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qPm986WDb"><embed id="JBVQMCPL"><hr id="HDFZVORYAK"><aside id="wxikfnholc"></aside></hr></embed></tab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05:备用计划:把你卖了
    “什么叫我的智商和你的能力成正比,我的智商已经通过这次交易证明?33??但你的能力还需要通过其他的证明!”高立通过脑信回答,接着又问道:“难道你只是想用这个方式考验我一下?”

     “那你说呢?”小黑不答反问,又开始装13。

     “也是,你自称是很厉害的人,既然你说让我准备5000KG量矿石,肯定是知道我有办法、至少知晓我可以通过我所知道的途径获取量矿石。否则你不会稍提示一下就完全不说话了。”高立一边思考,一边缓缓的说道。

     “推理不错,继续。”

     “在我咬你之前,我确实还比较迷糊,但咬了你,得到一些这个世界的几天记忆后,就开始明白,你也知道我所知的,我所拥有的,一是这本信纸;二是这个贫穷的家。我所熟悉的人,现在也就只有一个周呱呱,还有一个你,不,你其实不是人!而她以及她家里不可能借给我这么大一笔钱,把我家房子卖掉也不可能换这么多钱,于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这本信纸。”

     “很好,能想到这很不错了,能用一张空白信纸去换1000万星币,就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了!”小黑赞赏道!

     “嘿嘿,其实,我还有一个备用计划的!”高立阴笑道。

     “啥备用计划?难道是把我卖了?”小黑震惊道!

     “难道不行吗?你不是说你很厉害吗?哈哈!”高立得意的大笑道。

     “行——不,坚决不行!把我卖了,你会后悔的!只有我知道你在哪个黑洞出现的,以后有机会了,你难道不想去看一看?你难道不想踏进黑洞试一试能否回到前世?”小黑紧张而又严肃的说道。很显然,高立有他需要倚重的地方!而他,也掌握着高立的弱点!

     “也是,那咱们还是合作愉快吧!”高立将小黑紧紧握在了手心。

     “用力握着,还会发烫?”高立紧握着小黑时,发现小黑竟然变暖了。

     从YH区百宝商行出来,高立还是发现了小黑的用处,小黑竟然还有空间储物功能,这个世界科技发展到了何种程度?一块小黑石头竟然还能装下两大袋子纸星币,传说中的储物空间呀!高立将钱放进凭空出现的储物空间时,杜明竟然惊讶到嘴巴都合不拢来!他经营百宝商行一辈子,这种储物空间,只有真正的权贵家族、财团或者省际级的官员、军部首长、以及某些颠峰级武者、灵者才拥有的。

     高立一个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的少年,一个穿着朴素、没有任何武力的少年,怎么会有如此宝物?杜明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庆幸他买下了此宝物,还有幸加了少年的脑信,就凭这个储物宝贝,就足矣说明少年不平凡的背景。

     以后说不定有更好的宝物、更大的交易,说不定以后的某一个小小的交易的利润就是上千万!

     少年没有武力,这说明他可能没有修炼的天赋,那更需要宝物陪衬和保护,更需要宝物辅助修炼,也更需要出售某些宝物换取适合自己修炼的宝物。而这,就是杜明的长处!他能为高立提供周到完美的服务!

     高立也感受到了杜明的惊讶以及后面对他的热情和尊敬,一个生意人,对这种将来可能是自己财神爷的人,自然要更显热情!

     不过高立有更重要的事,他需要去购买量矿石。

     YH区东峰路量矿石精选场,陈秋平最近来这里的次数明显增多,原因是周呱呱每次去武学修炼场时,都会经过这里,他来这里,只为和周呱呱偶遇。

     陈秋平和高立以及周呱呱是同班同学,周呱呱在班上是大美人一个,是陈秋平这种富家子弟的猎物之一!在追求异性时,一个人的智商会拉低好几个档次,但一个人的毅力同样也会拉升好几个档次,目前陈秋平就是在这种智商变低、毅力变高的状态中!

     接连几天,都没碰到周呱呱,让陈秋平有点不爽!这不,他正将脾气撒到矿场工人的身上。

     “请你们来是来做事的,不是来上厕所的,才工作一个小时不到,就上厕所去蹲十来分钟,你便秘吗你?!以后要便秘也回家便秘去!”陈秋平一副小老板的派头,训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工人知道陈秋平的贱脾气,只能一声不吭的听着,默默干活,大气都不敢出。

     “也不知道是倒什么霉,这富家子弟每天没事干,跑分公司下的一个量矿石精选矿场来干什么,屁事不懂,还指手划脚的,以后还怎么管理工人呀!”矿场经理心里很不舒服,但又不敢吱声。

     见陈秋平还在那里趾高气扬的瞎指挥,索性夹着公文包,跟陈秋平说他有事出差一趟,跑外面躲清静去了。

     经理刚走不久,高立出现在矿场的办公室门口。

     “你好,想问下你这里的量矿石品位是多少的,单价是多少钱一斤?”高立问办公室的一个女孩。

     女孩正想回答,不料被大班台前的陈秋平抢了话过去。

     “哟,这不是高立同学吗?!”陈秋平邪恶的笑了!在学校,陈秋平就隔三差五的捉弄高立,经常嘲讽高立,谁叫以前的高立又老实又懦弱呢?谁叫高立家穷得叮当响,穿得老土呢?

     陈秋平之所以喜欢捉弄高立,还有一个原因,周呱呱是高立仅有的一个女性朋友,而且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种!这让陈秋平很不爽!

     能让陈秋平不爽的人,陈秋平当然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

     今天陈秋平正在气头上。

     “同学,你是迷路了吗?!”陈秋平讥笑道。

     高立对陈秋平有点印象,记忆中陈秋平是经常捉弄自己的。以前的高立受过什么欺负,高立不想知道,但现在,还要有人敢戏弄自己,高立绝对不会默默不语的。

     “没有,来买点量矿石。”高立开门见山的说,他不想多跟陈秋平罗嗦。

     “你要买量矿石干什么?我们的量矿石品位很高的!80度左右!价格自然也会比其他量矿石高一截!而且我们是论吨卖的,不是论斤卖。”陈秋平唾沫飞扬的说道。

     陈秋平觉得今天的高立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不过这不影响他讥笑、忽悠、玩弄高立。

     高立来之前就打听过,这里的量矿石品位在50-60度左右,所以陈秋平这么说,肯定是以为他好忽悠,确实,要是以前的高立,当然就被他忽悠过去了,但现在的高立,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陈秋平骗?

     见办公室里的女孩出去有事了,还想到几天前周呱呱说陈秋平想泡她……一条计策在高立心中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