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今晚,战个痛快
     夜幕降临,想起下山以来发生的一切,和太爷爷安排的任务,楚城突然有点睡不着。

     “阿珍,起床陪我喝酒去!”楚城小声的说道,但隔壁床位上空空如也,这才想起现在阿珍都是跟琳儿一起睡觉了。

     没办法,看来只能一个人喝了,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从酒架上随便拿起一瓶红酒,他也不懂这玩意。这时阳台上传来一点动静,楚城一下子就睡意全没了,慢慢放下酒瓶,悄悄的摸过去。

     看到一个人影在阳台上鬼鬼祟祟,在慢慢靠近之后,趁其不备楚城果断出击。一个闪身直接跳到阳台上掐住对方的脖子,这时候他才发现是罗丹烟,好死不死他的左手竟然按在人家的胸上。

     真空的,掌心能够感受到那凸起的弹力,好软好大,一只手没办法握全。

     “楚城,你,掐疼我了。”罗丹烟艰难的说道。

     “哦哦!”楚城这才反应过来还掐着人家呢,赶紧松开了。

     “那个,不要误会,我以为是贼,刚才不是故意的!”楚城解释着说道。

     “我知道。”罗丹烟低着头细声的说道。

     楚城这才注意到她穿的是黑色的蕾丝睡衣,诱人的酮体在月光下若隐若现,胸前的凸起突显着她的傲人资本。不行了,不行了,再看就要犯罪了,楚城感受到自己的鼻子有点热,赶紧转移视线看向外面。

     “你怎么还不睡?”罗丹烟问道,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有多诱人。

     “有点睡不着,想起来喝点酒。”楚城假装平静的说道。

     “那我陪你喝几杯,我也是睡不着起来吹吹风。”

     “好!”楚城去把那瓶红酒拿过来,罗丹烟已经坐在了大椅子上,诱人的景色终于藏起来了,他心里暗松了一口气,又有点不舍。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张恒回去之后,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动手了,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出入了。”楚城说道。

     “我都离开罗家了,为什么他们还要紧追不放?”罗丹烟很是愤然。

     “你们罗家家大业大,罗老爷子又看好你,虽然你离开了罗家,但是他们都明白,你始终是他们最大的对手。特别是这两年你自己经营的烟雨集团名气越来越大,他们就更坐不住了。”

     “唉。”罗丹烟微微叹了一口气,举着酒杯一饮而下。

     看着罗丹烟的侧颜,楚城觉的这女人有一股特殊的魅力,她优秀却不强势,她坚强却又软弱,她成熟又带点羞涩。

     “我来这里住了快半个月了,你都不问我的来历?”楚城笑着问道。

     “亲人都对我下杀手了,来历重要吗?我只知道你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救了我和我的女儿,我相信你。”罗丹烟看着楚城,眼里闪着莫名的光芒。

     有这样的一些人,他们毫无保留的相信你,那种感觉很好。

     -----------------------------

     又是五天过去了,楚城来罗丹烟这里已经20天了。

     “二小姐,楚公子,我收到风,有人在黑市高价聘请各路高手,今晚会有行动,看来是针对我们的。”范汉风急切的说道。

     “应该错不了!”罗丹烟神情凝重,“楚城,我们怎么办?”

     “以不变应万变,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动作越多,我们就越会露出破绽。”楚城平静的说道。

     “这样会不会太冒险,要不要躲一躲。”范汉风担心的说道。

     听说这一次黑市里面有一批好手接了雇佣,虽然他对楚城的实力有信心,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一不注意罗丹烟母女俩就会遇危险。

     “无论谁来,我都能带你们母女俩全身而退。”楚城语气中充满了自信,这是强大的实力带来的自信。

     “我相信你。”罗丹烟每当楚城表态的时候都觉得好安心。

     两人都这么说了,范汉风也就只能同意这个决定了,趁着还有时间多做点准备。

     夕阳西下,今晚的夜空没有月亮,不见星星,时不时传来的蝉鸣声此起彼伏。楚城坐在大厅门口的太师椅上,地上吐了一地的葡萄籽,坐看黑夜风来风去。

     阿珍跳到太师椅的把手上,抢着楚城的葡萄吃。

     “月黑风高,杀人夜。”楚城轻轻摇晃着太师椅,昏昏欲睡。

     “来了。”

     一群黑衣人轻手轻脚撬开大门,鱼贯而入,其中前面的一个中年壮汉虎步生风,一看就是练家子。

     “罗丹烟,快滚出来。”一名青年男子看到楚城众人已经发现他们了,直接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

     脸色苍白,一看就是酒色过度造之徒。他身边还有一名女子,身材妖娆,暴露的着装,长着一双的狐媚眼,外貌跟罗丹烟有一丝相像,一举一动都散发着诱惑力。

     “罗成,罗春你们两个竟然敢露脸?”罗丹烟站在楚城身后骂道。

     “咯咯咯!”罗春掩嘴一笑,嗲里嗲气得说道,“表姐,人家只是想你了。”

     “哼,不知羞耻。”罗丹烟冷冷的道。

     罗春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张嘴就想骂,罗成拦住了她,“别跟她浪费时间,迟则生变。”

     “给我上,把罗丹烟那贱人给我轮一百遍。”罗春残忍的说道。

     战斗一下子爆发,简单粗暴,短兵相接,一开始就有人受伤倒下。

     “丹烟你退到后面去,别太靠前。”楚城说道。

     “嗯!”丹烟抱着琳儿走进大厅里面,这么血腥暴利的画面也不能让琳儿看到。

     “楚城爸爸。你要小心点。”琳儿喊道。

     楚城无奈的笑了笑,现在这小魔女都叫他爸爸不愿改口了,“好了,知道了,快进去躲起来。”

     现场情况还算势均力敌,范汉风跟带头的中年壮汉打的难解难分,范汉风学的是形意拳,那壮汉学的是两翼通臂拳,两人都是明劲巅峰的实力。两翼通臂凶猛霸道,形意拳虽为内家拳,但风格硬打硬进,双方拼的十分凶猛,都打出火气来了。

     楚城还是悠哉悠哉的吃着葡萄,哼着小曲,他周围两丈之内无人敢靠近,靠近之人迎接他的就是一把夺命蝉翼飞刀。

     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十分钟左右,对方开始出现疲软趋势。有楚城镇守大厅门口,没有一个人敢去挑战那块禁区。

     “终于沉不住气了吗?”楚城嘴角微微上扬。

     这时从混战人群中冲出十几条人影,个个手里拿着一把大约三尺长的唐刀,在月光下反着刺眼的亮光。

     “公子小心,他们是唐刀十三太保,实力最差的都有明劲小成。”范汉风看到冲出来的这群人,心魂失守,据说他们十三人联手暗劲的高手都要暂避锋芒,看来这次凶多吉少了。因为心境不稳,他的情况也突然变得岌岌可危。

     终于来点有意思的了,咔嚓一声,木质的太师椅把手直接被楚城拆下来,掂量两下,感觉比较乘手,身上的气势一下去爆发出来就像猛虎下山。

     手臂一抖,木把手舞出个棍花,疾速点向最先冲过来的那个人的胸膛。

     对方只感觉眼前一花,沉闷的肋骨破碎的声音响起,脚步一软,胸腔里面直冒鲜血,眼中充满恐惧和不甘倒了下去。

     以木为兵,一击杀敌。

     眼前的鲜血,让楚城有一种回到昆仑的感觉,来到帝京之后,他憋了太久,他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来发泄他心中的郁闷。

     战意翻腾,眼前的一切就如昆仑野兽混战,只有最冷静的猎手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他打起十二分精神,现场的一切都在他的感知之下。

     今晚,战个痛快。