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拓印师
    东方欲晓,万物初醒。

     大唐官的一间宿舍内,有一个比报晓的雄鸡还起的还早的少年,那就是穆希。

     入学一个月,他无时无刻不在勤奋。

     每天去冰雪那边报道也是日常的必修课。

     只不过美人还是那么高冷,从不与他多言半句,穆希也不在意,泡妞享乐,如过眼云烟。

     课堂、宿舍,两点一线,穆希的修为也在一个月内从0级长到了10级,速度已经算是很快,当然主要的功劳当属剑侠客。

     每天如一日生活在别人眼中可能枯燥,但是对于穆希而言也就这么过来了。

     如果他没有遇到他,可能今后的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一年两年都会这么平淡地修炼下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神兵大陆将少了一名最具天赋的拓印大师。

     那一天原本惺忪平常,在结束了一天的修炼之后穆希离开了宿舍走在大唐官府的小道上,沐浴夕阳。眼前出现的一幕却让他愤愤不平。

     “死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让你给我拓印一下武器要你命了?”

     大唐官府的一处小院子,门口写着闲人免入,穆希从未踏进过,但是今天,院子门口却站着三位穆希的同学,剑元以及两个小跟班。

     剑元怒目圆睁,高高在上地向倒在地上的一位老人发着他的怒火。老人看着毫无反抗能力,但是却异常有骨气地拒绝了剑元的要求。这让剑元大发雷霆。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剑元拔出了他的武器,正欲动手泻火。

     “师兄且慢,官府之内禁止斗殴,还请师兄手下饶人。”作为一个热心肠的好少年,尽管一般之事穆希都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对于这般欺负老人,他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呦呦呦,我以为是哪路高手,敢阻拦我们老大教训人,原来是你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作为狗腿子,王龙很称职。

     “小子,不要在这碍手碍脚,不然连你一起揍。”林乾也补上一刀。

     “剑元,31级。林乾,25级。王龙,24级!”穆希在仔细着盘算着对手的实力,他感觉如果今天要救下老人,必有一战。

     “剑侠客和鬼潇潇肯定是不能露的。自己目前为官之道10级,配合十方无敌,战力大概能达到20级左右,相比对手,还是有一些的差距。但是人,一定得救!”

     “还请师兄以规矩为重!”一如既往的坚持。

     “你这臭小子,怎么听不懂人话呢?我。。”

     “王龙!住嘴。”一直站在旁边的剑元终于发话了,“你是叫钱多多是吗?大将军的外孙,别人可能会敬重你外公,但是我不会。你想我饶了他吗?要我遵守规矩是吧?可以,7天之后,生死擂见,如果你敢,今天我就饶了他。”自钱多多入门之后,剑元就看他百般不爽,无论是夏怡莲还是冰雪都成天绕着他指导他,凭什么那么有福气?想借此机会,好好教训一顿。

     生死擂,就是演武场上用来解决学员纠纷的擂台了。踏上此擂,生死不论。

     “我答应你!”

     穆希过于的爽快显然让剑元有些诧异,也让他更加恼火,“小子,到时候我一定把你撕成碎片!”剑元恶狠狠地想着。“我们走。”

     “哈哈哈,臭小子,你等死吧。”王龙临走时还不忘挑衅一番。

     如果没有秘密,怎敢轻易答应,对于最好最坏打算以一敌三的穆希来说,能够单挑,这不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穆希没有多想,赶紧去扶起躺在地上的老人。

     “老人家,你没事吧。”

     “小伙子,你很好。谢谢你,可是你为我这么个糟老头要踏上生死擂,实在是不明智啊。”

     “无须担心,我既然敢答应,就一定有办法。”穆希纯真的笑容让老人讶异无比。

     明明只是个刚精锐境圆满的少年,怎有这般自信。

     “跟我进去坐坐吧。”

     “好!”

     在穆希进屋与老人闲聊之际,才知道老人名为薛烛,是一位武器拓印师,主攻剑类。

     所谓武器拓印其实就是为武器改变造型,并不能提升武器品阶。但是两把相同实力的武器,谁不喜欢好看的那一把呢?

     薛烛是一名不朽之兵的拓印师,也就是说圣兵之下的兵器,在他手中都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形态。

     而今天剑元过来自然是想薛烛为他重塑兵器的,但是被薛烛拒绝后恼羞成怒,便想以武强迫。

     虽然是顶尖的拓印师,但是薛烛的武学修为几乎为零,一生只爱拓印的他全身心投入于拓印事业,而且脾气古怪,只为看着顺眼之人拓印。若不是与莫问为儿时好友,可能这辈子难达温饱。

     “老人家,我可以向你学习拓印吗?”第一次听说拓印的穆希对这项技能异常地有兴趣,所以厚着脸皮向面前的老人提出了不情之请。

     而对薛烛来说,这辈子没被什么人尊重过,眼前的少年救过自己,而且从头到尾恭恭敬敬,自己一生的才华,总要有人继承吧。

     “只要你不嫌弃老夫,老夫愿意倾囊相授!”

     “师傅!”穆希立刻跪地拜师,不拘小节。

     “师傅之称就免了,我只是一个孤家寡人,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

     “授我一技,自是吾师!还请师傅莫在推辞!”

     “好好好!那老夫恭敬不如从命,斗胆收徒,之后你抽空过来便是,老夫的门为你而开,老夫的技能,为你而留!”

     从薛烛的院子离开,穆希的心情是非常的愉悦的,拓印不就是DIY么,这么有个性的事情,他特别喜欢。

     但是如今的他没有多少时间去开心了,关于他与剑元的擂台战早已在大唐官府内传的沸沸扬扬。

     人们都是爱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之心。

     31级的剑元对现在的穆希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轻松战胜的对手。

     “剑侠客,你认为我能赢吗?”

     “没有信心也敢答应吗?”

     “因为我相信你啊。”

     “你跟我练了那么久,却从没有实战过,剑元是个好对手,这一次的擂台战好好玩吧。这七天,我教你几招,只要你能学会,想输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