:“不对!绝对不是这样子的!”

     我愣了愣,老大的这句回答是不是承认他就是杀死老四的凶手?

     陈警官快的将身上的手铐摘了下来,正要去烤住老大。

     老大无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大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是谁杀死了老四……”

     我和陈警官先是一愣,而此时老大的神情十分的怪异,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老大吸了口气,说:“那天晚上,老四把我带进了他的房间。他对我说了一句话,一句我至今都没有忘记的一句话。老四说,老二并没有死,老二正在来找我们的路上,他想要让我们所有人都陪着他。?¤ 我是他的第一个,因为老四知道老二部分秘密,这些秘密就算是三子和我都不清楚。那天晚上,那天晚上老四说在三子的房间看到了老二,老二在对着他笑,对着他招手。老四说,那种笑容很是温馨,温馨的太不真实了。”

     “我以为老四是在吓我,但是老四说,下一个,就是我了。老四说,如果快点离开这里,或许不会有什么事情生,但是我并没有听从,我以为是老四在和我开玩笑。但是,第二天早上我去叫老四吃早饭的时候,现他已经死了。这不是我干的,别看老四身子骨很是瘦弱,但是老四学了四年的散打,一般人是进不了老四的身的。即便是我也不是老四的对手。”

     “老四死了!老四死了!老四死了!他的死,让我想起了那天晚上老四说的每一句话。我害怕了,我想要离开这个地方,我只有离开这个地方才能结束这些噩耗。在我正要上车的时候,我现,我的钱包和手机丢了,没有了火车票我就没有办法离开,无法离开这个地方,我的下场会和老四一样,甚至比老四还要悲惨。你们让我走吧,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老大的话语让我和陈警官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陈警官看向我,说:“你相信他说的吗?”

     我点点头,“我相信他。”

     陈警官说:“那个老二是什么人。”

     我说:“老二在大学时和我们一个宿舍,是一个老好人。几天前死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是来参加他的葬礼的。”

     陈警官想了想,说:“你们老大还真是有意思。编出了这样一套让人觉得可笑的话语来,竟然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向了一个已经死掉的人。”

     我说:“陈警官,你不相信?”

     陈警官说:“这是一个唯物主义社会,你们这些年轻人竟然会相信鬼神的存在。真是够好笑了。”

     老大忽然开口说道:“我的手机和钱包为什么会出现在老四的身上。”

     陈警官哑口无声了。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陈警官一眼,陈警官点点头我这才走出他的办公室。看了一下来电人,是瞿帅。

     接通电话后,我问瞿帅有什么事情吗。

     瞿帅问我在什么地方。

     我说还在隔壁省,出了点小状况,现在暂时没有办法离开。

     瞿帅说:把你的地址告诉我。

     我问瞿帅是不是生了什么事情。

     瞿帅说:还记得前几天已经有人取了件的四份快件吗。

     我说:知道啊,这四份快件怎么了。

     瞿帅说:这四份快件又一次进入了我们快递公司的后台,这一次上面有着明确的件人、收件人、送货地址以及联系方式。

     我说:这不是好事吗,怎么还会打电话给我。是不是人手不够用,让我回去帮忙。

     瞿帅说:收件人的姓名以及联系电话都是我的,而且送货地址就在隔壁省。你不是说你在隔壁省吗,那么你此时是不是在闽江市。

     我说:收件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是我的?我是在闽江市啊。

     瞿帅说:把你的准确地址告诉我,这一次要出大事了。我已经联系了闽江的分部,等会儿就有人过去接你。

     我身子一哆嗦,立即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瞿帅是什么样的人我至今还不清楚,但是那四份快件是什么,根据我从瞿帅与庄先生的对话中现,这四份快件绝对非同小可。我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瞿帅,瞿帅说自己很快就会赶到,瞿帅在挂掉电话前和我说了句,件人的名字是,马奇文。

     瞿帅挂掉电话后,我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件人的姓名是马奇文’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